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乍暖还寒的时光(49)

文/古月言

背道而驰,我们会不会相遇在地球另一点?--------题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篇

目录

第二十五章     自转和公转

“太太,院子里风大,咱们还是进屋吧,啊?”

听到有人说话,我慢慢转了过去,见杨妈正拿着一件薄羊毛披肩走出来。

我轻轻一笑道:“杨妈,您又忘了......以后记得不要叫我太太,还是叫我名字吧……”

“太太,你又说胡话,你不是太太谁能是呢?”杨妈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披肩披到我的身上,又一抬眼,“你怎么又在看这株金雨树了?我瞅着这树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我扯了扯肩上的披肩,“谁说呢……您仔细瞧瞧,这树又变色了,一天一个样。”

杨妈也笑了起来,“也是,等到明年小少爷出生啊,正是金雨树最美的时候,到那时候啊,先生、太太还有小少爷,一起看,岂不是更欢喜?”

“杨妈,这才怀上多久,您就说是男孩,说不定是个小女孩呢?”我听了杨妈的话,有些无奈地一笑。

杨妈忽然仰了仰脸,“太太,这别的我不敢说,但就是瞅人孕相这事,杨妈我啊,到现在还没有说错过。”说着,看了看我还是微笑低着抚肚的样子,轻轻摆了摆手,“得得得,太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罢又拉了拉我,“太太,进屋吧,我用天麻炖了鸽子,你现在的身子喝这个汤最合适了。”

“嗯......走吧。”我缓缓点了点头,转身伴着杨妈慢慢往屋走去。

身后一阵秋风萧瑟,金雨树已经变淡褐的部分悠悠落下,余下一阵悲凉。

自那日与梁寒谈完达成共识后,已经过了四个月,我如我们所约定的,搬来了这所梁寒安排的幽静的养胎之地,他每个星期都会来一次,人还是那样精神,只是看着瘦了些。

每次他来,若没什么特殊事情,往往我坐在院子里看书,他或者在一旁静静看着金雨树发呆,我见了也好奇,往往在他走后也开始对着树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他或者又会帮杨妈做一些菜肴,两人常常在厨房里有说有笑,反而显得我有些孤冷了。

近四个月,每当他一来,我就知道我该和他在我爸妈面前演戏了,视频中的我们如往常那般甜蜜,羡煞旁人。

我妈总在视频里唠叨:“小寒怎么清瘦了不少,暖暖,倒是你,脸圆润了些,你得控制下食量,不要欺负小寒啊,在国外,气候不像国内,饮食也不像在家。还有,嫁了人就要学会夫妻间相互体谅,不要像以前那样任性.....”我爸则在旁边叨念梁寒送他的兰花居然在这种时候开花了,惊奇得很,爸妈对我的变化泰然自若也归功于梁寒对电脑程序的精通,也不知他如何处理的,在视频中我是一点也不像个孕妇,只是有些微胖。

每每这种时刻,我只能强颜欢笑,梁寒戏演得足,将我搂得紧,竟也会让我产生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错觉。可是床头抽屉里躺着的离婚协议和离婚证还是那般真实,由不得我不信。

待视频结束后,他又会恢复刻意的生分,让我时常想起来都觉得心疼。

一日,我们两人刚从房里出来,杨妈正端菜放到饭桌上。

“先生,太太近日胃口挺好,不如……你就在这里一起用餐吧。”

梁寒听了,脸上微微露出不适,不知算不算不幸,被我的余光敏锐地捕捉到了,急忙轻声道:“杨妈,没事,他比较忙,你做得菜都挺和我胃口,我们两个人吃也挺好。”

“傻孩子哦……”杨妈忽然笑了,我有些纳闷地看向她,只见她将各人的碗筷从消毒柜里取出,接着道:“我第一次照顾你怎么会知道太太你的喜好呢?是先生每次来会给我一些特定的食谱,不然,你咋被养得这样白白胖胖呢?”

杨妈的话音一落,我愕然,不敢相信地偏过头望着梁寒,他也没想到突如其来的这一茬,尴尬着没说话,杨妈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手掩了下嘴,有些惊慌地看向梁寒,停了几秒,僵着笑瞅了瞅我们俩,沉默地退回了房间。

“你......”我迟疑着,刚一开口,却见梁寒将手臂上搭着的衣服理了理,低声回道:“现在胃口好是好事,孩子确实需要营养......”

“单纯只是为了孩子?”我打断道,有些挑衅地看向他。

“......”梁寒侧了下身,“对。”说罢,又向前一走,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再不吃饭,菜该凉了,这样对……孩子不好。”

我听了他的话,闭着眼深吸一口气,见他又要抬步走,强按着心里的难过抓住了他的衣角。

或许是我从没有出手挽留过他,他有些吃惊地偏头看着这一幕,我抿了下嘴唇轻声道:“留......留下来一起吃饭吧......他们说......孕期的时候我们说的话,孩子会有感应......你在,他会很开心的。”

我从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们之间会把孩子拿来当做筹码,可是今天就是像赌气似的,即便在他的心里只剩下孩子的位置,我仍想放下姿态来让他多与我相处,或许......我是在真的害怕,再过四五个月后,我们之间会变成陌路人,没有了日常相处甚至一起吃顿饭的理由。

梁寒听了直愣愣地看着我,我感觉自己牵着他衣角的手微微有些发抖,但却还是坚定地看着他。

末了,他低叹了一声开口到:“坐着吧......我去盛饭。”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轻易答应,竟激动地红了眼眶,忙点点头坐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梁寒还是会给我夹菜盛汤,我好几次望着他失了神。

“晚上会做梦吗?”梁寒的声音低沉,看着自己手里的碗筷,眼都没抬。

“还好,最近变得比较嗜睡,人本就睡得早。”

梁寒眼睑动了动,漫不经心地说到:“梦做多了也不好,睡之前听听轻音乐,杨妈不是买了些?”

