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事的恶魔

恶魔做起好事来你别说,拦都拦不住。。。

“我说啊!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啊!为什么每次都是你的业绩差的离谱啊!差到能让我们所有人的平均业绩被你拉低也蛮厉害的!我还真的想请教一下你是怎么办到的?”任星光的美女上司撒旦暴怒的拿着一叠账单对着他吼,任星光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被她震聋掉了。

“我也不想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任星光真的觉得自己很努力了,可是业绩却不高,这真的让他很困扰,他可是朝五晚九辛勤工作的好恶魔啊!

“什么叫没办法啊!”撒旦两道漂亮的眉毛紧紧的拧到了一起,深红色的瞳孔里像是要冒出火来,她狠狠的把账单拍在桌子上,可怜那张办公桌顷刻间变成了粉末随着一丝从撒旦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飘散,“你!立刻!马上!光速给我滚去工作!假期别过了!”

“啥?难得的假期我想休息一下下嘛,你太没人性了!假期难道不是用来休息的么?即使是我的上司休假期却让我去工作也太不对了!”任星光看着那张已经变成粉末的黑桃木的办公桌,脸上不禁划过一丝冷汗,这也太恐怖了!但是他原本的计划是趁着休假跑到海边去躺在沙滩上欣赏那些穿着比基尼的曼妙身体的,所以,还要再争取一下。

“你!再!说!一!遍!”撒旦的眼睛里此刻真的在冒火啊!而且还是熊熊大火!快要燎原的那种!她也顾不上隐藏了,巨大的骨翅从她的背后伸展开来,深红如火的头发上长出了两对尖角,右手的掌心爆出一团黑色的爆炎,蹭蹭的冒着刺眼的光。

看到撒旦真的发火了,任星光见状也立马张开自己的黑色羽翼,一溜烟地从办公室飞了出去,只留下一两片黑色的羽毛缓缓在空中打着转。

我才不要后半生在医院里度过嘞,女人发起火来也太可怕了!任星光后怕的拍拍胸口,要是刚才跑的不够快我的下场可能就和那张办公桌差不多了吧。。。

“等你回来你就死定了!混蛋任星光!”撒旦暴怒的喊声响彻整个魔堡,不知道是不是任星光的错觉整个魔堡好像都颤动了起来,本来飞出来的乌鸦也都被吓了回去。

任星光回头看了一眼笼罩在月色下的漆黑城堡,叹了口气极不情愿的向人间飞去。

难得的休假期,又泡汤了。


十字路口,人头攒动,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云层之上的那颗巨大火球不知疲惫的把自己的热量洒向这座城市,蝉儿的叫声潮水一般此起彼伏连成一片,远处翻滚的层层热浪让人不由得怀疑这里是不是一口蒸锅,总之这是一个热的让人很想死的夏天。

任星光此刻收起了自己的翅膀,化成普通人类的样子走在街头,虽然恶魔是感觉不到炎热或者寒冷的,但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异类所以任星光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短袖,从外表来看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比较清秀的高中生。

他此刻嘴上叼着一根冰棍,混在人群里面寻找可以交换灵魂之人。

撒旦口中的业绩是指恶魔和人类的灵魂交易数量,人类靠出售灵魂作为交换让恶魔帮他们实现一个愿望,比如让竞争对手倾家荡产,让仇恨的人出意外或者让某人突然身患绝症不治身亡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恶魔的工作,只要人类肯出售灵魂那么他们就是恶魔的委托人,恶魔会竭尽全力帮他们完成愿望,这笔交易的成交量决定了一个恶魔业绩的好坏,所以,要想提高业绩就得先找到愿意出售灵魂的人。

可是!问题是现在我上哪找去啊!任星光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冰棍,这么热!我还要走在像是烤炉一样的街头,虽然我感觉不到热,哈哈哈,但是!(任星光把手里的冰棍扔到地上狠狠踩两脚)我还是觉得休假期出来工作好生气啊!夏天难道不应该就是在海边度过么?!

