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初一,躲不过十六

菲律宾第十六位总统 杜特尔特上任半年来,可谓风生水起,纵横捭阖,因其出位的言论,以及打破惯例的为政举措,连连刷新媒体眼球 ,在这个椰风海韵、风光绮丽的岛国掀起了一场风暴。



自荣登大宝后,杜特才感觉到为政者的艰辛,高处不胜寒,杜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他曾坦言,“我已经老了……不确定会任满任期”。他还说,在“人生最后阶段”才发现他这个年龄已不需要“总统之位”的虚名,但表示自己“有份工作,在做对的事情”,因此“很开心”。

然而,不幸的是,老杜赶上了倒霉的16,并低估了随之而来的风波诡谲,血雨腥风。


2009年春夏交之际,太阳已升起老高,清晨的小山丘,猫头鹰岩上,郁郁葱葱,生机盎然,淡粉色的金达莱吐露着芬芳,鸟儿在树梢上轻声细语;一位头发花白,面色忧郁的男人,深情的看了一眼这个他眷恋的地方,然后闭上眼睛,纵身跳下了悬隘,他,就是刚卸任的韩国第16届总统卢武铉。


草根出身的卢武铉通过个人奋斗,在2002年4月,成功当上韩国总统,卢武铉在竞选总统时说的一段话,“明天我们将迎接崭新的韩国,没有性别、学历、地域歧视,所有人都能够实现自己梦想的世界........”, 曾让不少人飚泪。


可是,在执政后不久,他就陷入了腐败风波,2004年3月12日,韩国国会通过弹劾议案,卢武铉被停职受查,由总理 高建担任代总统。之后,国会改选,反对党大败。5月14日宪法法庭推翻国会的弹劾议案,卢武铉获即时恢复职务,同月宣布正式加入 开放国民党。2008年2月,卢武铉总统任期正式结束。


                         卢武铉就腐败问题向国民道歉


卢武铉曾警告过官员,谁敢滥用职权就让他“身败名裂”,这是他早期的政治抱负,奈何辗转在风尘中,失去了往日的颜色。当初,韩国人民之所以会选择卢武铉,是因为他有着率真、执着、平民化的情节,但事实上,精英阶层觉得他没文化、缺乏涵养,不愿服从,而他率真的性格也使得他经常需要将精力耗费在各种矛盾斗争中。

2009年卸任之后,命运多舛的卢武铉又卷入收贿丑闻案,后因他以自杀表白,韩国检方才宣布结束对其涉嫌受贿的调查。

天命难违,16的悲剧上演,这就是历史!



拂去尘埃,还原被遗忘、尘封的历史,人们会发现,千百年来,黑色16就像一个嗜血的幽灵一样,在世间游荡,寻找着一个又一个的殉难者,引无数英雄竞折夭;又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冥冥中主导着时代的更迭、王朝的兴衰。


血色王冠

要说和16沾边的,最有名的莫过于路易16了,这位外号“锁匠”,喜欢摆弄机械,制锁技术高超的国王,始终没能找到化解社会危机的钥匙,最终成了革命的对象,1793年1月21日在巴黎协和广场被自己设计的断头台处决。

路易十六因为喜爱机械,也有一些改造。 有一次发现断头台的刀是直的,认为效率较低,便改为三角形。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数十年后,他这次改造的优点直接用到了自己夫妇身上。







200年后,法国总统密特朗盖棺定论:“路易十六是个好人,把他处死是件悲剧,但也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说因为他不是暴君,性格软弱,不敢采取强力的措施,断送了王朝的话,而大约370多年前,他的东方老前辈,性格刚烈的大明帝国第十六位皇帝崇祯,则上演了一幕霸王别姬,在叛军隆隆的炮声中,一个二百七十六年的恢宏王朝,以末代皇帝在小山包上自缢的方式谢幕,在早春的天幕下,一道如血残阳正无可奈何的走向消逝,两个挂在树上的身影,使得这一切显得格外凄凉。这一幕雷倒了所有的剧作家。






滴血教堂


三月的圣彼得堡

三月的圣彼得堡,依旧银装素裹,春天姗姗来迟。下午2点,叶卡捷琳娜运河边,一位梳着短发,身材娇小的年轻女子伫立在运河边,一双灰色的大眼睛警惕的注视着对岸熙熙攘攘的大街,似乎在等待一个重要人物的到来。

