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七天

7.27 旅途开始,抵达西宁

  从西安出发,在高铁上看着窗外。一个人的旅途。我向云层前进,走向阴天里的良田千亩。眼见民房中耸立起教堂式的灰色建筑还有古怪的小塔,不知何用。

  我自得其乐得观察起云的变化,在脑海中赋予它们形象,并给予它们故事。

  湛蓝天幕上,云团悬浮在半空中。之所以是云团而不是云朵,因为我看到它的侧脸,也看到它的正脸,它是一朵完整的云团。它随意停在天上某个位置就像水母静静漂浮在深海里。它的腰身微胖呈现灰白色,边缘像棉絮一样散软,纯白美好。肥宅云一朵。

  我注意到一朵云流动得飞快,它和很多云擦肩而过。好像是一朵喝醉的云,酒驾得很明显,又或是某个神仙腾云赴宴。不知天上酒今朝滋味如何。不一会它与一厚云层撞击在一起,再也找不到了。

嘿,窗外


7.28 塔尔寺-青海湖-茶卡盐湖住

  白色塔尖和整洁的建筑风格。门口朝拜的信徒,叩首。喇嘛将额头抵在大金瓦殿前的殿柱上,喃喃低语,褐红色袈裟飘拂。

    据古籍记载,第二佛陀藏传佛教格鲁派开创者宗喀巴大师剪脐带滴血处长出一颗旃檀树并引以为核心建塔,故称“塔尔寺”。法器殿高悬“梵教法幢”牌匾。法相金身。

  酥油灯点亮神秘的大经堂。大经堂内矗立的柱子缀以各色刺绣飘带。经堂内悬挂用各种绸缎剪堆、堆绣的多种佛像、佛教故事图与宗教生活图,并悬挂各种壁画/卷轴画。经堂内设蒲团上千个,可供俩千多喇嘛集体诵经之用。数以百计的经卷存放在四壁的经架上;上千尊小巧精致的铜质馏金佛像置于四壁的神龛中。

  殿外栩栩如生的壁画。神化后的人类和人间。将宗教的神秘公之于众雕刻于墙也未必有几人起兴。眼前的深邃熟视无睹,人好像更喜欢通过复杂的形式来证明通往真理的途径有多艰险。无是无上难,从虚无中捕获,从冥想中探寻才是真正的考验。

  今日失一株菩提树。

塔尔寺白色小塔


  牦牛酸奶,青稞酿皮开启午后序幕。

  青海湖的路上,大巴窗外。骑行者负重前行,他们比我更能体会到青海湖的美。大巴车接着行驶。一位父亲捣鼓着山地车,后面加装了孩子骑行的小车轮,不时扭头看看儿子。男孩格外开心地坐在后面。前面是父亲和阳光,四围是原野和良驹,不远处是海湖和飞鱼。托腮,想知道小男孩在想什么。

  马匹埋头吃草,黑色鬃毛随原野的风飞舞。灰色幼羊脖颈上环着红色绳子。雪白牦牛卧于细沙,青蓝天水映在清澈牛眸中。

  我坐在石崖上看了会游鱼。其实是想获得寂静的是吧,小兽。

  此刻,落日从车窗斜着照在我眼睛上,我的眼睛此时应该是棕色清澈的。

  日落傍晚,温度降低。我从背包里拿出零食,打开歌,用力地嚼起来。

  山脉只有轮廓了,窗外有一颗星和一些墨色云团。人类有没有从云上获得什么灵感?

湖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7.29茶卡盐湖-海子纪念馆-德令哈

  粗粝的盐粒沉寂在湖底,脚一踩它又飞跃起来。我们打扰了湖水和沉盐的休憩。风大吹起裙摆,吹皱了水面。举头仰望四周都是蓝色的天空,又被小风包绕。格外清凉。

  这里遇到了另一支有趣的队伍。

  来到德令哈的住处。房间视野非常好,能俯瞰周围的建筑物。一道宽宽的斜阳毫无遮拦地照射在电视墙上。沉迷于金色阳光,半小时休息时间,嘿,居然能睡着。

  德令哈,蒙古语,“金色的世界”。下午吃过炕羊排,沿着德令哈市的街道一直走,风很大。直觉引导着穿过一扇不起眼的小门,我们遇到了海子。

  海子,“今夜我在德令哈,我不关心人类只想姐姐”。我们坐在海子纪念馆刻满诗的石头下。旁边是一条蓝色的河。我们只是坐在德令哈。

  晚上拆了零食,悠闲地点开一部电影。期待已久,“穿普拉达的女王”。

  冲澡出来朋友已然入睡,我轻手轻脚地来到窗边。稀疏的霓虹没有大城市的乖张,只是安静着装点夜色。偶有风吹过。

茶卡盐湖

大巴窗外


7.30 水上雅丹-最美公路-大柴旦

  向荒凉的无人区前进。点开痛仰的歌,高虎来过这条路。可我不会追随,我要追寻。

  没有信号,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低矮的防沙灌木从眼前向旷达的原野尽头延伸。光秃秃的山脉恒古不变。湛蓝的天空飘着好看的云朵。偶尔路过一个突兀的指路牌。三小时的窗外景色一直如此。未见飞鸟,荒芜得仿佛没有生命的痕迹。看一眼就知道这里需要耐得住寂寞的生物。

  闭上眼睛再睁开,想起了幼时的隐秘。让自己一个人快乐的秘密和感受。想起蓝色的玻璃和一股腐旧的凉意。被阳光照亮的小学操场,每升高一级搬一层楼地真切感受到成长,那时候长大是一件听着很厉害的事情。再后来都是突然,突然又突然成长。小学的雀跃其实标志着那段时间一直没有突变式跨越式成长。