“喂!那边的!不要随地扔垃圾!”路过的老环卫工人厉声呵斥,虽然长着一张慈善的面孔但是声音却异常洪亮。

“啊,对不起。”任星光条件反射的赶紧把垃圾捡起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哎?不对啊!任星光突然觉得,为什么我堂堂恶魔大人却要捡垃圾啊?!身为一个恶魔扔个垃圾做点坏事难道不是太应该了么?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怎么在恶魔界混呐!可恶!失策!下次一定要注意点才行!

可恶啊!任星光拼命揉自己的头发,我要上哪去找那个该死的委托人呐!按道理来说充满欲望的灵魂应该很好找才对啊。

任星光突然怔了一下,看来确实很好找呢。

任星光的目光飘向远处一栋的大楼,尽管中间有无数的阻碍物但是都遮挡不住他的视线,他看到了名为欲望的东西在那里恣意生长。


宋同坐在大厦顶端的边缘,他享受从高处往下看时那种俯视整座城市的感觉,当他站在这里,他觉得整个城市都是自己的。

他心烦的时候都会跑到这里,把自己的脚悬空放在外面,感受拂过脸庞的风,自己的心情就会莫名的变好一点。

以前都是和她一起爬到这里,原来自己看这些风景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啊,好孤独。

此刻他的脸上毫无血色,甚至布满了绝望,漆黑的瞳孔里没有一点光彩,胡子也没有刮,头发乱蓬蓬的,他注视着脚下的城市,深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烟雾很快就被大楼顶部的风吹散,向四周飘散。

“年轻人,你可不要想不开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大叔的声音,声音异常奇怪,就像喉咙被撕开一样嘶哑。

宋同并没有太意外,原来就经常会有这种好心的大叔来劝他们,所以他已经习惯了,刚想回头解释,宋同就看到了他这辈子看到的最恐怖的事情。

一个浑身是血支离破碎的的大叔站在那里,浑身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就像被拼凑起来的一样,鲜血蔓延至宋同的手边,一股难闻的气味刺鼻的冲进宋同的鼻子里,“你要是跳楼会变的和我一样的。”

宋同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是精神失常了,本能的往后退,怎么可能呢?对吧?“这大白天的怎么可能啊!!”这是宋同从楼上掉下去时喊的最后一句话。

 咦?此时张开翅膀站在更高处的任星光疑惑的看着坠落下去的宋同,奇怪啊,本来想着先用个小小的幻术让他知道跳楼的危害,然后等他痛定思痛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任星光再展开黑翼从天而降,顺便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音箱放几首BGM之类的,然后问他,“请问你需要交换灵魂么?”这么帅气的出场我都想好了这个白痴怎么还跳楼了!不管了,先救人要紧,任星光赶紧俯冲下去,接住往下坠落的宋同。

怎么没有疼痛的感觉?难道我已经死过了?这里是天堂?宋同尝试着睁开紧紧闭着的眼睛,他看到了自己漂浮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下方的城市似乎遥不可及,层层的云在自己的身体周围环绕,嗯,果然我是死过了。宋同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在现实里这可就太诡异了!

不过!等等啊!抱着我飞的这个家伙是谁啊!为什么会是一个男的啊!难道不应该是一个漂亮的大姐姐从天而降张开美丽的洁白羽翼,然后温柔的对我说,欢迎来到天堂么?!

“为什么接我的不是漂亮的天使大姐姐啊。”宋同惋惜地捶胸顿足不自觉的竟然说了出来。

任星光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好几个‘十字路口’,脸色黑的快和他的翅膀一样了。

“而且为什么你会是黑色翅膀啊,太逊了好么,我觉得还是白色翅膀更有圣洁的气息。”宋同说着揪下来一根羽毛拿在手里细细端详,“羽毛摸着倒还是蛮舒服的。”

“你信不信我这就把你扔下去让你滚去死一遍?”任星光强压着火,嘴角抽搐,这个家伙!气死我了我堂堂一个恶魔干嘛要去救这个白痴啊!当时也真是脑子抽筋了哎!早知道就让这个家伙掉下去摔死好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已经死过了么。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没可能还活着的。”宋同拍拍任星光的脸,“天使大哥麻烦你别做梦了好么?我都已经接受现实了。”

任星光实在忍不住狠狠用头锤了一下宋同的额头,“你是白痴么??”

