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

【11】

因为欠了两次训练,Lucas被强行增加了训练时间,为了下周在纽约的比赛做准备,每天累得回到家都没力气洗澡,倒头便睡,只能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给Ender发发信息,可是Ender不知道从哪弄来了自己的课表,凡是上课期间的信息一概不回。

下午第一节课是随堂测验,Lucas写完了就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看向窗外,起初视线并没有任何落点,后来他发现教室外面的一棵大树旁站了个人,因为中间隔着一个操场所以看不太清,但是他感觉那个人一直在盯着自己这个方向。

“呲!Ned!”

“干啥……”

“你看那棵树,旁边是不是有个人?”

Ned转过头看了看,然后转回来说:“清……洁工?”

“不,清洁工是蓝色衣服,那人是灰色的……”

Ned不明所以,讲台上的老师听见了两人对话,走过来用力按了按Ned的头,然后抽走了Lucas的卷纸看了看,接着指了指门口:“出去。”

Lucas扁了扁嘴,拿起书包走出教室,掏出手机自拍了一张照片发给Ender,等了五分钟,然后拨通他的电话:“我都没在上课了,你干嘛还不回我……”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法语课吗?”

“今天随堂测试,我答完了,就被撵出来了……”

“都答完了?”Ender看了看表,如果从上课开始发考卷,那Lucas才用了25分钟。

“当然。”

“不错嘛。”

Lucas一边聊电话一边往图书馆走,经过操场的时候下意识看向那棵树,已经没有人了,便觉得是自己太过于神经质。

“你今天来医院吗?”

“你想我吗?你想我我就去。”

Ender回到地球之后就再没有想念过一个人了,他没再说话,试图寻找一个可以称之为想念的参照物来界定这种感觉,然后他想到了Valentine。

“干嘛不说话……”试图搞些小情调之后却陷入安静,这让Lucas很尴尬。

“对不起,我——”

“干嘛对不起!你要说什么!我不听!”Lucas吓坏了,连忙挂断电话。上一个这种时刻说对不起的是Joanna,因为那之后两人就分手了。

Ender愣住了,匮乏的人际交往经验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种情况,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护士走进来为他量体温。

“你怎么了?”尽管总也得不到回答,但这个小护士还是不遗余力地试图与Ender沟通。

“我遇到了一件事。”Ender觉得这位护士是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人,把刚刚发生的情况隐去了必要信息之后复述了一遍。

“我的天啊,你为什么这种时候说对不起!”小护士抱着记录表,知心大姐姐一样拍了拍他没知觉的膝盖说:“这孩子恐怕是觉得你要说分手。”

“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对不起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对不起想我们还是做回朋友,这些句子往往都发生在甜言蜜语之后,这很复杂,不要问为什么。”小护士显然也是过来人。

“那我该怎么办……”Ender控制住想笑的冲动。

“打给她,告诉她这是个误会,然后认真的说你想她。”小护士表情一变,说:“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她就不要解释了,干脆一点分手吧!”

“不,不分手。”Ender摇摇头,然后礼貌性的笑着道谢,待她离开后,Ender拨通了Lucas的电话,还没等对方出声,抢先一步说:“我想你。”

Lucas听见这话嘴都要笑到耳根了。

“我想你,你来吗?”

“我练完舞就去。”

“那你好好练,我等你。”

Lucas早早地来到舞蹈室,参与训练的积极性空前高涨,练完了之后第一个冲进浴室,然后又第一个冲出舞蹈室,接着像一只初春回暖的小鸟一样飞进了Ender的病房,却发现病床上空着,正奇怪着,身后响起了轮椅的声音,转身一看,一名护工推着Ender走了进来,他的脸色苍白,就连嘴唇都是白的。

“你怎么了?”

Ender没想到他来的这么早,可现在他疼的说不出话,只微微的摆摆手,然后被护工放在床上,平躺,闭着眼睛不说话。

“他怎么了?”

