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的日子丨3 相亲

杨红花是在四十岁的年纪离婚的,一时间,失落和自卑的情绪统统附在她身上。她只身一人搬出来,暂且跟母亲同住,两个女儿为了上学方便,还住在原来的家里。

由于每夜袭来的孤独感,杨红花不想给自己很长的空窗期。她总是在跟人交谈中,有意无意地表达自己想再找一个归宿的想法。附近的邻居总是比谁都热心肠,每次见到她都拉着她的手,说自己七大姑八大姨亲戚的儿子还单身,问要不要介绍两个人认识。

虽然对爱情还有期待,但杨红花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冲动、热情和盲目。经历过一次婚姻,早就明白平淡生活的真谛,她告诉介绍人,她对对方没什么要求,能一起安静地搭伙过日子就好。

这个想法遭到大女儿张小柔的强烈反对。

“既然你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将就的打算,当初为什么拼死拼活要跟爸离婚?”

“你还小,很多事情说了你也不懂。本来再婚就无关幸福,能找到一起搭伙过日子的人本身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杨红花想了想,接着说,“还有,我没有拼死拼活要跟你爸离婚,当时我们吵架的时候你也在,我正在气头上,脱口而出说了离婚。但我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没想到第二天,你爸他竟然翻出结婚证说要去民政局,所以最后事情就发展成这样了。”

“就算再婚,你也不见得能找到比爸更合适的人,时间长了,也会吵架,也会觉得日子过得不如意。抱着如此将就的想法,注定只能过将就的生活。”张小柔毫不客气地指责。

杨红花没有生气,接过话题说道:“所以我才一直跟你们说,结婚要找一个家庭条件好的男人,万一两个人感情破裂,分手时,你还可以得到一笔抚恤费。不像我,跟你爸离婚,什么都拿不到。”

张小柔已经听厌了这些老生常谈,扭头走开,想马上结束这场对话。

只听见杨红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女孩子早点结婚好,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脑子都读坏了。你们现在不听我的,将来会后悔的。”张小柔能想象到她对着空气指手画脚的样子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但张小柔依旧不觉得她说的是对的。还没谈过恋爱,但她相信两个人想要结婚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爱情,再没其他。

杨红花的母亲樊春丽跟万金兰是牌友,两个人隔三差五就会在棋牌室撞见,久而久之就认识了。牌桌上有人问起杨红花的事,樊春丽敷衍着说还没遇到合适的人。在老一辈人心目中,女人离婚是一件见不得光的大事,不适合拿到台面上来说。

桌上另一个人听到这话,说巧了,你家儿子前段时间不也离婚了,两个人年纪应该差不多,要不要联系联系让他们见个面。说这话的时候,那人看着万金兰。

万金兰说:“他都这个年纪了,我才不想给他操心这些事。”

“两家人也算是知根知底,能成就成,不成就当朋友一起出去吃个饭,谁也没损失。”

万金兰听到“知根知底”几个字,莫名地想笑。不过是见过几次面,打过几次牌,何来的知根知底,她连樊春丽的情况都不清楚,更别说她女儿了。其实万金兰对樊春丽的女儿没什么好感,一个四十岁的女人离了婚,还有两个女儿,也不知道两个女儿到底跟谁,如果跟在女方身边,万一她真的跟自己儿子成了,岂不是多了两个拖油瓶。

樊春丽也对旁人提出的提议没太大兴趣。她听人说起过万金兰的儿子,在小区门口开了一家小超市,这么多年来一直守着这家店,店面不大,只有他一个人看着。樊春丽觉得他的收入只能勉强支撑家庭的正常开销,跟前女婿摆的早点摊没什么区别。既然女儿再婚,作母亲的肯定希望她能找个条件比之前好的,不光是为了她女儿,现在两个外孙女跟前女婿住在一起,如果女儿能找到更好的结婚对象,在争取子女抚养权的时候,也更有底气。

虽然都对对方不满意,但在他人的簇拥下,万金兰和樊春丽还是相互交换了各自子女的联系方式,并约了下次一起见面的时间。

在第一次见面前,杨红花就已经打听到方勇店铺的位置,一天下午,她装作偶然从附近路过,在马路对面偷偷朝小超市里张望。杨红花知道光看一眼看不出什么,但她就是想提前知道过两天要相亲的对象是谁,好心里有个数。可那天方勇好像不在店里,店门一直关着,杨红花等了好久也没见有人来。

到了约定的那天,方勇直接给杨红花打了电话,两人约在一家茶楼见面。

杨红花对这个未曾见过面的男人有莫名的好感,出门前,把两年前买的粉底、眉笔和口红找出来,对着镜子涂抹了很久。打开衣柜翻找合适的衣服,既不想太刻意,又不想让对方觉得她不在乎,最后选了一件碎花的连衣裙。连衣裙也是几年前买的,现在的身材虽然跟之前比圆润了不少,但看上去不算突兀,只能说更加丰满了。也许对方会喜欢也说不定,杨红花心想。

她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半小时,但她一直在对面的商场里徘徊,直到还剩下五分钟的时候,再不慌不忙地走进茶楼。

卡座里有人在打牌,有人在喝茶,只有两个座位分别有一个男人坐在那里,杨红花凭直觉走近一个穿格子衬衫的男人。她停在座位边,对方感觉有人靠近,抬起头来,盯着杨红花看了一会,然后站起来,问:“你是红花女士吗?”

