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唯姐姐,让我来当你可倾诉的妹妹,好不好?

文/羊晓韵
图/花瓣网

导语:不好意思,我好像真得了少女病,和你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少女病,患上了倒也没什么不好。
——夏茗悠《少女病》
因为得了少女病,记忆里总会出现一些怀疑性的bug,然后一切都后知后觉。但是一点也不想治好它。好像这样,我就可以一直一直理直气壮的孩子气下去。

时唯姐姐,想对你说,很高兴遇见你。
你是我最熟悉的邻家姐姐。从来不是他们所说的特立独行的边缘人。你是我们身边大多数人的同身。没有呼风唤雨,更没有平庸无奇。尽管你是最平凡的那一个——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朋友越来越少,幸福而甜蜜的恋爱从没有出现。
原来,我和你一样,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却并不怎么明确究竟学到了什么。原来,我和你一样,漫无目的地好好学习。原来,我和你一样,在过往的青春里会想要谈恋爱,有着喜欢的人,但他却不喜欢你。原来,我和你一样,外人眼中是个不折不扣的乖乖女,在家却总是要和父母顶上千千万万句。


她们总说,你是最平凡的,过着叫人瞧不起的平淡的生活。可是,为什么,我却总是倾向于站在你的战线上,从始至终。与此同时,讨厌着那个狂妄自大的季向葵。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知道,你并不是在简单的碌碌无为的生活,你在营造着那个简单到美好的小世界。那里有你的向往,有你的寄托,还有你想要依赖的爱和美好。
她们中总会有很多人希望有一大群男主角为她披荆斩棘,我相信你我曾经也这么想过。可是你和我都知道,生活中不可能存在。所以,我们都是个性很无趣的那种小女生,不会受到男主角的喜欢。可是,我们都知道,我们并不是为了获取男生的喜欢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啊!
我知道,当时的时唯姐姐肯定也这么想的。我也知道,你肯定觉得适合你的一定在前进的路上等着你。


时唯姐姐,你知道么?
当陈凛在电话里对你说“你太过孩子气,不谙世事”的时候,我好想给你一个暖暖的拥抱,又好想给陈凛一个响亮的耳光。即便那时有着电闪雷鸣。他哪里知道你细腻的心思,却总说你不谙世事、毫无趣味。我知道,你多希望那只是错觉,可惜却不是。如果我在你旁边,你会不会不用这么难过。
说“再见”的人大都会真得再见的。所以你潇洒地说了“拜拜”,不是再见,亦不是再也不见。

时唯姐姐,你是不是真得真得很喜欢陈凛?
虽然我和京芷卉一样不理解,可我还是很好奇。
你会记得,你笨蛋模样地告诉自己告诉同班的同学监考官那是“温度传感器”而不是“光电传感器”。善良的你总是如此,不愿意拒绝陈凛的喜欢,不愿意拆穿陈凛的弱点,不愿意拒绝陈凛的分手。深怕一个举动便伤害到他。
可是,最后处于伤害之中的还是你自己。
是啊,分手以后的你是没有特别不开心的。你再也不用假装是个笨蛋,然后与笨蛋陈凛为伍了。
只是,直到后来的后来,你才真正知道,陈凛当时说的话是那么飘渺虚无。


时唯姐姐,在没遇见你之前,我以为只有我一个总是傻傻的以自我为中心去异想天开,原来这是平凡孩子都有的老毛病。你看,当时孩子般的我们是多么可爱呀!
如同“被束之高阁的糖果罐,满载着一个女生全部的少女情怀”。
而后,真得很多年都不再愿意折着一颗颗带着细碎感情和心意的小星星。深怕一不注意,就变得没了意义。
是啊,每一颗幸运星都想高喊却发不出声音。
是啊,我们都是这么孩子气呢。
是啊,你又怎么忍心反复伤害这样一个孩子似的人呢。
你写下简单的话语。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我最喜欢你啦!”
一个性质的语气,幼稚到无法言语。可是也只有这种情况下的幼稚,让你全然体会到那真挚不做作的感情啊。所以才会有着嫌恶自己的羞耻感以及那不肯明示的泄气和不解。
其实我们都知道,誓言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往往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是呀,最初的我们,一切都是出于善意,可是谁又知道,善意其实是会被辜负的呢?


