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吃我剩饭的男人,走了

01

深冬,周末,有小雨,有冷风,有寒气。

有你,有我,有情节,有过往,有故事。

同学从大都市归来,刚下车便给我打电话说要吃小县城的铁麻丝“一种用铁丝穿起来的烤肉串”,口口声声说我要吃光我几个月的工资,不吃瘫在桌前谁都不准走。

我在电话里调侃:你要吃瘫在桌前,我就给你扛回我家,一口气上六楼不坐电梯还不带喘气儿的。

02

多年不见,佳佳竟然变化好大,首先丰腴了不少,也灵气了,但眼睛里有一丝掩饰不了的哀伤。

我俩坐在烧烤店外的桌子边,一边吃着“铁麻丝”一边从当年聊到如今的工作,生活。

从大热的电视剧《锦绣未央》《咱们相爱吧》聊到罗晋和唐嫣相爱了,超级丹劈腿了,蔡依林分手了,何洁离婚了,王宝强离婚了。

越聊越兴致高昂,佳佳要了两瓶白酒,说吃“铁麻丝”这样才完美,这样才有感觉,才有意境。

我为了她的豪爽,拧开矿泉水瓶先干了一瓶——水。

03

佳佳咬着铁丝上的肉串说:我看了几篇我喜欢了N年的姑娘结婚了,喜欢了我N年的男孩结婚了,10年我们最终分开了,哎,多么凄美,多么可惜,那些相爱的人,都无法再在一起。

我接过话题:怎都是别人结婚了,分手了,有点哀伤。

她莫名其妙:“兮,这么巧,你喜欢的人也结婚了,还是喜欢你的人也结婚了”。

“那有,我是说你呢”。

04

这时佳佳自饮一杯白酒,放下铁麻丝,把手伸了出来,掰了下手指头数了数:“一,二,三,四......哦吃我这么多年剩饭那个男人他离开了,对没错,吃了我这么多年剩饭的他走了”。

我一下子懵逼了,咬着铁麻丝的嘴巴张开了问:“谁,你说谁,我怎么不知道,还多年,是怎么回事?”

佳佳说:兮,你怎么可能知道,你到哪儿知道去,你们谁都不知道。对,你们都不知道。

我一下子来兴趣了,伸着脖子问:快,快,快说说那男的长什么样,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有照片吗,快让我看看长什么样,让我见识见识,这个让女汉子红着眼圈叹息的人。

05

佳佳掏出手机,翻了大半天时间,翻至一张照片。

递给我手机。

照片里的季节是冬天,一张桌子,上面一个火锅冒着热气。

对面一个男的端着碗低头吃的很认真,男的穿着卫衣,头发发质很粗很黑,眉毛很浓,加上火锅冒着热气,又是对面拍的所以脸看不太清楚,但是轮廓看的出大概。

男人的表情是愉悦的,面额微红,我拿手里看了半天也看不太清楚五官。

06

对佳佳说,你别让我看这张啊,换张清楚的正面照让我看看,这个朦朦胧胧的怎么看的清,再说他坐着我也看不清海拔啊,你拍照也拍张清楚的呀。

这时佳佳拿过手机又干了一杯酒说:对于他,我就这张照片,也是唯一的一张,压根就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离开,就真的离开了。

彻底的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我连一张他正面清晰的照片都没有。

要是知道他会突然离开,我一定会好好的和他拍张合影。

07

“他离开了?去哪儿了?还活着吧!”

佳佳仰头喝了一杯白酒,“活着,但是不知道去哪儿了,半年前一个夜里收到他的一条信息,就突然消失了。”

“我去了他的公寓,里面打扫的很干净,就像从来没人住过一样,我以为他会回来,然而他并没有回来,就像从来没来过一样。”

消息内容:佳儿,我离开了,刚刚去剃了个光头,我想改变一下自己,想换一种活法,不想让你看到我光头的样子,好丑,所以就不来和你告别了。

“佳儿,有些事情,你就是太执着,有些你可以试着接受或自己试着改变一点点。“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一直让我在你身边,你是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子,不管以后在哪里,未来你都一定要幸福,我们,不再见!”