“没什么,第一次做这种检查都会这么疼,躺一会儿就好了。”护工把轮椅收进柜子就走了。

Lucas坐在病床边上,焦虑的搓着手,看着Ender躺在那,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看着他睁开双眼,转向自己,艰难地笑了笑。

“你到底怎么了……”Lucas问的这句话都带了哭腔。

“你让我考虑一下接受康复治疗,我听你的话了……”Ender摸到了病床的遥控器,调整了床的角度,撩开上衣,露出腰侧贴着的胶布:“这是开始康复治疗的第一步,”Ender两手比了大概一英尺的距离接着说:“这么长的一根探针从腰侧五个位置插进身体,然后释放电流来探测腿部神经是否完全健康……”

“什么……”Lucas的泪珠立刻就滚落下来,他紧紧地抓着床边的栏杆:“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对不起……”

Ender看他这样知道自己玩大了,连忙伸手给他擦眼泪:“我开玩笑的,你别哭啊……”

“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治疗你,否则我也不会劝你了,这么疼……”Lucas哭的更严重了。

“没有,我在逗你呢,没有五根钢针,真的没有,不信你看!”Ender把衣服撩到胸口,白白的腰上确实只有那么一块胶布。

Lucas终于止住了哭,伸手去摸他身上,确认了只有一个,知道自己被骗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很是生气,在他肩膀上擂了一拳:“你骗我干什么!”

“我就是想开个玩笑……对不起……”Ender给他擦了擦眼泪,一脸的歉意。

“可是你刚进来的时候明明面无血色……那个护工也说……”

“我确实是开始做康复治疗了,我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本来你是不用知道的。”Ender拉着他的手说:“医生需要确认我的脊椎能否承受将来的复建,所以进行了一次探诊,这个过程确实会很疼,但是只有一次,以后不会再有了。”

“然后你就可以开始接受治疗了?”

“要等检查结果。”

“嗯……”Lucas侧坐在病床边,隔着衣服轻轻抚摸着Ender贴了胶布的地方,说:“我下周要去纽约比赛,大概要去四天,然后老爸让我去住两天,大概整个一周都不能来了。”

“好的。”Ender拉着他的手,真诚又深情地说:“祝你摔断腿。”

Lucas笑了:“不,这句话是祝贺演出成功,我是去比赛。”

“哦!那我该说——”Ender思考了一下,却被Lucas封住了双唇……

Lucas的舌尖轻舔Ender的双唇,然后滑进了他的口中,Ender微微张开嘴,用自己的舌回应着他,Lucas轻轻咬了他一下,Ender就缩回自己口中,Lucas就追上去卷动舌头勾他,你来我往的,都感觉到体温都在不断升高,心脏快速跳动着几乎要从喉咙冲出去。Lucas一手搂住他的腰,另一手按在他肩膀上,下巴稍一用力,开始吮吸他口中的津液,Ender天生体温略低,对Lucas来说他口中凉凉的甜甜的,就像在吮吸一朵盈满蜂蜜的花。

Ender喘不上气,手上稍微用力才推开他,却没放开他,两人额头相抵,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鼓励了……”Lucas低声说。

“那你岂不是必须拿冠军?”

“我会的!”

两个人在病房中耳鬓厮磨,几乎忘了时间,如果不是Ender提醒他可能会被禁足,Lucas估计会一辈子赖在这间病房中。

下周很快就到了,Lucas背着背包,跟着大部队一起登机,临飞前发了张自拍给Ender,并且告诉他未来几天可能会很少联系他,Ender自然表示理解。

比赛开始前两天,各个参赛队伍都可以预约比赛用舞台熟悉场地,然而这种时刻,哪支队伍都不会怠慢,及时不到自己的预约时间,也要早早的来到舞台边上,以便获得其他参赛队的第一手资料,也能预估自己的队伍会排在一个什么样的名词。

作为主舞之一,Lucas十分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大洲级别的比赛,临开赛前1天,他在场馆周围的青草地上闲逛,主要是为了缓解赛前的紧张情绪。逛着逛着他发现不远处有个人坐在黑暗里,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感应,然后大踏步的朝那个身影走过去。

“Ender!?你怎么在这!?”Lucas意外极了。

“我来给你加油。”Ender坐在轮椅上,笑盈盈的看着他。

“你的医生让你来?”