不一会,对岸传来了细碎的马蹄声,一辆法式双人马车进入她的视线,车轮轧在积雪下发出“吱呀,吱嘎”的声音由远而近。马车的后边是五个身段笔直坐在马背上的哥萨克,还有两个马拉爬犁。浩浩荡荡的车队,沿着窄窄的大街缓缓行驶,越来越近,在下午阳光的照射下,哥萨克胸前的勋章,肩章的金属佩物不时的闪着光。

当车队就要走过大街,年轻的女子,拿出一块白色手绢对对面大街拐角处的一个男孩挥舞了两下。

长着栗色头发的年轻人点头会意,当车队拐过大街,就要过歌手桥时,他犹豫了一下,随即将一个白手帕包着的包裹朝着马蹄底下扔去,随着一声巨响,空气中弥漫的蓝色的烟雾,爆炸气浪冲起的雪雾,泥土,夹杂着碎片从便道飞散开来。


包裹在马车旁边爆炸,车夫重伤,歪在了一旁。坐在他左边的哥萨克当场被炸了起来,跌落车下,倒在地上。躺在地上的还有一个附近肉店送货的小伙计,身体在不停的痛苦扭动着,嘴角淌着血,不断的呻吟着。

马车噶然停了下来,五名哥萨克立刻冲上前,持枪护住了马车,从马车中钻出来一个蓄着花白连鬓胡子,身着军服,威严魁伟的男子,显然在车内受到了猝不及防的冲撞,惊魂未定,但毫发无伤。口中喃喃说道,感谢上帝,我一点也没事;另外爬出来的一位绅士模样的人在胸前连连画着十字,大概是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惊吓,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马车的主人看见倒在地上的哥萨克,连忙关切的问到:伊万,你怎么了,你不会有事吧,伤的重吗?并要上前抚摸他。

就在这时,街上的士兵扭住了这个扔完炸弹,正企图趁乱溜掉的青年,年轻人一边拼命挣扎着,同时对着聚集人群大声喊着,“伊戈,伊戈,伊格纳西,你在哪”

这时,人群中刚才一个靠着运河栏杆休闲的一个帅哥,拿起身旁的提包,操着带口音的俄语高喊了一声:“现在就感谢上帝太早了吧!”,然后双手高高举起包,朝着马车主人和哥萨克们奋力扔了过去。

随着一声巨响,大地在颤抖,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随即,烟尘雪雾夹杂着衣服碎片,肩章,军刀,和大块被撕裂的肉,飞落下来,二十多人顷刻倒在便道和道路中央。鲜血染红了大地,…。



这个堪比奥斯卡影片和好莱坞动作大片的场面,是发生在1881年真实的一幕。

像往常一样,罗曼诺夫王朝第十六位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前往米哈伊洛夫练马场视察军队,在波兰贵族贾科沃斯基陪同下,乘坐拿破仑三世赠送的防弹马车行至叶卡捷琳娜河堤时,遭到民意党战斗小组的伏击。

据幸存者,坐在后边雪橇上随行的警察局长德沃切特斯基回忆,“我被气浪冲倒,听到陛下微弱的声音:来人啊,我使出浑身气力,跳起来,冲向皇帝,陛下半躺半坐,靠着右臂,他还以为他只是受了重伤,我想扶起他,却发现他的双腿已被炸断,鲜血不断的从残肢中涌出…。”

亚历山大被雪橇送往冬宫,因失血过多,一个多小时后身亡。



望风的女子叫索菲亚•彼得洛夫斯卡娅,扔出第一个炸药包的雷萨科夫及炸伤沙皇的伊格纳西,他们都是民意党战斗小组成员。民意党是19世纪俄国的地下组织,目标是推翻沙皇专制制度,主张人民拥有土地和权利,人民意志是组建国家制度和社会制度的唯一基础,为实现建立自由和公正的社会,不惜使用恐怖手段,包括暗杀政权的代表沙皇。主要活动家有热里雅鲍夫、米哈伊洛夫、索菲亚•彼得罗夫斯卡娅等人。他们大多数是情操高尚,具有宗教般献身精神的青年,以社会理想为指向,牺牲个人的幸福,美好年华和生命去唤醒千百万人的觉醒。