08

此后这个号码就停机了,现在空号了。

一个大活人就从我的世界里抽离了,再也不见了。

“哦!忘了告诉你我和他相识于03年,那时候大一,他叫林丛,我喜欢喊他丛丛觉得很顺口,他每次都敲我的头说,别这么喊我,我又不是小孩;但是每次我一喊丛丛他就应。”

佳佳接着说:他比我小一岁半,在我眼里他就是个跟屁虫,小屁孩,我也不记得我和他是怎么相互熟悉起来的。

就好像我不记得我生命中是如何吃第一口奶,如何吃第一口饭,如何叫第一声爸爸妈妈。

反正老爸就是老爸,老妈就是老妈。

而丛丛就是丛丛。

09

从03年那个初秋的开学季起,我和丛丛就没有真正分开过,我们一个学校,我学哲学,他学金融。

我们不在一起上课,可是每次下课铃一响我走出教室,他准会出现在门口等我一起吃饭。

起初,我一直都怀疑他是不逃课,不然几分钟时间就从他们系到我教室门口了。

他每次都敲着我的头说,佳儿不是我逃课,是你动作太慢,那个女子像你一样做什么事情都磨磨唧唧的跟蜗牛一样。

也难怪我确实做什么都比别人慢半拍。

10

夏天的时候每次佳佳走出教室,都会看到满头大汗的丛丛;

那时候佳佳总是笑话他一个东北爷们,适应能力太差,来到南方,天天弄得跟水牛刚从水里钻出来似的,浑身湿漉漉的。

那时佳佳不知道,他每次下课都是飞奔到佳佳的教室门口,难怪大学四年他每次都是他们系的短跑冲刺冠军,和他每天几趟奔跑有极大的关联性。

每次走到教室门口佳佳就会对一起出门的同学说,我弟来了,我和他吃饭去了,有他打饭;我弟来了,我和他逛街去了,有他拎包;我弟来了,我和他去图书馆,有他占座;

我想佳佳那时候的口头禅一定就是“我弟来了,我和他去。。。”

女同学们都很羡慕,每次都开玩笑说:“我也要和你弟去吃饭,去逛街,去图书馆。”

11

只要是晚自习,丛丛都来佳佳班上,佳佳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丛丛竟然在佳佳班混的比佳佳还熟络。

他和佳佳班所有的男生称兄道弟,他叫的出佳佳班每位同学的名字。

在班级男生哪里佳佳的名字都消失了,每次都是丛丛姐。

慢慢的佳佳也快不记得自己的真名了,老师点名和签到的时候佳佳半天没反应,同学说“佳佳,叫你呢”,这时才想起佳佳是佳佳。

和女同学也混的相当熟悉,每次女同学都喊他佳儿弟,甚至女同学,男同学生日都先通知他,叫他一并带上佳佳。

弄得佳佳反倒沾了他的光。

12

大二那年春末微凉的季节,佳佳的胃炎犯了,那天晚上佳佳和丛丛在图书馆看书,看着看着佳佳就觉得不对劲,胃开始隐隐的痛。

丛丛看到佳佳不舒服的样子就说:佳儿你哪儿不舒服,我送你去校医院。

佳佳以为这次胃痛和以往一样,回宿舍喝点热水,热牛奶就会好。

没有去医院,执意回了宿舍。

丛丛给佳佳送到宿舍门口,看到“男生止步”和看门的阿姨停住了脚步,叫佳佳晚上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给他。

从一楼爬到了八楼,佳佳脸都没洗就在床上躺下了。

13

谁知这次胃痛的比任何一次都厉害,喝进去的热水马上就吐出来,10分钟吐一次。

疼的佳佳浑身冒汗,手脚发颤。

宿舍的姐妹们说要送佳佳去医院,可是佳佳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了。

这时她们想到了佳佳的弟弟丛丛。

马上叫佳佳打电话给丛丛,佳佳巍颤颤的手拨通了丛丛的电话,一看时间凌晨一点,电话刚响了一声那边就接通了。

佳儿你怎么样了,好了些没,我怕你睡着了就没打电话给你,现在怎么样了。

佳佳还没来及说话,就被宿舍姐妹抢去电话说:佳儿弟你怎么这么多废话,你姐都快痛晕厥了,你快来背他去医务室。

姐妹这边都还没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室友说:佳儿别怪我说你弟,他真不靠谱,我话都没说完就挂了,半夜了不想来就不来嘛,也让人家把话说完啊。