“好痛!你在干嘛啊!你们天使不应该是十分温柔的么?”宋同捂住额头疼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哎?等一下,我不是死了么为什么还会感觉痛?”宋同再仔细看了一下下方的城市,行人像是蚂蚁一般,高楼大厦飞速的向后掠去,隐约还能看见云层里面急速飞过的飞机。

“不会。。。吧。”宋同傻了,这太匪夷所思了吧?这!这不对啊!今天怎么这么诡异啊!等等!宋同突然想起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喂喂!大哥!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城市上空来回飞么?赶紧停下来!这样明天绝对会上头版头条的!”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白痴么?我当然是隐身的啊。”任星光不屑的撇了一眼宋同,说话的时候四下看了看。

“你会游泳么?”

“咦?会倒是会,怎么。。。。”宋同话还没说完就被任星光给扔了下去,笔直的坠到海里面,溅起一米高的浪花。

“这是在搞什么啊?!”宋同拼命扑腾出水面,朝着还在天空上的任星光抗议。

“对你刚才所说的话的惩罚。”任星光得意的笑,“这里离岸边大概有一公里,你慢慢游。”任星光说话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话语的尾音在空中回荡像重锤一样砸在宋同的耳朵里。同时砸下来的还有一个十分恶趣味的游泳圈。

“喂!一公里也太夸张了吧?!就算要惩罚意思意思就好了吧?!”宋同崩溃的叫喊在空无一人的海面上显得格外凄惨。

等宋同浑身湿透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他已经累的连话都不想说了,浑身感觉都没有力气了,水顺着他的衣服滴落在地上,他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什么啊!今天一天还真是没头没脑啊!能说我倒霉么?!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我为什么会碰到他啊!造孽啊!好在今天终于回家了。

宋同心情及其复杂的用钥匙打开门,但是里面的情景再次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任星光慵懒的翘着二郎腿躺在他家的沙发上,嘴里咬着一根冰棍,无聊的盯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看到宋同进来后从沙发上坐起来,向他打招呼,“哟,你比我想象的要快一点嘛。”

“啥?你是恶魔么?!一公里哎!如果不是偶遇了一个开游艇在海上遛弯的好心人我现在还在海里面玩水呢!”宋同咆哮,“不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这个防盗门已经差到形同虚设的地步了么!”

任星光站起来,一口咬完剩下的冰棍,走到宋同的面前,黑色的瞳孔里开始泛起红色的光芒,“没错,你说对了,我就是恶魔。”

“啊哈?你可真逗。”宋同不在意的拍拍任星光的肩膀,顺便摸了一下他的额头看有没有很烫,“我今天估计一直都是在梦里吧,好了,上帝请让我醒过来好么?”说着他不在意的躺回刚才任星光躺着的地方。

“你不是在做梦。”任星光伸展开他的黑色翅膀,红色的光以任星光为中心像四周发散,黑色的羽毛随着伸展的羽翼缓缓飘落,“如果你想,我可以再带着你做一些更加超出常理的事情,直到你肯相信我是恶魔。”

宋同听到后僵直的重新站了起来。

“我能看的出来你有欲望,说吧,你的欲望是什么?想让仇人死亡?想一夜暴富?想要获得权力?有什么愿望尽管提出来,只要你能和我交换灵魂,我就会帮你实现它。”任星光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暗红色的纹路,像血管一样蔓延交错,他伸开怀抱,此刻的他确实就像要把人拉入地狱的恶魔,不,应该说这才是他本来的模样。

宋同的头深深地低下去,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阴影附着在他的脸上,他紧紧握紧拳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那里自说自话什么啊!”

“什么?”意料之外的回答,任星光的眉毛微微一挑,脸上的暗红色纹路的光芒黯淡了一下,不对啊,正常人听到这种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话难道不是立马疯了一样的求着要签订契约么?这个人怎么和他们不一样。

“我说,你真的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么?”宋同突然抬起头,眼神里迸发出光芒,那是看到希望时耀眼至极的光芒。

“嗯。”果然还是和他们一样啊。任星光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不管什么愿望都可以,尽管提吧。”

“我想让她能好起来。”宋同扑上来紧紧抓住任星光的衣领,“对,没错的!你是恶魔,一定可以做到!只要你能救她!我的灵魂你随便拿走就好!”