“因为他也来了。”Ender指了指身后一辆车。

“哦,哈哈,原来带了随从。”

“你紧张吗?”

“是有点。”Lucas摸了摸鼻子,虽然现在特别想抱抱他说点悄悄话,可碍于身后那辆车里可能坐着其他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要紧张,没关系,你有我的祝福。”

Lucas的手机忽然响了,是队友,让他快回酒店休息,毕竟明天就比赛了,于是一脸为难的说:“我得回去了。”

“嗯,去吧。”

“你明天来看我比赛吗?”

Ender摇摇头:“我听说比赛的时候台下坐着认识的人会紧张。”

“那好!等我比赛结束了给你打电话!”Lucas看了看他身后那辆车,最终还是没控制住,给了他一个深情的拥抱,并且快速又隐蔽的落了个吻在他脸颊,尽管难舍难离,却也要在此刻分开。

Lucas一步三回头,直到再也看不见他,才往停车场跑去。

“你去哪了?”舞蹈老师Kelly问他。

“散散心。”Lucas打算蒙混过关。

“碰见谁了?”

“没,没啊。”

“是吗?”

“嗯,回酒店吧,我累了。”Lucas把外套兜帽戴上就窝在座位上睡着了。

Kelly半信半疑的看着一脸桃花的他,开动车子载着大家回了酒店。

【12】

舞蹈比赛在下午1点开始,一共有23支队伍,Lucas的团队在第21个出场,基本上是看了整个比赛过程,PD叫了他们的名字,轮到他们候场了,Lucas从幕布后面偷偷地往外瞄,看见了观众席第五排的老爸和两个弟弟,环视全场,再也没有熟悉的面孔了,深吸口气,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表演。

Kelly编排的这场舞,可以说是校园版西区故事,只用了10分钟就讲了个恩怨情仇的爱情故事,May和Lucas已然成为焦点,最后5分钟,两人都把体力压榨到了极点,贡献了一场零失误的表演,回到准备室,两人摊在地板上,头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Lucas终于缓过来了,艰难的坐起身,摇了摇快睡着的May:“起来啦……”

“不……”

Lucas躺回去,问她:“你说我们能得前三名吗?”

“我跳了12年从没这么累过,第几都无所谓了……”

“你们两个干嘛呢!”Kelly冲进来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快点起来!宣布名次了!”

两人艰难的站起身,跟着他走了出去。

Lucas的队伍是全场平均年龄最低的,他们被安排在舞台的左侧,与其他参赛者一起,期待着主持人可能会念出他们的名字,所有人手拉手,等待着。然而当季军和亚军都花落别家之后,Lucas开始灰心了,他总觉得虽然自己不是最好的,起码也能得个第三吧,毕竟每天练舞累成狗,还错失了很多与Ender相处的时间。

可当主持人宣布冠军得主后面紧跟着“Kelly之家舞蹈团”的时候,他好像听到烟花在天空炸裂,然后满眼都是星星,随后他和May被剧团其他人举在空中,他们赢了。

比赛结束回到后台,Lucas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一切,管Kelly借了奖杯跑出去找老爸和两个弟弟,一家四口在场馆外面乐得不行,各种姿势各种队形的与冠军合影。

“你们先回家,我要跟舞团成员庆祝一下,明天一早回家。”Lucas说完与家人一一拥抱,然后目送他们离开去往停车场。可事实上他现在就可以直接回家,不过他想见Ender。

在Lucas在返回场馆的路上,他见到了一个人。

“你是Lucas Holland?”

“我是。”Lucas抱着奖杯点点头。

“我是Adam Lee,在茱莉亚学院任教,我记得你之前申请了我们学校?”