14

佳佳说:我当时没有力气说话,室友们忙着给我找鞋子,拿纸巾,和毛巾给我擦汗。

最后商量一致,室友三个姐妹都去送我,每个人背我一段路。

当佳佳刚穿好鞋子,从床沿坐起来,寝室门就“咚咚咚,咚咚咚”传来急促的敲门声,门刚打开一半,丛丛就闪了进来。

二话没说就蹲在床前说:佳儿快,我背你去医院。

直接把佳佳往他背上一拉,扛上佳佳就往外面冲。

佳佳是住在8楼的,宿舍里没有电梯,丛丛背着佳佳从八楼飞奔下楼,还不带喘气的。

15

从宿舍楼去医务室全是上坡的路,那时候佳佳很胖100多斤,加上痛的没力气趴在丛丛的背上,一会就会往下掉,丛丛一路反手护住佳佳怕掉下来。

跑了一小段路,佳佳忍不住又吐了,这次直接吐的丛丛一后背,脖子上,头发上背上全是吐出来的脏物,难闻至极。

丛丛竟然一路都没感觉到佳佳吐了他一身,在他背着佳佳小跑到医务室,把佳佳放在床上的时候,他才说:怎么你又吐了,医生快来,我姐她痛得不行啦,还吐了你快给她瞧瞧。

医生来弄了半天也束手无策,只好先打消炎针和挂生理盐水。

佳佳痛得几乎晕厥过去,还是忍着叫丛丛回宿舍换衣服和休息一下。

丛丛执意不肯去,佳佳拗不过他就只好答应他留在医务室陪着。

16

佳佳说: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他比自己都还担心还急。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眯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丛丛侧身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表情很担心,呕吐的污垢粘在他的衣服后背和脖子头发上都干了。

窗外一片漆黑,也不知是深夜几点。

佳佳醒来忍不住又要吐了,还没来及叫丛丛拿垃圾桶就又吐了一地,这下好了,给 丛丛的鞋子和脚上也吐满了脏物。

这时候佳佳才发现丛丛穿的是拖鞋,虽然是春末了但南方的天气还是很湿冷。

17

佳佳刚刚准备说丛丛怎么鞋子都不穿。

谁知丛丛立马起身,跑出去喊医生。

医生无奈的说: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一直這样呕吐不止,怕有危险,还是去市医院检查确诊看看是什么急诊引起的。

医生的话刚落音,丛丛抓起佳佳的手就把针拔了,叫医生用创可贴贴上止血棉,一把就把佳佳抱起来往校门口冲去。

佳佳抬头看天空漆黑,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有昏暗的路灯灯光。

运气极好,丛丛抱着佳佳刚冲到校门口就有一辆的士经过,丛丛抱着佳佳钻进的士向市医院方向驶去。

18

到了医院已经是凌晨五点,急诊后确定为胃炎。

丛丛忙前忙后,交钱,拿药,等佳佳做完检查都已经中午了。

医生建议佳佳不用住院,回去吃药,注意饮食。

等丛丛扶着佳佳走出市医院大门已经中午了。

丛丛赶紧带着佳佳去旁边的一家粥铺,给佳佳要了一碗白米粥,而他自己忙的连口水都没喝。

佳佳说,当时看到一向注意外表的丛丛,那天头发凌乱,眼睛血红穿着睡裤和拖鞋,还满身赃物。

19

佳佳打趣的说:丛帅哥,今天好邋遢一点都不帅气了,暗恋的你女子会失望的。

谁知丛丛气急败坏的说:你还有力气说笑啊,也不看看自己虚弱成什么样子了,快喝粥,喝完送你回去休息,还得给你请假,我自己还要去请假。

佳佳喝完粥,丛丛叫了辆的士给两人拉回学校,宿舍门口丛丛和阿姨说了半天她是我姐,她太虚弱了我的背她回宿舍。

阿姨还没答应,丛丛就扛起佳佳往八楼上爬,一路引起女生的议论,佳佳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丛丛的背上,感觉到心里和胃里都暖暖的。