任星光诧异的盯着失态的宋同,这个家伙,出卖灵魂竟然是为了救人?!我没听错吧?没有道理啊,难道真的有这种人的存在么。

“算我求你好么?请你救救她!不管怎么样都行!”宋同哭了,眼泪顺着脸颊决堤了一样拼命往下流着,握着任星光衣领的手缓缓垂下去,“求你了,请救救她。”

“她是谁?”任星光问。

“我妹妹。”宋同说着冲到柜子旁边,从里面拿出一个相框举到任星光面前。

照片上面的两个人笑的很开心,一男一女,男孩和女孩长的很像,男孩是宋同,那这个女孩就是她的妹妹了,他妹妹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照片上耀眼的笑容刺痛了任星光的眼睛。

“她突然患上了不治之症,我拼命打工把她送去了最好的医院,但是不管是哪个医生都说她只能等死了,所以,求你,请救救她。”

任星光仔细看了一眼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动用恶魔之力,很快在任星光的眼前就浮现出这个女孩的所有事迹,内容详细到她小时候尿了几次床。上面写着,癌症,晚期,绝无医治的可能,此事已被另一位恶魔接手,请其他恶魔不要插手。

“抱歉,这超出了我的管辖范围。”任星光收回黑色的羽翼,红色的光以及脸上的暗红色纹路都缓缓的消失了,好像刚才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宋同怔住了,他咬着唇,流出血来都浑然不知。“你刚才自己说的。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宋同缓慢的,一字一句的说,语气冰冷的让任星光都觉得有些寒意。

“抱歉。”任星光说完身形便消失了,留下几片黑色的羽毛缓慢坠落,被风吹起刮向窗外。

宋同恸哭的声音透过房门传到任星光的耳朵里,他静静的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宋同哭的像个小孩。任星光沉默了良久。

果然还是最讨厌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啊。

任星光隐身走在医院的走廊里面忍不住皱眉,看来不管是恶魔还是人类多半都是不想往医院跑的啊。任星光嘴里此时又叼了一根冰棍,来回搜索着病房,冰凉与甘甜的感觉通过舌尖蔓延至全身,任星光才不会说自己是隐身偷偷从别人那里偷来的,哎呀,身为一个恶魔有时候干点坏事没什么的吧?不过想不到人间竟然有这么美味的东西,任星光打定主意等发工资了就买一箱带回魔堡。

嗯,没错,就是这一间病房了,任星光看了一眼门牌号,上面写着宋雨涵。

推开门,这里面的消毒水味道更加浓烈,简直到了刺鼻的程度,当然更加浓烈的是名为死亡的气味,任星光最熟悉的气味,难闻的好像一坨屎。

床上躺着一个纤细的好像一捏就会碎的女孩,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简直让人心疼,一旁的心率仪缓缓播放着心率,滴滴的仪器声像是死神拉起的倒计时。

“喂,你不会是想插手我的事情吧?”身后响起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声音十分沙哑,危险的气息疯狂的从背后涌过来。

任星光转过身,是一个医生,穿着白色的大褂,胸口还挂着名牌,但是脸上却是邪恶至极的笑容,不对,这个人绝对不是医生,任星光的眼神变了,变的专注起来,他暗暗握紧拳头,注视着这个缓步向前走的家伙。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医生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咱们这样说话会打扰到病人的。”

任星光直视医生的眼睛,“行了,别装了,你是恶魔,骗不了我。”说着任星光展开巨大的黑色羽翼,对危险的本能让他开始弓起身子做出战斗姿态。

“我并没有要骗你啊,我从一开始就是抱着恶意来的啊。”医生话音刚落,背后突然长出一对巨大的翅膀,说不上来是什么形状,及其怪异,就像无数双手拼凑而成的翅膀,手上面还都有一张嘴,喋喋不休的在互相争吵。

白色的医生大褂被撑破,露出他的肌肤,他的肌肤覆满了鳞片,密密麻麻如同铠甲一般,他眼睛里的恶意呈几何倍的增长,露出的獠牙开始滴出口水,像是看到猎物的饿狼一般。

这样的他简直就像一个怪物,不,不是像,而是他就是一个怪物。

“你这是什么恶心的变化。”任星光横在宋雨涵与医生之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恶魔,邪念,欲望,杀意,海啸一样从他的身体里疯狂涌出来,任星光死死盯着庞凯额头不由得冒出冷汗。

“拜托。我这才应该是恶魔应该有的姿态吧?”医生张开双手,翅膀围拢起来,把他围在中间,他像是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轻轻触摸着这令人恶心的翅膀,眼底是深深的慈爱。“你听说过恶魔出卖灵魂么?”