1879年,民意党判处亚历山大二世死刑,组成了刺杀组织训练专门的刺杀人员。

刺杀亚历山大带来了继任沙皇政府更加残酷的白色恐怖,民意党组织也因此遭到极大削弱和严重摧残,党的主要活动家先后被捕和处死。



索菲亚3月10日被捕,和其它四位同党一起被判绞刑,时年27岁。临刑前,侠骨柔情的索菲亚亲吻了她的亲友和同志,说对不起他们,来生再见。当到了雷萨科夫面前时,她冷冷的转过了身,没有原谅雷萨科夫背叛誓言,出卖战友的行为。雷萨科夫,这位投出第一颗炸弹,炸坏沙皇马车的英雄,被捕后却为了活命,在法庭上供出了组织的绝密情报。然而,这一切也最终未能使他逃脱绞刑,并在谴责中孤独的死去。



                                  1861年农奴们聆听农奴解放宣言


亚历山大二世是俄近代化的先驱。他在任期间,对俄罗斯的社会发展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1861年下诏废除了农奴制,为俄罗斯19世纪后半期的中兴奠定了基础。他还主持了多项政治改革,包括制定了把俄罗斯君主制改造为君主立宪的改革计划。然而,俄国的专治制度并没有发生本质性的变化,广大劳动群众仍然缺乏基本的民主权利,沙皇俄国的近代化步伐依然沉重而缓慢。



                        亚历山大二世(1818年4月—1881年3月)


随着亚历山大二世身亡,改革进程被打断。他的继任者未能实行有效的改革措施,俄罗斯的各种隐患不断发展,36年后,二月革命爆发,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退位,统治俄国长达300多年的罗曼诺夫王朝彻底覆灭。

1883年,为了纪念亚历山大二世,继任沙皇参照莫斯科的圣华西里升天大教堂,耗时24年,于1907年建成基督复活教堂,也叫滴血大教堂,它之所以被称作滴血教堂,是因为教堂所在的位置正是亚历山大被刺杀的地方。


今天,这座美丽的殿堂征服了无数驻足的游人,俄罗斯的历史,可能就像它身旁静静流淌的运河一样,静谧而忧伤,伸向无尽的远方。




乱世佳人




历史上,16总是背负着流血噩梦,苦难和心酸与人类如影相随,美国的第十六任总统林肯就职仅40天,叛旗竖起,战争就打响了,南方11个州先后退出联邦,宣布成立“美利坚联盟国”,并制订了新的宪法,选举出新总统。南北两种制度达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在国家面临分裂的关键时刻,林肯成功的将意见不合的团队整合在一起,通过引导公众的思维,解放黑奴、最终赢得了南北战争的胜利,在动荡的环境下拯救了国家,并为她设定了新的政治方向,推动美国进入了新的发展时代。

无疑,林肯对美国的改变最为深远,也最为持久。马克思曾评价林肯说,「他是一位达到了伟大境界而仍然保持自己优良品质的罕有人物」。

1864年8月,林肯在白宫东北处遭到了枪击,所幸子弹只是穿过了他的帽子,并没有打伤他本人。 然而,他最终未能逃脱16的宿命, 1865年4月14日晚,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身中六枪,次日身亡。



在一场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历史画卷中, 不少帝王将相,风流佳人,逃过了惊涛骇浪,躲过了血光之灾,但最终还是被绊倒在16这道坎上,成为生命中挥之不去的滑铁卢。



既生瑜,何生亮

在英国历史的星空中,担任第16任首相的小皮特,是最闪亮的明星之一,就职时仅24岁,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小威廉·皮特,(William Pitt the Younger,1759年5月-1806年1月)


这位剑桥的高材生,通过一系列财政、税制改革及奉行自由贸易、减少国债政策,并惩治腐败,短短几年就填补上了英国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遗留的巨大财政赤字。

他解散了东印度公司,将印度直接纳入英国殖民管辖。他还开始了英国对澳洲的殖民,使英国工业革命得以迅速发展。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小皮特仕途一帆风顺时,正雄心勃勃要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时,法国大革命爆发了,英法关系彻底破裂。1794年,法国对英宣战,英国随即对法宣战并加入反法同盟。