20

安顿好佳佳,丛丛才回宿舍换洗衣服,再去给佳佳办了请假手续。

那几天丛丛每天都以佳佳亲弟的名义进出女生宿舍。

佳佳不能吃太硬的东西,丛丛就买了个电饭煲在宿舍偷偷给佳佳煮面条,炖汤。

在丛丛的精心照料下,佳佳一个星期就痊愈了。

然后又继续以往的日子,一起吃饭,一起看书,只是现在丛丛变得比以前更加婆婆妈妈了。

21

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说一个人要是经常吃饭不把碗里的东西吃光光就容易肠胃不好,容易生胃病。

此后在一起吃饭,丛丛都会碎碎念,你能不能把碗里的饭都吃玩,你能不能不要剩饭啊。

可是有的时候佳佳就是吃不下了,看着碗里的米饭,无奈的放下碗,這时丛丛二话不说,直接把佳佳的碗端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吃了个精光,连一粒米饭都没有。

吃完后对佳佳说,现在是不是胃好多了,以后吃什么东西都不能剩在碗里啦,不然灶神会生气的。

因为你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的,灶神会很高兴,自然就会保佑你身体健康,胃也棒棒的。

22

每次佳佳都取笑丛丛迷信,不管是在食堂吃饭,还是一起同学聚餐,只要是佳佳碗里有剩饭丛丛总是若无旁人的端过来直接吃掉。

有次大家同学一起吃涮涮锅,佳佳碗里的剩下的米饭沾满了汤汁和油,看上去没有一点食欲。

佳佳刚放下碗筷,丛丛就拿过佳佳的碗直接将里面剩下的汤汁和米饭一起吃了个精光。

弄得同学们都起哄说:丛丛一定是喜欢佳佳的,不然谁会愿意吃对方的剩饭啊,换了我就算是喜欢对方也不会去吃她的剩饭,拌成那样哪有胃口吃下去。

佳佳总是说,我是他姐,他是我弟,弟弟吃姐姐的剩饭有那么多讲究吗,你说是不丛丛。

这时丛丛不语,就瞪着佳佳。

23

就在這样,大学几年转眼就结束了。

毕业季也是伤心的季节,很多校园情侣随着毕业的开始,情感也就走到了末路。

毕业季也是分手季和伤心季。

毕业后佳佳决定去上海,丛丛拗不过妈妈的威逼只能回了北京。

佳佳在上海一家杂志社工作。

刚来上海佳佳有太多的不习惯,最不习惯的就是没有丛丛在身边。

以前不管去哪里都有丛丛在身边,饿了丛丛知道什么地方东西好吃,想散心了丛丛知道什么地方好玩。

24

如今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人,觉得哪儿都不对劲啦。

刚工作一个星期,丛丛每天早上都打电话给佳佳,叫她起床,晚上也短息问候,一天丛丛总能找到发短信给佳佳的理由。

那时候没有如今微信這么方便,只有短信息,佳佳说刚去上海的时候每天收到丛丛30多条短信息。

有几天佳佳工作太忙,没按时吃饭,胃病又犯了。

每天顶着胃痛去上班,回家也不愿意动,丛丛感觉到了异样,一问才知道佳佳胃病又犯了。

他第一次对佳佳吼:你怎么又這个样子,说好啦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吃饭,不准剩饭,我不在你身边你就犯病。

25

佳佳说,我总不能一辈子要你照顾,我本来就比你大我是你姐,现在毕业了,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生活,以后你也要找女朋友,也要结婚,我也是也会有男朋友也会结婚。

为了让你放心,你姐我一定会尽快找个男朋友。

丛丛急了说:佳儿你先别急着找男朋友,等我说服我妈我马上就来上海。

等我来了你再找男朋友。

佳佳觉得丛丛还是那么可爱,还是哪么的小孩子。

佳佳说有次和同事一起吃饭,中途佳佳去洗手间,电话一直响过不停,隔壁的男同事看来电提醒是“丛丛弟”以为是佳佳的弟弟出了什么事情就给佳佳接了。

谁知刚接通:你是谁呀,佳佳的电话怎么你接了。

同事刚要解释,对方就“啪”挂了电话。

26

佳佳回来打过去,丛丛问:那男的谁啊,拿你电话,你找男朋友了。

佳佳当时笑的喘不过气来,说:丛丛你还吃你姐的醋啊,哈哈,要是你姐夫你也吃啊。

谁知丛丛啪的挂了电话。

第二天佳佳下班,刚下电梯发现门口蹲着一个人,还有一个大箱子一个背包。

一看是丛丛,赶紧叫丛丛进屋。

原来丛丛说服了妈妈来了上海了。

丛丛说,我现在孤身一人了,在上海人生地不熟的你是我姐你要收留我。

就這样丛丛也来了上海!