“什么?”任星光眉毛一挑,恶魔出卖灵魂?难道说这个家伙。。。

“没错。”看到任星光的神态变了医生似乎更加高兴了,“恶魔也有恶魔办不到的事情,那么他们的欲望怎么满足呢?这个时候他就需要比他强的恶魔来帮助他,自从有第一个恶魔找我交换灵魂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体起了一些有趣的变化。”

“喂!那可是禁忌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在那一天,我发现我的力量在不断的变强,之后,我便不断寻找需要交换灵魂的恶魔,通过他们,我的变化变的越来越明显了,外形的变化虽然让我觉得有些恶心,但是我能力的增长却让我不敢相信,因为它增长的实在太快了。等到后来,我想通了,我变成的这幅样子是多么的美妙,看啊,这是超越你们的曼妙身躯!”医生越说越激动,简直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演讲堂,他张开双臂,就像拥抱人类的神一般。

“变态。”任星光暗骂,“那你为什么还要交换人类的灵魂?让这个原本健康的女孩突然身患绝症。”

“哼,恶魔的欲望远没有人类来的庞大,虽然恶魔的灵魂能让我增长力量,但是我需要靠人类的灵魂来隐藏我自己,让那些管理魔堡的上等恶魔觉得我还只是一个辛勤工作的普通恶魔,我可不想现在就被那些上等恶魔追杀,好在人类的欲望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很好的隐藏在魔堡里面,没有一个人发现我的异样。等我的实力达到可以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时候,我会把整个都魔堡变成我的囊中之物,哈哈哈哈。”医生说着说着竭嘶底里的大笑起来,他翅膀上的那些手也跟着一起狂笑,形成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

“什么啊,真是恶心。你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呢。”任星光的眼神暗下去,肃杀之气在他的周围环绕,如同围绕了一把把锋利的利刃一般要把敌人割碎。

“愚蠢!当然是为了试验一下我现在的实力啊!况且像你这样的听命于人的下等恶魔,我仅仅只需要几秒就可以捏碎你的脑袋。”医生不屑的撇了一眼任星光,然后嘴脸扭曲的大笑,就像一坨拧在一块的肉,“如果你肯加入我的麾下我可以考虑让你活下去,到时魔堡肯定有你的一席之地,不过你得先求饶才行啊哈哈哈。”

“别扯了,我可没打算在撒旦以外的其他人手底下做事。”任星光嗤之以鼻,他本来想往医生那里吐一口唾沫的,想了想忍住了。

“什么啊,明明想饶你一命的。既然这样,那你就作为第一个牺牲者好了!”说着医生好像全身都兴奋的颤抖起来,两双手的指甲疯狂变长就像一道道泛着寒光的利爪,翅膀上那些长着嘴的手全部发出刺耳的喊叫声,就像吹起进攻的号角一般。

任星光任星光俯下身子,像是一只即将扑向猎物的凶猛野兽,他的目光冰冷至极,看医生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具尸体。“你以为在我因为业绩差被调职撒旦来之前是谁一直在管理魔堡啊。”

医生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只像个大男孩一样的任星光,这,不会吧?就他?难道说这个家伙是和撒旦同级别的恶魔?