为了稳定国内政局,小皮特镇压民主运动,禁止集会结社,使用恐怖手段,打压,流放同情法国大革命的人士。1799年,议会通过废止人身保护法。

在法国大革命激励下,爱尔兰人秘密成立了联合爱尔兰协会,并于1798年举行武装起义,想建立独立的爱尔兰共和国,随后遭到英国的血腥镇压。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块烫手山芋,小皮特绞尽脑汁,想出了合并法案,提出天主教解放法案,授予天主教徒政治权利,认为将爱尔兰人纳入帝国公民的框架内,会加深爱尔兰人对帝国的认同,减少族群间的对立和冲突。

1801年,他促使议会通过《英格兰爱尔兰合并法》,将以解放爱尔兰天主教徒为补偿,正式吞并爱尔兰。但国王乔治三世强烈反对天主教解放,拒绝这一条件,皮特只能辞去第16任首相。

1803年,小皮特得以临危受命,再次出任首相,全力投入对法战争。1805年,英国在特拉法加海战中大败法国舰队,粉碎了拿破仑征服英国的梦想,但定海神针纳尔逊却不幸阵亡。年底,风云突变,反法同盟在奥斯特里茨战役中遭受重创。

1805年12月4日,佛朗西斯二世和拿破仑会谈,达成停火协议。12月27日,奥地利和法国签订《普雷斯堡和约》。奥地利退出反法同盟,弗朗西斯二世取消自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封号。至此,第三次反法同盟瓦解,神圣罗马帝国的历史也告终结。拿破仑成为欧洲的霸主。

噩耗传来,小皮特懊丧地走到墙上张挂的欧洲地图前,叹息道:“看来这张地图十年里没什么用了。”

这位爱江山不爱美人,终身未婚的首相,在一连串失意的打击下, 一病不起,1个多月后不甘心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年仅46岁。




二战后,昭和天皇在分析战败原因时说,“没有具有常识的领导层,战略和政略不足,缺乏对部下的统帅力,酿成以下克上之风,导致最终失败”。与当时领导层相比,天皇认为有能力的人物有山县有朋、大山岩、山本权兵卫。


                                     山本权兵卫男爵


山本在日本可谓是闻名遐迩的人物,日本近代海军的缔造者, 首次把日本军事重心转移到制海权问题和海军发展上来,一手缔造联合舰队,促成建立独立于陆军的海军军令部,为日本在甲午和日俄战争中取胜奠定了基础,还是八八舰队的始作俑者。


                                 日本八云级装甲巡洋舰
 

1913年2月,已经是海军大将的山本权兵卫,凭借海军在甲午,日俄两场战争中的出色表现,在日本全国上下对海军的重视达到了巅峰的时刻,登上了第16任首相的宝座。

正当他踌躇满志,在政坛上施展拳脚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1913年浅冬的一天,一辆绿色的梅赛德斯驶入千代田霞关的海军省,两个身材高大,神色凝重的外国人下了车,匆匆走进舰政本部办公室。



这两人,一个是西门子住日首席代表赫尔曼,另外一位为德国大使馆商务参赞希尔。寒暄后,赫尔曼用略显生硬的日语说道,“阁下,有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我们必须向你方通报,我公司有位已离职的雇员拿了公司的文件,现在,这份文件不幸落到了英国人手中,有人在向西门子公司勒索50万马克,我们西门子绝不能容忍这种敲诈行为。”

面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的日本人,希尔补充到:“可能这事捂不住,一但公开,你们海军高层的几个人的名字在欧洲就要曝光,所以过来打招呼,你们还是早作准备的为好。”随后详细介绍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海军省官员明白过味后,犹如晴天霹雳一样,知道情况不妙,因为被偷出去的文件中有一份西门子公司,为了和维克斯公司竞争,同意给海军省负责武器采购的原舰政本部第一部部长岩崎达人少将25%的回扣的电报。当时,正是八八舰队计划的关键时期,国会要对八八舰队的建造预案进行表决。

1910年初,日本国会开始就八八舰队的各建造预案进行表决,这一方案若通过,将标志着日本步入世界一流海军强国行列。最早审议通过的是第一批建造两艘战列舰的预算拨款,次年 初又批准了建造四艘金刚级战列巡洋舰。


                                  金刚级战略巡洋舰

明治维新后,日本开始学习西方先进的造船技术,并取得长足的进步,但比起欧洲老牌工业强国仍有较大差距。因此,日本希望以此为契机,引进先进技术,打造自己的国防技术生产线,将金刚级战列巡洋舰的首舰“金刚”号交由英国维克斯船厂建造,舰内电器系统承包给西门子公司。