27

就這样,丛丛也来了上海,他去了一个上市公司的财务部,公司待遇不错给他和另外一名同事分了一套公寓。

离佳佳住的地方挺近的。

那一年08年春。

此后佳佳和丛丛又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只是现在工作都挺忙的大家只有周末才有时间聚在一起。

要不佳佳去丛丛的公寓吃饭,要不就是丛丛买了菜来佳佳租的房子里做饭吃。

不会做饭的丛丛竟然学会了很多大菜,红烧排骨,清蒸鱼头,还会煎牛排好多好多。

佳佳也学会了做饭,特别是鸡汤青菜面,好吃的都要醉了。

每次佳佳吃剩的饭菜,都被丛丛一股脑的全吃了 。

佳佳总不让丛丛吃自己的剩饭,每次丛丛都抢过碗说:我就喜欢吃剩饭,我不想你胃痛又要背你去医院,哈哈哈哈。

28

就這样又到了13年,佳佳没找男朋友,大家都以为丛丛是她男朋友。

丛丛也没找女朋友,大家都以为佳佳是他女朋友。

每次别人说佳佳是丛丛女朋友的时候,丛丛都不解释,反倒每次都是佳佳急着解释:别乱说他是我弟,你们有合适的女孩子介绍给她,我這个做姐姐的也好给他把把关。

每次佳佳這样说,丛丛回头就会生气的说:去你的,谁要你把关了,别自作多情行吗。

其实佳佳也不是没有想过找丛丛做男朋友的事情,就是觉得丛丛幼稚,比自己小,总拿他当弟弟看。

29

12月丛丛生日,那天佳佳加班到晚上11点还没离开办公室。

接到丛丛同事打来的电话说:佳佳吗?你快来你弟弟喝醉了不肯回家,嚷着要你来接他。

于是佳佳急忙打车赶到了丛丛和同事们一起庆祝的酒吧,一进门就听见丛丛说怎么佳儿还没来啊。

她是不是忘记今天是我生日了。

刚说完,看见佳佳来了,就直接拉过佳佳说:你怎么才来啊。

今天是我生日。

30

同事们和佳佳一起把丛丛扶出酒吧,丛丛执意只要佳佳送他回家,刚好今天和丛丛同住的同事去北京出差了,只能佳佳送他回去了。

佳佳扶着比自己高一个头高的丛丛,丛丛走路都是S型路线左右晃来晃去,东倒西歪的,佳佳知道他真的是喝醉了。

好不容易打到车,把丛丛塞进车里,一路上丛丛什么都不说脑袋就歪在佳佳的肩膀上。

下车后,肩膀发麻的佳佳扶着丛丛回公寓。

一路丛丛都不说话,开门后佳佳把丛丛往床上扶去,这时候丛丛突然站住一把捧着佳佳的脸。

对佳佳说:佳儿,我早就告诉你了你不是我姐,我也不是小孩,我都27岁了,别再把我当小孩。

然后就往佳佳的脸吻过来,说:“我想说,你不要觉得我比你小就幼稚,我不想让你一直觉得我是小孩,我成熟着呢。

31

佳佳推开丛丛说:丛丛你别闹了,我是你姐。

然后转身离开,佳佳说怕离开迟了更和丛丛说不清了。

第二天下班走出公司大门就看到丛丛,丛丛说:佳佳听我同事说昨天是你送我回家的,我哦都断片了,清早醒了发现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我还在想我时怎么回来的。

哈哈,原来是你帮我扛回来的,我也享受一下被人扛回来的感觉,怎么你给我扛回来的感觉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看来他昨晚真的喝断片了。

32

佳佳觉得很有必要和丛丛好好谈谈了,两个人去了一家平时经常去的餐厅。

佳佳说:丛丛你今年多大了?

丛丛答:27。

佳佳:你也知道你27了,你姐我今年28岁半了。

丛丛:28岁半怎么了?

