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刚刚好

51字数 938阅读 5161

小满到了,夏天真的来了!

最迷人的是满目的青,

那是年轻的颜色,

活力四射的颜色。

《释名》中说,青乃“象物生时色也。”

别看这“青”字寥寥几笔,

却是山川岁月的沉重,

落在天地茁壮成长之初,

又平添了清润的生气,

不需要诠释也处处呼之欲出。

这单纯而又执着的颜色,

需要我们用更长的时间,

慢慢才能懂得。


行走在田间陇上,

青绿麦风冉冉,

已有了嫩颗甜香,

正是:

“晴日暖风生麦气,绿荫幽草胜花时”。

在草木丛深处,

夏风轻轻掠过,

田野如海浪般此起彼伏,

麦已灌浆,

已有了嫩颗甜香,

但离麦熟还早。


想起塞林格《麦田的守望者》,

此刻正是“守望”时节。

青麦正在用尽全力努力生长,

农人们守望着一片逐渐成熟的麦田,

更是守望着一份收获在即的欣喜。

因为希望在,一切都是欣欣然,

令人怦然心动的不只是美好,

而是美好将至未至。


我真心羡慕那些躬耕自足的人们,

能和对的人在一起,

做自己喜欢的事,

日子过得不徐不疾,

愿望会一点一点实现,

即使遇见过艰辛,

也愿意相信,

生活从来不会辜负爱着它的人。


小满三候之一是“苦菜秀”。

苦菜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蒲公英。

它的生命力极强,茎是绿色的,高举出贴着地面展开的叶,倔强而倨傲。

那金黄色的花朵特别大,色泽浓稠,开出来像炸开的菊花遍野。

据说蒲公英的根扎得很深。地面上的茎和花,只有短短十公分,地下面的根,却可以长达半米。想要全部拔出来,很不容易。

记得龙应台在她的散文《花树》里写过,她年轻时就牢记了爱默生的一段话:"文字,应该像蒲公英的根一样实在,不矫饰,不虚伪。"

她说,这个意象,跟了她一辈子。蒲公英的根,是连着泥土的,是扎根很深的,是穹苍之下大地野草之根。

她的草根情结和士之本色,就源于此吧。


小满时节,

百花开尽,

石榴花却开得红火。

有诗云:“五月石榴红似火”,正当其实。

乡下的院落,

都爱栽上一两株石榴树,

相传它是钟馗的最爱,

所以有辟邪的说法。

栀子花也开了,

它的洁白清雅与石榴花的红艳浓烈,

真是相得益彰,

一切都恰到好处。


《菜根谭》道:

“花看半开,酒饮微醉。

此中大有佳趣。履盈满者,宜思之。”

理同“水满则溢,月盈则亏”。

这是自然之道,亦是智者哲思。

中国书法、绘画都讲究“留白”,人生亦如此。

圆满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小满才是人生最好的状态。

永远有对幸福生活的期待,满怀希望不疾不徐地走下去,那我们就可以说不负此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