  绘画使我寂寞,又使我饱满。书籍和画笔是我寄托的核心。我认定这些令灵魂酣畅的事物能摄取世界上最美好的体悟。也唯有这些让长绝的人生变得有趣。爱情是灵魂的甜品,它给予思想灵感和神秘的幻念。

  嗨,戈壁苍茫的野风。靠着大巴车吹风的感受像极了冬日放鞭炮忘了穿羽绒服的凉意。乖一点,躲在车里,或者取出厚外套。

  一眼望去全是沙漠了。

  水上雅丹,柴达木腹地。

  大巴装着一车人兀自在公路上行驶,也无言。醒来后,窗外依旧沙漠,盯得久了也未见许多变化。信号无。即将到达蓝月盐湖,车程三个钟头。

  偶尔看到了关于龙的说法,我对这种神秘的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真龙,能翻云覆雨,腾云驾雾的神兽。罕见,味腥。

  我乘着大柴旦晚上九点的残阳,心绪盘曲而上直至云层。烧烤,啤酒,日不落。

  晚上住在青旅,我披了夹克打算出门。嘟嘟问我去哪。看星星。我顺手摘了片树叶。深夜大柴旦街头的十字路口罕见车辆,只剩黄灯一闪一闪。我俩站在路中央拍了拍照,“我说,咱这么做是不是稍微有点皮,要不你坐路中间我给你拍个照?”

  零点的风着实太冷,更何况俩人只穿了拖鞋。“太冷了”,“太冷了”。

瑟瑟发抖的野风

水上雅丹

蓝月盐湖

世界

7.31 石油小镇-敦煌-鸣沙山

  今日是一曲歌。

  对苦难抱有暧昧不明的态度,对世事是否有深刻的认知。我亦是沙漠奔袭的幼崽。要到达石油小镇。

  我们在春日漫谈,不逃避也不直面。沙漠的壮美,有雨水滑散到车窗。看看吧,这片不属于任何人的美景。土地不停地被划分,可是土壤自顾自成长,哪看得到权力更迭,朝代变化。它是永恒的大地,它亿万年只看天穹。埋葬了多少故事,无意义。人生的路慢慢走。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在塔尔寺祈寿殿错过一株菩提树,他写,不为菩提。在无人区沙漠漫漫前行,不知要走多久,睡前满眼沙漠,醒后仍如是。废土中颠簸。自然的伟力已让我匍匐于其脚下。一无所有,生来一无所有。

  我还年轻,我只想上路。我想站在旷野上,想站在蓝天下。


“你且听这荒唐 春秋走来一步步

  你且迷这风浪 永远二十赶朝暮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8.01 莫高窟-瓜州-嘉峪关

  普度众生的大佛和冠绝古今的通天壁画。

  第九十六窟:九层楼。窟内有一尊依山崖而塑的巨型弥勒佛像,高35.5米,是敦煌石窟中最大的塑像。大佛的右手上扬作施无畏印,意思是拔除众生的痛苦;左手平伸作与愿印,意思是满足众生的愿望。这身大佛建造过程是先在崖壁上凿刻大体轮廓,然后用草泥垒塑,再用麻泥细塑,最后用色料着彩。

  第一百窟:窟内塑像均为清代重塑。窟南、北、东三壁经变画的下部,绘有《曹议金统军出行图》和《回鹘夫人出行图》,人物众多,场面浩大。

  第一百四十八窟:洞窟中央佛坛上塑有释迦牟尼涅槃像。这尊涅槃像头南脚北,面向东方,右胁枕手,累足横卧。北壁佛龛上-天请问经变之听法菩萨。

  游览壁画途中,已经走散了所有同伴。一个人行走观摩思考,像侠客。九层楼的通天弥勒凭泥塑身给众生威压。我亦苍生一粟,有想下跪的冲动,向无上奥义。

  公路途径瓜州,就地吃瓜。

  晚上和好友几人约了益智养生怡情扑克游戏。输了十块告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莫高窟的狗

8.02 嘉峪关-七彩丹霞

  鲜血,骤雨,飞雪,落日,嘉峪关。登楼远望,夏日却没有绿意,我裹紧了自己的夹克。戍卫边疆的战士多年如此。今日古战场,阴风萧瑟,迷了双眼。百年前,将军披坚执锐厮杀于此。土壤饮血埋骨无数。今天的烈风,真冷。忽然传来呜咽的声音,四下环绕,只有遥远的祁连山脉默默注视着我。我疑惑于风声的密语。土地的沉重从脚下传来。这是一片孤独的埋着血泪的大地。这便是淌血的历史。权力,荣誉,帝王的野心都在这漫天风沙里了。

  参观长城博物馆,见到一条历史长河。

  晚上一大伙人去苍蝇饭馆吃胡辣羊蹄,烧烤,啤酒,和新的收获。

嘉峪关的一眼

五彩山

8.03 祁连草原,返回西宁火车站

  “大家别睡了,进山了,醒来会头疼的”。

  从沙漠走到草原。

  祁连草原上马,“我要快马”。沿路有鼠兔的洞穴,有人烟的地带少有狐狸,鼠兔活跃且猖獗。山顶经幡飘动,经幡五色象征五种元素,牧民将祈愿写于其上,风会传至神灵。牦牛遍地,最打眼的是一种白面黑身牦牛,像是顶着一具牛头骷髅,格外奇异。

  去西宁的山路,大雾迷失双眼。悬崖下有巨兽伺机而动。下雨了,好冷。重叠山脉隐藏的秘密,沉在地底的,暴露于风雨的骸骨。花飘零半空。

  晚点五小时,登上回家的列车。

肥硕牦牛

归途一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