杨红花突然觉得很想笑,第一次有人称呼她为红花女士。她顺意点点头,在对面的位子坐下。

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对对方的印象都不错。也许是那句“红花女士”,事后杨红花一想到这,就会咯咯笑起来。

因为奔着结婚这个简单明了的目的,两人紧接着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见面。第二次还是在初次见面的茶楼,出来的时候,方勇给杨红花买了一顶遮阳帽。第三次方勇把杨红花带到小超市,杨红花没有告诉他自己曾经来过。

坐在店里,方勇问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既是相亲,又是有过一段婚姻的两个人,谁都不想浪费谁的时间,直截了当的对话最合适。

杨红花嘴巴一抿,微微颔首,“挺好的,”接着她也问,“你觉得我怎么样?”她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我也觉得挺好的。”

杨红花低着头笑。

“我听说你现在还在工作?”方勇问。

杨红花点头。她每天固定时间在一家家具城帮忙打扫卫生,其实说是工作,不如说是闲来无聊,找点事来打发时间,顺便赚些钱。

方勇身子向前倾,说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话。“你也知道,我还有一个儿子,我平时要顾店,没空管他。离婚之后,他就跟他奶奶住在一起。其实我这个超市看着小,保一家几口人生活是没问题的。所以我在想,如果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后,可以专心在家,不用再辛苦出去打工,”方勇看着杨红花的表情,“你觉得怎么样?”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杨红花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母亲樊春丽自从嫁到杨家后,就没有出去工作过,杨红花结婚当初也有这个想法,但后来发现根本不现实。杨红花和前夫张更生之前都是纺织厂的工人,后来小女儿出生,杨红花在家休息半年,回到单位没多久,纺织厂就关门倒闭了,夫妻俩也失了业。张更生决定做点小生意,便把院子往前延伸,盖了个小房子,摆起早点摊。但早点摊生意并不理想,种类不多,味道平平,再加上城市规划,摊位前的马路一直在修,从门口路过的人就更少了。杨红花知道自己必须出去找份工作,不然连养家糊口都成问题。

想在家当全职太太的理想一直没有实现,所以杨红花把希望都寄托在第二段婚姻上。在认识方勇后,杨红花打听过,方勇的前妻之前一直在家照顾孩子,从来没有出去工作过,这一点让杨红花眼红。她在想,如果她跟方勇结婚,会不会也能如愿以偿。但这个问题她不敢提,如果她先说自己结婚以后不想出去上班,肯定会引起对方的反感,觉得自己嫁给他是贪图享受,所以杨红花一直等着、期盼着,想知道方勇什么时候会问她这件事。

才第三次见面,杨红花觉得比自己期待的早了很多,也说明方勇对她挺满意。杨红花心里窃喜,但为了最后一点矜持,她在听到方勇征求她的意见后,尽量保持平静,不喜形于色,淡淡地说:“其实不出去工作也是可以的,但是,我还有两个女儿要养,她们现在跟我前夫生活在一起,但他不会照顾人,我也不放心她们跟着他,所以以后还是要把女儿接过来跟我住在一起。如果再不出去工作,恐怕负担会太重了。”杨红花一边说,一边观察方勇的表情,她试探他对她两个女儿的看法。

没想到方勇爽快地回答道:“如果你是担心你女儿的生活,那肯定可以放心,我早就做好多两个女儿的准备了。我之前说过,这家小超市经营的不错,就算再多两个孩子也没问题。不敢说能给她们多好的教育,但一定保证她们有的吃有的穿,绝不会委屈她们。”

杨红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她相信,会对她女儿好的男人,一定不会太差。接下来的谈话无比欢畅。

很快,方勇就带杨红花去见了父母,万金兰有点不满意,她一直幻想着儿子能找一个没结过婚没孩子的女人,牵绊也会少很多,没想到当初在棋牌室的玩笑话要成真了。

后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万金兰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礼貌性地问杨红花有什么要求。杨红花自知自己是离婚女人,对于彩礼和婚礼一概不提,只说跟方勇领过证后,两家人一起吃个饭就行。

万金兰觉得杨红花还算识相。在她看来,二婚女人是没资格要求彩礼,也不配拥有盛大婚礼的,因为这几乎是向所有人宣告,自己儿子娶了个二婚女人,还带着两个别人家的女儿。万金兰一想到这,脸上就开始火辣辣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没过多久,方勇和杨红花就领证结婚了。杨红花去征求两个女儿的意见,问她们要不要跟自己一起生活,张小凡和张小柔都答应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