我咬了下嘴,“你怎么知道杨妈买了钢琴曲的光盘?”

梁寒倒没中我话里的圈套,自己承认的快。“哦,当然是我嘱咐的,毕竟听音乐也是胎教的一部分。”

虽然听着他这样面无表情的回答,心里却不知怎的有些欢喜。猛然想起有天许安来看我时,让我得以毒治毒,我与梁寒之间的事情她都深深明白,可她总觉得梁寒这样突然的转变不可能是因为言恩澈那件事的问题,今天看来,“以毒治毒”好像是有点奏效,顿时,我接着梁寒的话拐着音说到:“哦~明白~也是为了孩子好嘛……”

梁寒看着嘴角推着笑的我,愣了几秒,又恢复了常态,“看你今天心情不错,有空也多活动活动。”

“正好,吃了饭陪他去散散步吧,他今天心情应该也不错。”说着我指了指肚子。

梁寒的眉头一锁,半晌憋了口气,说到:“你……你今天……”

我学着许安翻白眼说到,“我怎么了?很正常啊,女人很善变的,况且还多了一个人呢……”我轻轻拍了拍肚子,站起身,“我去换衣服啦。”

因为身子相对于之前笨重了不少,走路也慢了许多,梁寒不再像以往那样牵着我的手,而是直接搂着我的肩,河堤上偶尔有些小石头横在路中间,他会提前几步将石头弄到一边,又抬起头,不知道在向谁解释:“石头那么多,怕伤了孩子。”

“嗯……明白。”我没觉得奇怪,理所应当地点点头,反而是他显得有些不能接受我这样的态度,呆看了我好久。

既而两人又沉默无话,只伴着带有清新水草味的河风静静沿着堤岸,迂回走着。

“你知道吗?上次苏以泽来看我的时候告诉我丁一一给他表白了。”我忽然打破静默,轻声道。

“哦?丁一一……”梁寒低声呢喃,“他们若能一起也挺好的。”

“但苏以泽回绝了她……”我低垂下眼,“他说不应该在没做好准备的时候开始一段感情……”我自嘲道:“可能他见了我们俩的状况,会更慎重吧。”

梁寒不语,看着前方,过了好一会又说到,“其实……苏以泽有来找过我,他说他想带你走。”

“嗯?”苏以泽没有在我面前表达过这层意思,更没想到这个情况会通过梁寒知晓,“没有听你提起过。”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走。”梁寒看着我的眼睛道,话语是那样肯定,却仿佛想从这里得到肯定。

我偏开头,没有接他的话,“其实,我很羡慕一一,她能勇敢去争取自己的感情,我不知道以后他们的结局会怎么样,但我觉得人争取过,老了想起来,就算身边的伴不是他,但也不会后悔。”

我又转过身直视他的眼睛,“可是我们呢?为什么不能再努力一下。那件事……真的会变成我们跨不过去的鸿沟吗?”

梁寒听了我的话,眼波一动,抿了抿嘴,却终究没有说话。

我轻轻叹了口气,迈开脚步,“天色暗了,回吧……”梁寒也慢慢跟了上来,我定下脚步,微微偏过头,叫到:“梁寒……”安静了一会,我又接着到:“有件事我现在可以决定了……孩子生下来后,我会离开,而……你的世界,我也不会再来打搅。”

“你会去哪儿?”梁寒的声音有些急迫。

我向着后面摆了摆手,佯装洒脱道:“去我想去的地方,从新开始。”

那天晚上,梁寒在我睡下后才离开,实际上我并没有睡着,他坐在床边望着我我知道,他小心翼翼地吻我的额头我也知道,他那天流了眼泪我也知道。

可是,我却伸不开自己的手环上他的脖子,然后告诉他,“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直到他将房门关上,脚步停留在门口片刻又彻底走远后,我才睁开眼轻轻啜泣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后,杨妈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不再望着金雨树发呆,而是让她买了一些安全颜料,开始画起了身边每天的变化。

误了几年,因为工作,画了太多的建筑,但毕竟有美术绘画的基底,所以也慢慢熟练了起来,院子里的花草,杨妈,许安,苏以泽都成了我画里的主题,却独独没有梁寒。

他来的时候,会像看金雨树一样,呆呆站在我身后看着我画画,忘了时间,而我也会和他说笑,仿若没有间隙。

杨妈每次将茶和牛奶端到院子里来的时候,总会偷偷抿着嘴笑瞅着我们笑。

是啊,旁人看来多和谐的一家子,可是我和梁寒都明白,我们向着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了……


下一篇

胡汉三又回来了,呃……手里项目周五汇报完。

上班了好可pia~老板发火更可pia~

我经历了一脸懵逼地看老板发火,然后又看他说说笑笑,最后汇报完让我要好好休息的过程……

老板说,如果中标的话就是我参与的那个项目继续深入……T_T

心好累……

下次更,后天晚上~

感谢追文没有放弃的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