医生还没有反应过来,任星光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眼底的杀意让人胆寒,这才是真真正正不折不扣的恶魔的眼神,即使只是看着,医生便觉得自己已经身首异处了。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拥有了那么多恶魔的灵魂,就算他是上等恶魔又怎么样!强一点的应该是我啊!医生一瞬间把翅膀合拢,形成了一个护盾张在了自己的面前,同时他翅膀上的手全部开始伸长,想着任星光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那些手上面的嘴贪婪的吐出舌头。

“就你这种程度的家伙还想打过撒旦?”任星光右手微微张开,红色的火焰瞬间从他的指尖燃起,所有扑过来的手都被灼烧,然后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紧接着火焰蔓延至医生的身上,它丑陋的身体在火焰里疯狂扭动着,像一条恶心的蠕虫。

任星光张开的手缓缓收拢,红色的火焰渐渐熄灭,被火焰灼烧的医生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缕青灰在空中飘散。

“呐,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啊。”任星光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少女,她苍白的脸正在恢复血色。

这个,就送给你了,任星光从怀里掏出一朵蓝色玫瑰,插在病房的花瓶里。

再见了。


电话响了很久宋同才回过神来听到电话的声音,他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赶去接电话,一路上不知道撞翻了多少家具。

“请问是宋雨涵的家属么?这里是张医生。”电话那边传来十分欣喜的声音,不夸张的说听到这么高兴的声音宋同有一点发懵,什么事情可以让医生这么高兴?

“是。”

“你听说过奇迹么?你的妹妹竟然自行痊愈了!这简直是前所未见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先恭喜你了,你现在能来医院一趟么?”

“没问题!我立马就过去!”如果不是拿着电话筒宋同现在怕是已经高兴的跳起来了,天呐!上帝啊!这真是太好了!感谢佛祖感谢圣母玛利亚!宋同挂断电话立马就从屋子里面窜了出去,随手拦辆的士就往医院冲去,路上堵车,他硬是自己用百米赛跑的速度狂奔到医院。

“宋雨涵!”看到妹妹真的从病床上坐起来,宋同的心情百感交集,一个大男孩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他冲过去紧紧握着宋雨涵的手所有话语融进了那三个字里面。

原本像是一触就会碎的娇弱女孩现在苍白的脸渐渐有了血色,医生说她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康复,她又可以绽开原来那样的笑容了。

“这个蓝玫瑰是你送的么。”宋雨涵笑着问宋同,“我很喜欢。”

“咦?那不是我送的啊。”宋同奇怪的看着那颗蓝玫瑰,他觉得那上面有种熟悉的味道。

“话说为什么要送蓝玫瑰呢?”宋雨涵心情很好的转着手里的玫瑰,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外面的花瓣也被风吹进来几片,有一些落在宋雨涵身上香味在病房里弥漫,盖住了消毒水的味道。

宋同望着窗外再次泣不成声,“因为蓝玫瑰的话语是奇迹啊。”谢谢你啊,恶魔。

糟了,被他看到了,本来在窗外静静看着宋雨涵的任星光心里暗暗叫糟,忘记了他能看到我的隐身了。

不过他的欲望消失了也要看不见我了吧,虽然没有灵魂,不过这样也不算差嘛。看着他们兄妹俩任星光轻笑,然后身形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金色的阳光中。


“喂!你这个家伙!为什么出去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做成一笔交易回来?!”撒旦坐在她的办公椅上校对工作,看也不看过来请罪的任星光。

“对不起嘛。”任星光双手合十,“保证下次不辱使命!”

“算了。我看你还是调职去扫大街吧。”撒旦说完就要打电话,任星光一个箭步冲上去半跪着按下撒旦的手。

“大姐!咱有话好好说!千万别让我去扫大街啊!我还想去休假呢!”

“你刚才叫我什么?”撒旦的眼睛暗下去,似乎又有红色的火焰在她的眼睛里燃烧。

“大。。。大姐?”这又怎么惹到她了,任星光紧张的看着似乎气的已经在发抖的撒旦。

“你!再!说!一!遍!”撒旦这次直接从手里扔出一团红色的火球,任星光赶紧闪开身子躲过了,可是身后的魔堡就没那么幸运了,瞬间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夜晚的凉风从窟窿里肆意吹进来,任星光身上的冷汗留的更欢了。

任星光见状果断赶紧张开翅膀一溜烟从窟窿里飞出去但是这次撒旦紧随其后不断的向他扔出一团团火球。

“有谁能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啊!!!!!”任星光竭嘶底里的大喊以及他的惨叫异常响亮的回荡在夜晚空荡荡的魔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