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不觉晓(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

第一章:

那是2002年的9月,我被父母转学到离家较远的县城初中,从此便过上了漂泊在外的求学生涯。

我情商发育似乎比一般人晚,很多东西都是处于懵懂的状态,小时候看过很多电影,你让我说出其中一部在讲什么,我绝对会哑口无言。

而那时,风靡全国的偶像剧《薰衣草》正放的如火如荼,女主角梁以薰心脏病发作时,故作坚强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啊,不知不觉,所有的女生似乎都迷上了这种故作娇弱的举止,如果哪位女生恰好心脏不好,那真是上帝的垂帘!

我很“幸运”的患有心率过速,可我并不觉得那是多么荣耀的事,几百米小跑下来,上气不接下气,连运动会都没法替班级争光,而我的寝室,又好死不死的被安排到顶楼。每次打完水,我拎着两个重重的暖水瓶,望着耸入云霄的楼梯,都欲哭无泪。

可是我不能哭,因为我得了“红眼病。”

那可不是嫉妒别人红了眼睛的红眼病。

2002年,“红眼病”从南到北大范围爆发,学校里所有人都像兔子一样顶着火红的眼睛,一个个都是“火眼金睛的孙悟空”,一个星期都不见好转。

第一次离家,独自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想哭没法哭,那种感觉像极了被人抛弃的孤儿。

可我又不是独立的女孩,一个人吃饭,想都不敢想!

后来被寝室的人一起拉到食堂,排在了长长的队尾。

在食堂打过饭的人都知道排队等待的煎熬,一边不停的张望,一边担心自己喜欢吃的菜品被前面的同学打完。

唯独我。我的煎熬是,快点打到饭,躲在不起眼的角落,以最快的速度,结束吃饭这么个令人难堪的例行公事。

离窗口越近,我就越紧张。我开始左顾右盼,天啊!

那个和我一同转学过来的男生,居然就在我右手边的窗口排队!

其实,六班转学过来的人不止我们两,可我就莫名其妙的记住了他,为什么是他呢?我到现在也百思不得其解,就勉强给自己一个理由吧,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喜欢打篮球,脸上有着淡淡的忧郁。

可是年少无知的我,认为一切的美好,都不能与人间烟火有关系,一旦涉及到吃饭睡觉上厕所,顷刻间就会轰然倒塌。

所以我别过头去,不看,也不听。

“喂,要什么!”一声呵斥把我的头从窗外强行拉到满眼的人间烟火。

我颤抖的伸出手,故作镇定的指了指三个菜。

“这两个是荤菜,你2.5的饭票只能打一个荤菜,再换一个素菜吧!”大叔吆喝着,引来不小的围观。

天啦噜,让我去死算了!当时的我,根本没敢往右看,只是说了句“随便”,便接过饭盒,逃也似的离开窗口。

那是我打过的,最惊心动魄的饭!

为此,我纠结了很久,每每从人多的地方经过,都会想着别人万一认出我是那天在食堂出糗的小丫头怎么办,可是啊,有一句话说得好,“在别人的世界里,你永远不是主角。”谁会记得你是哪根葱?

我的转学生涯就这样,以一种最不美好的方式开始了。

而懵懂的我,突然间开窍了,我咧着嘴,露出从小被嘲讽到大的小牙缝,甩起长鞭策马奔腾,朝着我的未来一路驰骋而去。

求学之路一开始非常顺利,因为,我是一个学霸,一个理工类近满分,文史类不过二十的奇葩学霸,而这一切,都拜我那位一根经的医生老爸所赐。

有人说,有意识的忽视是假装不屑,无意识的忘记才是最牛逼的打脸。从初中起,和他一起逛书店,除了语数外三门亘古不变的辅导书外,就属初二加的物理,和初三加的化学了。政史地?什么鬼?

好在,初二排名,政史不纳入总分,我的名次,在转学后的第一次考试就跻身全班第3,全校25,一举成名。

可惜啊,从此以后,江郎才尽,那是我再也无法超越的传奇。

为什么呢,很简单,那个同我一起转学的男生,耗费我一年暗恋,一年明恋,三年彻底忘记的初恋,把我一心向学的心思,悄然转走了。

他叫吕小龙,是六班“五条龙”之一。

张龙圣,张圣龙,胡世龙,范玉龙,吕小龙。

张龙圣和张圣龙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是这里唯一一对双胞胎,都说双胞胎性格一般截然相反,果不其然,哥哥龙圣,阳光开朗。弟弟圣龙就沉默很多,不,是冷漠,他与班长一起,从来不跟班上的女生说任何一句话,却唯独对外班的一个女孩情有独钟,她叫张佳佳,后来我高中的同桌,可惜佳佳名花有主,直接给婉拒了。

胡世龙就可爱多啦,顽皮的像只袋鼠,又仗义的像个侠客,只要六班有人被欺负了,他一定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可惜,他是所有女生的“大众哥哥”,却没有收获任何女生奋不顾身的喜欢,可能受《薰衣草》影响,女生都偏爱那种性格内向,看起来神神秘秘的男生吧。

范玉龙,是个名副其实的暖男,一鸣朝思暮想的男神。他不像胡世龙热情似火,却有着最和煦最温暖的微笑,能让每个人,在最低落的时候,心中荡起最舒适的涟漪。

吕小龙,哈哈,终于说到他了!怎么形容他呢?害羞,笑起来有两个很深的酒窝,柔软的头发垂散在额前,阳光斜斜照下来,美的如同漫画中的小王子。他的声音,有点像王力宏,着重到每一个词的发音,他的歌声,是最动听的天籁。

青春期的我们,是想要展翅高飞的鸟儿,无奈父母紧紧攥着手中的线,拼了命的控制着我们的方向,因此我们才会横冲直撞,才会想要逃离,这些,都是大人们口中的“叛逆”。

可是啊,我们就是这么的乐此不疲!

这让人无语的自以为是,是大人们口中的幼稚,却是我们心中的陶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