秋风萧瑟未觉寒

女孩梳着两个小辫,有点像八十年代的发型,齐刘海,一道发际线把两个五厘米长的小辫分置左右。

女孩每天自己乘公交车上下学,放学后有几百人蜂拥到学校附近的站点,男孩女孩个个如初生牛犊,使出浑身解数,争前恐后着,前呼后拥着往公交车上挤。

终于,女孩也挤上了车,或者说是被簇拥着挤了上去,此时刚刚有人下车,她正好坐了上去。

有的孩子被挤到了脚后跟,有的在关门时挤着了胳膊,真是人贴人,人挤人,可以嗅到别人的呼吸与心跳那就不足为怪了。

中年妇女也在这辆车上,她拿着背包的胳膊无处安放,身子和脚倾斜了,有几次,眼看她就倒下了,她又使了使劲,又站在了拥挤的车厢里。


女孩看在眼里,她示意中年妇女过去,女孩起身让中年妇女坐下,妇女不肯,她觉得自己不老弱病残,没有被人让座的道理。

女孩说:“您坐吧,我马上下车了,我要往车门方向准备下车。”

中年妇女说了声“谢谢”,就坐在了女孩起身的位置。

车厢里嘈杂声四起,梳小辫的女孩似乎没听见中年妇女的感谢,就挤在了中年妇女原来所在的位置,她个子矮小,拥挤的车厢就要把她“淹没”了。

中年妇女感激地盯着女孩的背影,她穿一件桃红色的校服,厚重的书包压在她看似只有十岁的小身躯上,她在车上摇晃了几下,好不容易又站稳了。

女孩转身看同学,中年妇女感愧地对女孩说:“谢谢你啊!”

女孩不知所云,她以为中年妇女跟别人说话,原来眼神中是在跟她本人说。

她用不解的神态问中年妇女:“您说的是我吗?”

“是的,谢谢你给我让座。”

“不用谢,我也没帮什么。”

中年妇女一直看着女孩的背影,她却未曾往下车门方向走,一直站在拥挤的区域。

须臾,中年妇女拎着大包小包要下车了,那梳两个小辫的女孩也下了车。

暮色已至,冷风萧瑟,吹到她棱角分明的脸上和身上,一阵阵的发抖,她想到瘦弱的梳俩辫子的女孩,心里却是那样的暖呼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