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出了一个非常大的肿块,作为一向粗枝大叶的人,我倒是没有在意它的存在。我猜想:或许连下了几天雨,潮气所致;或许这两天上火;也或许是什么虫子叮咬的吧,擦点皮炎平就好了。可问题是,几天过来肿块不但没消,反而越来越大。甚至一碰还生疼生疼的。我有点诧异起来,不就是一个肿块吗,至于这么厉害?于是掀开衣服一看,妈耶,不知不觉中这家伙竟长到了这么大。大概三厘米宽、六厘米长、一厘米高的样子,手一碰,像我这样的汉子都觉得吃不消。

燕子一瞧,也吓了一大跳。“就是上火,这火气该有多大!”然后,我们家小娘子便饶有兴趣的表示:"我给你挤挤吧!“我就知道,每每这时候,也就是她老人家从事科学研究的好时候。天哪,我这是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呀?撒腿就想跑,可屋子就这么大,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我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露出伤口,咬紧牙关。不知怎得,一下子想到刮骨疗伤的关羽,想到小学课本中《军神》的故事,想来想去,更觉得自己是落在了731 手里,人呐,命苦不能怨政府……正在胡思乱想之时,一阵刺骨的疼痛传来,接着就是一声惨叫。我瞪大眼睛瞧着燕子:“我疼成这样都没叫,你叫什么?”

"别搞了,别搞了!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我是上午十点多来到卫生所的。医生不在,但是他的妻子还是很热情的接待了我。这是一个大概五十左右的妇女,一头卷发,面带笑容。麻烦的是她那一口浓重的河南腔,好半天才听懂她的的意思。杨医生总算回来了,看了看伤口,坚决而又果断地说:“你这是痈,不是疮。”

痈,是个什么玩意?哦,想起来了。这不是古人好得的的一种病吗?历史故事经常有这样的场景,说某人背上生一痈,然后就死了。比如,那个被称项羽称之为“亚父”的范增,不就是离开项羽后,背上生痈而死的吗?还有明朝开国大将徐达,传说也是背上生痈,大概也活不了几天。就这还被朱元璋猜疑 ,嫌他活得太久,听说最后被朱元璋赐一烤鹅病发而死的。我当时还觉得奇怪,生个疮怎么会死人呢。后来才知道,古代由于医学落后,没有优质的消炎药,所以往往导致犯病后无药可治。看来,在以前“痈”还属于不治之症呢?真没想到我没在才华成就、思想境界没有与古人走到一起,反倒在得病上走到了一起。唉,这就是命!

​想到这里不由地默念:感谢弗莱明。

对于这个病,杨医生看来是很有把握的,他说:”前两天,也有一个得这病的人来我这里。”言外之意,这病他完全没问题吧。于是杨医生开始了他的治疗。他先找了一个医用针头进行杀菌处理,然后用卫生棉挤住伤口,一扎,脓血出来了。我看见了,说:“昨天晚上,我也挤了,没有多少脓。”

"那是你扎得不深!“医生说。

我心里正想着,这是没有疼在你身上时,已经顾不得说话了,因为杨医生的”手术“已经开始了,我又一次咬紧牙关。只见他先是"扎”,然后“挤”,连续这么几番操作下来。我都能感觉到自己额头青筋暴起了。手心里的都沁出了汗。但是依然没有多少脓水流出来。可能就是燕子所说“还没有长中了吧”。然后杨医生拖过一台机器,打开它,那机器散发出红色的光。我问:“这是干嘛的?”

“激光!“我敢肯定这绝不是什么激光,可咱也不清楚,咱也不敢问呀!就这么斜侧地躺在床上,被那光愣愣地照了半个小时。总算结束了,又是一剂膏药。杨医生说:”再吃一点药吧。“给我开了一剂药后,他问我家里还有什么消炎药,我答道:”罗红霉素。

"他说:“配上一块吃。”

从卫生所出来,只觉得阳光刺眼,浑身乏力,不由得感叹:”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区如抽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