佳佳:不怎么,我们都长大了,不再是孩子了,曾经的时光都回不去了,你需要开始自己的生活。

丛丛:我现在的生活不正是我自己的生活么,难道是别人的生活?

佳佳:丛丛,你不小了你该考虑你的感情生活了。

丛丛:我一直在考虑啊,我也一直很有感情的生活着啊。

佳佳:丛丛你总是有理由打断我的话,我的意思是你要找女朋友了,正儿八经的谈个女朋友,别整体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這样你爸妈才放心,我也才放心。

33

丛丛:你不是比我大吗?你都没谈你叫我谈,这什么逻辑,要不我两谈谈看,知根知底的省了花时间了解,嘿嘿。

佳佳:丛丛你正经点行吗?我和你说正事,你别吊儿郎当的。

丛丛:佳佳我也和你说正事,你也考虑一下嘛。

佳佳:我难得跟你说,怎么你总是不听话呢,我是你姐。

丛丛:你是我姐吗?我们两有血缘关系吗?你是我爸妈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还有个亲姐姐了。

你看你比我短半截,还说是我姐,我有這么矮的姐姐吗?

有不是一姓的姐弟吗?

有一个出生在南方一个在北方八竿子打不着的亲姐弟吗?

我的事不要你管,但是你的事我管定了。

说完直接起身丢下一句话:今天这顿饭你请,我的亲姐姐。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34

佳佳起身买单,出了大门发现丛丛的影子都不见了。

回到家里本想给丛丛打个电话,但是想到他今天说的话又放下电话。

就這样丛丛一个星期没联系佳佳,也没发信息给佳佳。

佳佳心想這样也好,让彼此开始新的生活,不去惊扰。

就這样到了年底,大家都忙,刚好公司年终给同事每人发了一箱水果,佳佳搬不动。

经理大力就主动承担了体力活儿给佳佳把水果抗回家。

进电梯的时候还问佳佳:你丛丛弟弟是不是离开上海了好一阵子没看到他了。

佳佳说:没呢,年底他们公司财务核算忙。

大力吧水果给佳佳抗进门,水都没喝一口就离开了。

35

晚上,佳佳胡乱的炒了个炒饭吃,就窝在沙发里看了一会儿书。

去洗澡,想着反正也快睡觉了,就裹着条毛毯窝在沙发里。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和丛丛平时的敲门声一样。

佳佳裹着毛毯起身从猫眼望去果然是丛丛。

就把门打开一条缝隙说:丛丛你等等,我没穿衣服,我去换件睡衣你再进来。

谁知丛丛一把推开门,直接冲了进来。

你是我姐我才不会非礼你,再说了你那瘦小的身材有什么好看的,我加班刚回来我饿了,你给我煮碗面条吧,面条才对我有吸引力。

36

便一屁股坐沙发上。

回头看佳佳还呆在原地,就大声的说:佳佳姐姐你不是要去换衣服吗?

还呆在哪里干什么,是不是太久没见你這个帅气的弟弟想我了,我饿了,我可不想你给我煮的面条里全是毛毯的毛毛。

佳佳回过神来,回房间换了衣服便去厨房给丛丛煮面条。

刚好冰箱里还剩有青菜和鸡蛋,便煮了了一碗鸡蛋青菜面。

端出来几分钟就被丛丛吃完了,问:佳佳姐姐你煮少了,还有吗?没吃饱。

于是佳佳又起身煮了一碗。

三下五除二又被丛丛吃完,吃完后丛丛满意的抹抹嘴说,还是我佳佳姐姐煮的面条叫面条,外面的那些面条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37

佳佳起身准备去洗碗。

丛丛说:姐,你先别去洗碗,我想和你聊聊天。

佳佳听到从不叫自己姐姐的丛丛今天一口一个姐的,觉得真是别扭。

就挨着丛丛坐下了。

说:你小子有心思了,来说来姐听听。

丛丛:姐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佳佳一愣:谁说的?

丛丛:今天下班后不是有个男的给你搬水果么?从他进小区的时间和离开小区的时间他一定是送你家里来了。我看了他开的保时捷的车还不错。

佳佳:哈哈,你说大力啊,他是我们经理,他家刚好要经过我這小区就给我连水果一起带过来了。

38

你不是刚加班回来吗?怎么又看到人家给我送水果了。

还有 57% 的精彩内容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