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不要吵架《大叔的爱》

我和我们

春田创一的学弟小说家“小和”及他的马拉松运动员妻子,两人虽已经结婚,但在寻找合适的房产时,却因各自对房产有不同的居住需求而发生争执,双方僵持不下甚至提出分手。

“两个人成长环境不同,却突然让他们住在一起,这本来就是强人所难。…… 要是真心相爱,没必要非纠结于结婚这种形式来绑住对方。” ——武川政宗(44岁)

武川政宗是天空不动产营业部主任,也就是春田创一的直属上级。正当春田创一为小和及妻子寻找合适的房产而焦头烂额时,武川在与春田的交谈中作出了上述的评价。

从对武川政宗这样一个角色的设定来看,其处女座精神洁癖并且追求完美的性格本质彰显无疑。

“结婚不适合我,而且我也不喜欢洁净的空间被污染。”——武川政宗

那么44岁的武川政宗是否是当今日本低欲望社会的代表呢?具2015年日本厚生劳动省下属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显示,50岁仍未结婚的人口比例中日本男性约占23.4%,女性约占14.1%,这就意味着,日本男性平均每4人就有1人,女性平均每7人就有1人终生未婚。

在之后的第四话中,我们会知道武川政宗乃是牧凌太的前男友,但在此时,他做出这样的一番评价,或者说这样的一种婚恋观,让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在异性婚恋关系中,从各自的“我”,到认识到“我们”,需要一个长期磨合的过程,而这样的过程对于不同的人,需要的时间却是各不相同。每个人都有自我的坚持,但正因为这份“我们”的爱,才需要有所放弃来获得彼此的成全,所以从这一点不难想象,大部分异性恋的婚姻关系往往是一种互补的关系,也就是建筑学上常常提到的榫卯结构。

之所以互补,或许是因为单独生活的成本太高,而当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独立面对生活的时候,恐怕婚姻这种形式就会受到严峻的挑战。这也才是为什么大部分同性关系很难走入相互结合后的家庭生活,原因在于这种结合不是一种互补关系,甚至并不具备榫卯结构的特性。

“我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啊?”——春田创一

“我在看星星。”——牧凌太

“什么也看不见啊。”——春田创一

“春田前辈,你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呢?”——牧凌太

与春田创一发生争执后的牧凌太离家出走,随后春田在公园里找到正独坐在大树下的阿牧时,以上这段对话显得十分的有趣。

春田创一或许不是真的看不到星星,而是他也许压根就没有企图想去看到。这种天性中对于未知事物的不理解采取不洞悉的态度,往往是“直男”的一大特色。

所以,对于两个男性来讲,如果有“我们”的话,那么“我们”之所以难,恐怕就是难在这种天性中的差异。

酸奶煮青花鱼

“来,这是新菜品——酸奶煮青花鱼”——荒川铁平(38岁)

“为什么用酸奶来煮?”——春田创一

“做饭和人生一样,你不知道命运般的邂逅会何时出现?”——荒川铁平

“我可以揍你吗?”——春田创一

“为什么?”——荒川铁平

“青花鱼和酸奶是不应该相遇的两种食物。”——春田创一

“不可以吗?”——荒川铁平

“不可以。”——春田创一

“等一下,我想到了一个旋律。……我和你简直就像是,罗密欧和朱丽叶,如果我们未曾相遇……”——荒川铁平

荒川铁平是荒川千珠的哥哥,也是wonderful居酒屋的老板,正当荒川千珠向春田创一介绍自己已经找到了新工作,铁平就直接插话进来让春田试试自己新的菜品。

长期以来,主流文化往往都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告诉生活在社会中的每一个人,我们应该怎么活?怎么去活?或者应该怎么去活才会活得更好?但实际上,即便是主流文化,对于某些问题往往也是无力回答的。

比如,

青花鱼和酸奶这两种食物应不应该相遇?

相遇以后我们是否就会活得更好?

……

与其说春田创一是在问食物可否相遇,道不如说荒川铁平是在用一段旋律来回答他。

对于食物的感觉,好不好吃,美不美味,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而对于人类复杂的情感世界,根本就不是可以用答案来描述的。

因为如果有答案,那么这个答案往往是基于你有一个问题,可实际上你爱或者不爱一个人,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啊!!!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托世菩提老祖

“不需要吗?”——托世孙悟空

……

“需要吗?”——托世菩提老祖

………………

为何一直要在需要和不需要间争论呢?

因为,当理性遇到奇迹的时候,往往就会束手无策。

或许任何的回答往往都是无意义的,爱本身就是一个奇迹,理性的争论只会出现一个循环的结局。

在不知道自己是否是托世的谁谁谁时,罗密欧和朱丽叶往往也仅仅是两个没有关系的名字而已。那罗密欧和罗密欧,朱丽叶和朱丽叶呢?难道就需要理由?难道一定就需要有关系?

所谓,天地造化必有神奇。

一旦托世为人,直待因缘际会。

到底什么是爱情呢?

