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执着为一事,一世忠诚为一民(我的政法,我的梦)

字数 2090阅读 67

生命的美好画卷慢慢地舒张开来,我的独立自主权限同样渐渐地扩大,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责任与义务,要想担当起却又是这般得艰难。

记得小时候的我一切都听从父母之命,除了保留我的意见外,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结果自然是不折不扣地执行长辈的意志。有的时候,这个长辈是父母,有的时候,这个长辈是老师,有的时候这个长辈是哥哥姐姐,但是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不用负担任何责任,甚至有时候出了问题再顶他们一句“这个好像是你们教我的!”这种情况在那个不知道长辈的辛苦、不明白长辈的辛酸、不懂得珍惜长辈的教诲的我,时常让他们陷入尴尬得境地,而我则会出于无知在一旁享受可以和长辈们叫板带来的满足。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深夜,父母会因为有我这样一个调皮的孩子而掉泪,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会议,老师会因为有我这样一个愚蠢的学生而挨批,也不知道有多少回打斗的场景,是因为哥哥姐姐们要给我这样一个爱惹是生非的马蜂窝收拾残局。这样一切的一切啊,我好希望可以再回去,回到那个可以让我任性的时间,回到那个可以让我打闹的地点,回到那些可以让我卖萌的分分秒秒、点点滴滴,可是这一切,就这么离我远去了.......

在那些教训还没有领会的时候,在那些伤痛还没有好全的时候,在那些道理还没有学会的时候,我就掌握了生命的主动权,第一次拥有了选择地权力,而权力的背后往往都交织了权利的身影,一明一暗、一深一浅,让我这个初入红尘的痴梦少年多少有些力不从心、措手不及。做出前往海政这个选择是父母与我和整个社会背景交织下的产物,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无奈之举——高考失利,留给我的空间其实不多了,但是不做选择,就直接步入社会,面临着发财致富的难题,没有运作资本的我自然不会选择“空手套白狼”的下下之策,正所谓“胸怀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让自己有几年的文化底色和历史沉淀总比让白狼吃了强。最后在近乎痛定思痛的情况下,考虑了数十个学校以后,我终于做了生命中真正意义上的决定:“单枪匹马闯政法!”有人说:“思想决定行动,行动的实施就会产生行为的结果,而结果是受法律的矫正的行为,一定得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做出的行为才能有效,才能由行为客体承担完全法律责任。”我对他的观点是极力赞同的,只有具备了承担全部责任的能力,才可以做出决定,才可以自己对自己负责,才可以让自己发挥自己的优势。所以,我并不后悔我做出的任何决定,也绝对不会后悔自己做出的任何行动。可是环境是复杂的,人心是难测的,创业是艰苦的,命运是不定的,但是生命终究是多彩和辉煌的。我要做的无非是稳扎稳打做题目,专心致志求学问,一心一意谋发展,竭尽全力铸忠诚。之所以做出踏足政法界的决定一是为了圆梦今生,寻找最真实的自己,重温自己曾经在恍惚失措的时候内心激荡着让我茁壮成长的力量——将来要保护自己,也要保护全天下的弱势群体——法律就是天下弱势群体得以保护自己的利剑——而我最终会成为这把利剑得使用者——承担起保护天下弱势群体的重任——完成当年班主任告诫我们作为一名文科生应当有的责任与担当——了却恩师的心愿,甚至最后成就自己成为铸剑师。

梦想与现实总会有差距,而我们又该如何存在?这怕是千百年来人们都没有能够给出准确的答案的命题,有的人从平民百姓跃身九五之尊,有的人从万千宠爱坠入万丈深渊,有的人从穷困潦倒变成亿万富豪,有的人从富可敌国沦为丧家之犬,有的人从默默无闻逐渐名满天下,有的人从一世英名瞬间身败名裂,在这个充满着无尽可能的世界里,没有人可以屹立万世永远不摔到,没有人会一直背气永远没机会。机会却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的,绝对是和那些相信实力可以创造奇迹的人而不是出于自己无能就给自己找个“需要条件、背景”这种借口的人站在一起的。有实力的人,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有实力的人,没有背景就成为背景,于是在社会经历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院士”等筛选以后,社会的阶层就基本稳定了,处于同一竞争时间和空间的竞争者在接下来半个世纪的社会分工就已经基本定型,只有极少数成为例外,在基本稳定的大格局中脱颖而出从底层成为上流社会的人,也有些则不思进取最终没有能够守住基本分配的成果成为下层民众。正处在社会分配的中期的我们,只是初入社会,但是人生学术成就的高度关键就在大学与研究生之间,上一层,一眼看尽人间风景,下一步,品味世间百态。人世间的疾苦不是却不是靠怜悯就可以拯救的,我们应该手持利剑,人剑合一,才能所向披靡,让敌人畏惧,令对手胆寒。这把剑,应该是“板凳须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字空”的刻苦;这把剑,应该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的豪情;这把剑,应该是“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的温暖;这把剑,应该是“一代天骄从天降,兵不血刃收台湾”的忠诚。这样的一把剑是学术的巅峰铸就的,也是作为一名政法人的终生追求。

生活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立足于这个炫丽精彩的世界,只有勤勤恳恳的付出,兢兢业业的努力,才能有凤凰涅槃的那一天,才能有鲤鱼跃龙门的那那一刻,唯有用功是我们打开成功大门的钥匙。相信这一天不会来的太晚,相信这一刻不会来的太迟,相信自己的选择不会错。

        孙纲慈(与全体政法届有志青年共勉)

        2017年8月31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