时妈妈总说“你别老板着脸,虽然我知道你是木讷,但给大家的感觉就是你老在生气,不阳光。”不喜欢时妈妈总这么说你,就像我妈妈嫌弃我一样。每次看到这里,总会不经意湿了眼,好像回到那个豆蔻年纪、不谙世事的我们。
他们说,那是你的冷漠。
对,就是冷漠!时唯姐姐,你看,连梁弋都发现了。可为什么我看见他们这般不理解你竟然难过到想哭,就像身临其境一样。可你就是这样子,又怎么办呢?
纵使内心分分钟各种出戏,外表却依旧是淡定到无需多言的冷漠,叫人不敢靠近。总觉得,京芷卉才是真得理解的。那不是冷漠,只是与生俱来的淡然模样。
也不能怪罪什么,要怪只能怪我们总习惯于一味地做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的乖乖女。然而事实却是,我们从来不是乖乖女,更不擅长去假装乖乖女,只是很多人会这样错误地认为下去而已。
是啊,我们没他们想象得那么好。说不了违心的话,也没打算去说;撒不了圆满的谎,也没打算去撒;受了委屈还是想要争辩,也没打算忍耐。只是有时候觉得没必要而已。害怕太过认真,不会拐弯抹角,难以承受辜负,无法假装热情。固执着简单的固执,又不想丢弃。
其实一切都可以变得那么淡然的。虽然无力改变现状,但却能改变自己的心态。其它的一切忽然可以缩小成一粒尘埃,拂一拂衣袖就消失不见了。


时唯姐姐,你总是说全世界最讨厌时妈妈,可是等你真得要和别人换妈妈的时候,你铁定最不愿意交换。因为我也是这样。我们就是这么特别呀,拥有着极其少见的叫人羡慕的知心朋友般的母亲。纵使别人说你千万句,我自岿然不动,却不敌爸妈倒骂简单两句。所以我们都成为了妈妈眼中爱挤“小鱼子”的爱哭鬼。
吃饭的时候总是永远也吵不完。孩子的用意总会被大人曲解。因为言语,因为语气,又因为思考的角度。所以,想想以前饭桌上的委曲突然又豁然开朗了。我们都没有明确告诉家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又干嘛说出难以揣测的言语让他们去猜测我们的心理呢。所以,时唯姐姐,我们都不要再对爸妈刺头了,好不好?以后有什么话我们直接说出来吧!我想,他们一定会理解的。
咦,时唯姐姐,时妈妈也想让你考复旦哎。好神奇!怎么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来,好像是为了考复旦一样?时唯姐姐,是不是每一个妈妈都会嫌弃自己的女儿的卧室啊?总是被说乱得像狗窝一样。满脸黑线。

是呀,每一个妈妈都希望我们成为完美的人。可是她们却忘记了我们也是带着她的血脉,和她一样单纯怀着理想主义。这就是与生俱来的特质。无从改起,抑或无法丢弃。
其实,亲生女儿也会有些记恨爸妈的。那种种不满也是一种特别的爱。我们和父母一样,都在生活中慢慢成长。谁又生来就是好父母呢。正因为自己所受到的特别的教育,你才知道将来该如何去做得更好。
时唯姐姐,不要难过你到了高中衣服还是时妈妈包办,因为我也是。所以你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至少在时妈妈眼里,你还是最漂亮最可爱的那一个。
时唯姐姐,如果可以,好想告诉你,别总说着让时妈妈不开心的言语了。你们总是针锋相对说着互相嫌弃的话语,虽然明白你们的本意都是为对方好,却总是不忍看到你们因为刺人的言语而争吵。
不知道是时妈妈的更年期,还是你的中二期。那些猜测和怀疑只是因为担心你不知道谈恋爱、找不到幸福。你要理解她,虽然有时候我也没办法理解。我们都是不会安慰人的孩子而已,都是总喜欢说着赌气话却又忍不住关心和在乎他们。就像你总说,提起不会背叛你的朋友能想到的也只有时妈妈了。
其实,做女儿的是不会真心记仇的。不仅不会记仇。等静下心来想一想,还真得能够理解。
失去音讯就慌张地到处打电话,不是因为控制欲,而是缺乏安全感。只是我们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而已。