届时,来自日本主要造船企业的技术骨干将观摩整个建造过程,并将建造大型军舰的技术带回 日 本,并在英方的技术人员指导下,在本土自行建造另外三艘

贿赂、回扣当时是军备采购“潜规则”,西门子和维克斯与日本军方底下都有“猫儿腻”,彼此心照不宣。

西门子获得了日本舰船内部电力系统的大部分合同,并秘密的将15%回扣给日本海军负责武器采购官员。1914年,英国维克斯公司通过其代理三井物产将向日本海军提供更优厚的25%回扣,负责金刚级战列巡洋舰采购项目的舰政本部部长松本和中将一人就从英国人那儿拿了40万日元。

这件秘密交易被西门子公司知道后,慕尼黑总部立刻电令其东京代表处核实此事。西门子常驻东京的雇员卡尔•里希特,耳濡目染,萌发了从中渔利的念头,想挣点钱后,远走高飞,去寻找自己的伊甸园。于是,他开始利用工作之便,暗中偷出本公司的绝密信函,包括西门子支付日本海军1000英镑的好处费,以获取无线电合同的收据,以及要求调查威克斯公司的电报等重要文件。

1913年11月初,里希特看准时机,辞去了西门子公司的工作,匿名向西门子公司敲诈索取2.5万日元,但遭到拒绝,一气之下,将材料以250英镑的价格卖给了路透社记者安德鲁•珀雷,然后离开日本,逃回了德国。

不久,西门子东京分公司收到了一封勒索信,声称手中有一则世界电讯巨头与日本帝国海军之间的花边新闻…。这次来要钱的是珀雷。因为他花了钱,达不到目,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面对来者不善、难缠的对手,西门子公司和海军省无奈,只能与之讨价还价,最后以5万日元作为封口费,买下这些资料和报道。珀雷拿到了钱后,将报道和文件全部销毁。

至此,事件本告一段落,但颜面扫地,恼羞成怒的西门子,决定要严惩“吃里扒外,卖主求荣”的叛徒。不久,里希特在德国被捕,法院以敲诈勒索罪提起公诉。1914年1月21日,卡尔•里希特被判处2年徒刑。

1913年12月23日,伦敦路透社以特别电讯稿的形式详细报道了里希特在柏林受审的情况和整个戏剧性事件的全过程。

朝日新闻闻讯后,立即详细报道了传说中的整个贿赂丑闻; 其他媒体也迅速抓住这个噱头,大肆炒作,海军省成了新闻头条。国会立宪同志会议员强烈要求调查此事,陆海军情报本部及宪兵队随即立案,并展开了调查。

不久,日本周刊纪事又爆料出猛料,负责海军采购的富士上将供认在1911至1913年间,在不同的场合共收取21万日元。并评论道,此事无论按照日本法律是否合法,已违反英国1906年的反贿赂法案。

随着西门子腐败案的不断曝光,持续发酵, 大批民众聚集在日本民主圣地日比谷公园,要求弹劾内阁,山本下台。 这场运动愈演愈烈,愤怒的群众涌向海军省,然后前往国会请愿。当局调动四千多警察,在110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帮助下才驱散了包围国会的示威者,恢复了秩序。

正在召开的第三十一届议会提出弹劾政府的决议案, 八八舰队预算案被两院否决,山本也失去了同盟政友会的支持,不得不总辞职。


                                   山本权兵卫

                         1852年10月15日出生于萨摩(现鹿儿岛县)

刚下岗不久,还没来得及调整好心态的山本,又接到了一纸通令,勒令他脱下军装退役。9年后,山本权兵卫又受到了命运的眷顾,再次组阁,这次赶上了史无前例的关东大地震,在一片诟病声中,山本内阁又到了台,从此淡出了政坛。



                                   关东大地震




进入21世纪,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社会民主文明,崇尚科技,诡异的16还能借尸还魂,应验魔法,继续演绎不老传说吗?


南海争端的背后,是一场暗流涌动、包含各方势力以及各自诉求的政治博弈,面对咄咄逼人的特朗普王朝,杜特尔特能独善其身,在菲律宾历史舞台上演绎出属于自己的不朽传奇吗?巴尔扎克曾说:“时间是一个伟大的作者,它会给每个人写出‘完美’的结局来。”

本文由“馬前砲账号"发布,2017年1月28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