“到底什么是爱情呢?”——春田创一

对于33岁的春田创一来说,在这个年纪被男性友人(或爱人)强吻后,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是爱情这样的问题,不得不说其性格中虽然有某种滞后的色彩,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开启了一扇更加多元的大门,而这种开启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办到的,因不限制可能才会开启更多的可能,在一个有更多可能性的世界中,爱和奇迹的可能也才会更多。

实际上即便是经历过恋爱,结婚,离婚,甚至再婚……或者其它更多形式的情感经历后,也不见得通过年岁的增长,就能够回答上这个问题。黑泽武藏和其妻子坦言离婚,其本质也同样是在叩问什么是爱情这个亘古不变的话题。

在之后的段落中,天空不动产办公室八卦中女——濑川舞美(45岁)因忘记把手机充电器带走,回到办公室刚好撞见正在加班的牧凌太,她见牧凌太脸色不好,多寒暄几句后,了表关心的两人也就有了下面这几段对话。

“怎么说呢,就是,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世界上不是有一种恋爱,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实现。”——牧凌太

“是啊,我一直都是这样。”——濑川舞美

“但是我却没法控制自己的心,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牧凌太

“阿牧,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不该喜欢上的人,爱情就是应该主动,情势不佳的话见机收一收就好。”——濑川舞美

“是啊,我明白了,谢谢。”——牧凌太

“我就随口一说!”——濑川舞美

在这几段对话中,牧凌太的一段回答颇为有趣。他说,“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或许这就是春田创一所要追问的——“到底什么是爱情”在世俗年轻灵魂包裹下的答案吧!一种强烈的,爆发性的,却为时短暂且无法控制的非理性情绪,它以消耗自己作为前提,然后又在无法不被消耗的启承转接中徐徐下坠,升腾的期待与不谋而合的情愫交织。

细想濑川舞美这个角色同样令人回味,一个喜欢打听八卦,不时还会迸发出具有强烈个人色彩且节奏连续的笑声。在以理性见长的天空不动产营业部里,这个已经年逾45岁,看不出结婚?未婚?离婚?一点也不是重要角色,却又以嬉笑怒骂牵连着周遭的人际关系的女性人设,似乎神秘却又令人亲近。

如果一定要用理性来表达的话,濑川舞美的精神实质有点类似,饱含着对天照大御和须佐之男这两种灵魂的持有,并似道成肉身的巫女,预言家或是先知的在世显现。

天照大御神是须佐之男的姐姐,据说须佐之男是很调皮,也喜欢搞点恶作剧的神明,而姐姐天照大御乃是日神的化身,也有说法认为是“大日如来”,日本人求缘结或者恋爱婚姻时,往往都会去参拜天照大御,听说也很灵验。

濑川舞美的一句,“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不该喜欢上的人”,恰恰是从未受世俗教化,神明纯粹的视角出发,去回答凡尘俗世中的爱情。而另一句,“我就随口一说!”,在秩序与混乱之间,执着与摒弃之间,神明与俗子之间渗透出一种强烈的东方神秘主义色彩的价值观。

濑川舞美对于“到底什么是爱情“的答案,更像是作为未能分化出性向,并持有两种灵魂的双性恋者,以本真自然的角度出发,对人世间种种爱情的态度。

即,人都有可爱之处。

也都有,不可爱之处。

不舍与不舍得

“在那种场合说什么喜欢,你别再开玩笑了!”——春田创一

“我哪里是在开玩笑啊,你是真不懂啊。……我喜欢你啊!你看不出来吗?我是真心喜欢你,情敌是部长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又怎么样,那和我喜欢你没有任何关系!”——牧凌太

“什么?什么?你什么意思啊,你说这些,都是认真的吗?”——春田创一

“我是认真的!”——牧凌太

“可,可是。我,我又不是因为这个才和你一起住的啊!”——春田创一

“这一点我一直都很清楚!”——牧凌太

“我有点缓不过来。这什么情况?我们俩不是公司里的同事吗!?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住在一起了,你为我做饭,还,还有打扫,都是因为这个吗?什么啊?我感觉被狠狠地背叛了!”——春田创一

“……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牧凌太

“你别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春田创一

等牧凌太离开wonderful居酒屋后,荒川千珠上前给了坐在榻榻米上的春田创一一巴掌。

“疼!干什么!?”——春田创一

“你太过分了!邀请他一起住的明明就是你自己啊?现在一边摆出受害者的嘴脸,一边享受对方的好意又是谁?你根本就不体谅他,有什么资格和他一起住啊。”——荒川千珠

对于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男性的牧凌太来讲,其身上所散发出的自我认同与自我赋权的气魄早已超过懵懂而青涩的春田创一。

在以上这段表白中,牧凌太的执着与坚定可见一斑,但春田创一对牧凌太这种逾越性别的眷念却是一种深深的不解,所以他也只能借助于与同性之间的友爱来作对比。

在传统的异性恋社会观念中,拷问友情的往往是与彼此利益有牵连的干涉,拷问友爱的往往是对共同心仪异性的取舍。然而这两种拷问,都不是春田创一所要面对的,春田所要面对的是对自己内在欲求的拷问,甚至是一种内在信念的拷问。

再来看此时的牧凌太,其眼神中所散发出来的淡淡忧伤,丝丝入扣,虽强烈的指向其勇敢过后的坚定,但却无法掩饰得溢出对深爱之人的不舍。与其说是一种不舍,道不如说是一种不舍得。

不舍与不舍得的区别,就在于之后的“得”。

在之后的第七话中,牧凌太在春田创一将要与黑泽武藏结婚的前一晚,向荒川千珠透露,“如果要是真正喜欢一个人,肯定是会希望他幸福的,一想到家人的事,还有世人的眼光等等,我就害怕把他给牵扯进来。”

所谓舍得舍得,是要有舍才有得。因为现代社会是基于一种平等关系上的价值交换体系,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往往都在说,只要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就会获得更好的生活或者实现自己的理想,其内核实际上是一种等价交换。

西方社会商业文明的基础是一种加速交换的模式,但对于农耕文明的东方社会来说却不是这样。所以西方社会结婚离婚的现象也很普遍,因为婚姻既然可以等价交换,那多交换几次又未尝不可,而东方文明对于婚姻的看待往往更多愿意去修补,去磨合。

在主流文化体系中,婚姻可以,那么爱同样也是可以通过等价交换的模式来获得的,所以才会有用真心换真心的说法,但在亚文化体系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真正的,这样的爱是只可舍弃,不可得到的。

因为,这样的爱是“得”不到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