时唯姐姐,你说如果有我这个丑丑的小妹给你作陪衬,时妈妈会不会就少说你两句了,更不会老拿你和季向葵比来比去了。然后有你仗着我,我妈妈会不会也少嫌弃我一点。嘻嘻,傻傻的我又在白日做梦了呢。但我就是能感觉到,时妈妈铁定不会像之前一样了。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想那时候,我肯定会把我的鸡翅分给你,这样你就不用去吃粟米棒了。他们总说你死读书,哪里知道善良的你只是不愿意去争抢,因为你做不出,也不屑于这么做。
其实你也知道。时妈妈自己也是个滥好人,可是她却矛盾地希望你不吃亏。你说,等我们长大都有了自己的女儿以后,会不会变得和时妈妈一样呢。突然好想立张养女三章,防止未来不尊重女儿观点之用。哈哈哈,傻冒的我们。
是啊,那些攻心的心计我们都做不来。所以才变成了对季向葵那无声的讨厌——你不是做不到,只是做不出。
时唯姐姐你说,“原来知道自己输给了谁之后,立刻就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
所以,季向葵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宿敌。
是宿敌,亦是姐妹。凉薄如此。
我想,我还是无法理解季向葵的,即使那些事情都不为什么。或许只有时唯姐姐你能理解吧,就像她是如此的了解你的善良。
突然觉得,一切的一切并不平庸也不平凡。这些都是时唯姐姐最真实的生活感悟,那复杂情绪里哪一个不是对未来的美好的期盼呢?


时唯姐姐,在数学老师各种怀疑你们班一到月考就完蛋的成绩时,你是不是会很自责很纠结啊?你说这算间接性欺骗么?曾经某个阶段我总会觉得这是善意的欺骗。为什么善良可以转化成间接性助纣为虐呢?
“在人心不古的世界中保持自我是一种能力,爱人是一种能力,信任他人是一种能力,佩服他人是一种能力,做一个善良的人是一种能力。”我想,善良的时唯姐姐就是凭借这样简单的能力才找到属于她的幸福的。
不善良的人怎么能得到幸福呢?
可是不善良的人应该也会有他自己的苦衷吧。


虽说,突如其来的相逢与永别叫你毫无心理准备。可是,即便有心理准备又能怎样呢?
同是月末,同是初冬,同是高二。不一样的只是落于山头的那个下雨天。
如果早知道还有长辈的在乎,会不会多陪陪他们,丢却恐惧的幼稚。告别仪式,总是那么悲情,夹带着淡然又平静的眼泪。
而后,应该会多一些肯定与果敢。
时唯姐姐,你24岁时站在了岔路口,当时的你也有左顾右盼,但最终你还是决定继续一路向前。今天,我也同你一样,站在了这个分岔路口,你说我可以做到和你一样,不论如何仍然一路向前吗?
可是,我是真真相信善有善报的啊。你说,善良的天使会不会站在我们身后,对着我们暖暖的微笑呢?
突然,觉得患了这样天真的少女病,又未尝不是好事呢?
曾经,有人说,这是幼稚的表现。可是,为什么我还可以理直气壮地觉得幼稚是美好的象征。是不是,有时候也要放下这种固执到骨子里的较真呢?时唯姐姐,如果我在你身旁,陪你一起长大,你说你24岁时会不会少了一个人的孤独和无助?再等到我24岁时,我会不会也少了一个人的迷茫和无感?


“你这种人——让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帮你。”
“帮”字怎么可以换成“喜欢”呢?因为不能。换了或许就没有以后了。所以才会不好意思吧。
时唯姐姐,多年以后回想起这句话,你会不会觉得很讶异。兜兜转转这么多圈、这么多年以后,最终陪伴你的却是最初那个站在局外但很清晰的可爱的人儿。
是啊,“你这种人——无论表现得多么倔强要强,眉目里也满满盛着温柔和善意。当面给人难堪、恶毒到底和果决地道别离,一样也不在你的领域。”
还有,时唯姐姐,“贝逸铭”这个名字真得好好听。

他们总说,用秘密和同情换来的朋友不是真正的朋友。
感情大抵给人的感受也是如此吧。
其实,很多话说出来也并不会有太多开心。
相反,不如不说。
那时,我想你会给我一个理解的拥抱,我也会给你一个理解的拥抱。
因为我们都是换了少女病的孩子。


后记:
仅以此文赠予得了少女病的我们。
希望时唯姐姐你不会孤单。

—End—
静潮听海韵,水汐观云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兴义的天空一片湛蓝,坐在沙发上,虽然听到窗外车声隆隆,但举头一望,依然可以看到对面高楼的上空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
    青鸾gl阅读 142评论 0 0
  • 做得再好,也会有人挑三拣四。所以,只要不违心,干什么我乐意,管你怎么看我。别人的建议是参考,不要当主因。
    A分享阅读 60评论 0 2
  • 记忆从来都是有选择性的,而且美好的部份会因为时间渐渐放大。所以,一个幸福的童年对成长才如此重要,因为如果固定的脑容...
    二十五岁的老奶奶阅读 12,110评论 5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