“啊?”Lucas有点懵,他去年确实是申请过,但是他现在改变主意了,于是点点头:“嗯,是的,申请过短期深造,不过……”

“我们观察你很久了,刚刚的表演很精彩,恭喜你夺冠。”

“谢谢……”Lucas摇摇头。

“这是我的名片,我们接受你的申请,为期三个月,这是一个特别招生计划,如果在深造中表现很好,极有可能直接进入学院,甚至全额奖学金。”Lee递给他一张名片接着说:“如果你准备好了给我打电话,最迟是下周末,如果周末之前我都没接到你电话,就视为你主动放弃了。”

“好的,我考虑一下。”Lucas接过名片揣进口袋。

回去之后与团员小小的庆功了一下,但是因为太累了,于是打算回到纽约后再大肆庆祝一番,于是Lucas带着舞台妆和一身汗味往Ender居住的酒店出发。

Ender收到他要来的消息,便一直坐着轮椅在房间里等他,几乎要睡着了,手机响了,接起来:“你在哪?”

“司机说转过这个路口就到了。”

“嗯,我等你。对了,这里的房间门锁是密码的,你知道密码。”

“我知道?你没告诉我啊。”

“很简单的。”

Lucas明白的点点头,等出租车靠边给了钱下车,在电梯里盘算了一下密码的可能性,当他找到了Ender的房间,看了看锁,按下了一串数字,错了。

Lucas挠挠头,又输入一串数字,又错了。这时一对喝多了的男女搂抱着嘻嘻哈哈的走过来,他们的房间在另一排斜对面,两人按了一次密码,错了,女的娇嗔的责怪男的为什么不用生日之类的密码,男的说无根的密码比较安全,说这是两人第一次看电影时候的座位号码,女的感动的低声尖叫,男的终于把密码按对了,俩人滚了进去。

“我知道了……”Lucas第三次输入密码,门开了。

“你居然错了两次,跟上次一样。”Ender坐在轮椅上,带着笑看着他。

“那个……太累了……哈哈。”Lucas有点不好意思的关上门。

两个人第一次玩史塔克庄园的时候,有一关需要解锁密码,如果解锁错误角色就会死亡,然后进程倒退5分钟之前,Lucas错了两次,Ender已经猜到了正确密码但是没说,他特别想看Lucas失败时候的表情。

“你们赢了?”Ender问他。

“第!一!名!”Lucas扔下背包,两步冲到Ender面前,跳上他轮椅的脚踏板,双手撑着轮椅把手,扳动控制杆,两个人就原地转了起来。

Ender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他,结果轮椅还是撞在了床上,Lucas惨叫一声被甩了出去,坐起来揉揉脑袋,Ender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Lucas被这个笑容迷住了,愣愣的看了好久,认识这么久他从没听过Ender真正开心的笑声。

“恭喜你。”Ender说完,抬着腿让双脚踩在地上,说:“我也有个东西想给你看。”然后在Lucas惊讶的目光下,缓缓地站了起来,双腿抖的厉害,可还是站了起来,可并没有坚持多久,便向前扑倒。

Lucas接住了他,与他一起倒在地毯上,惊讶的问:“你能走路了?!”

“还不能,只是能站了,可这是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Lucas紧紧地抱着他,与他亲吻,却在情浓之时被敲门声打断,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Wiggin?你没事吧?”

“我的护工。”Ender跟他解释了一下,然后回头朝着门外喊:“没事,我在看电视,你去睡吧。”

“好的,有事叫我。”

两人静止着听着护工离开的脚步声,然后相视而笑,Lucas又亲了他一下,然后把他扛上床,说:“我想去洗个澡,一身汗很难受。”

“嗯。”

Lucas从背包里拿出一套T恤长裤进了浴室,Ender坐回轮椅上,来到浴室门外,静静地听着水声,今天白天的时候在酒店看了一个爱情电影,里面的情侣在发生关系之前洗了澡,现在这种气氛跟电影里差不多,所以两人接下来要干些什么,Ender还拿不准,他的身体现在还不能完全受自己支配,所以对于这种情况的相处模式他还没有把握。

水声停了,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是吹风机的声音,Ender放好轮椅,爬到床上,关了卧室的大灯,刚刚躺好,Lucas就走了出来,他愣了一会,吞了吞口水,走到床边,掀开被单躺在了Ender身边。

“那个……虽然情侣可能都会做那事儿,可是我想等你康复之后……我是说,今天我们……”

“我很快就会康复的,我们以后有很多时间。”

Lucas听到他这么说有些喜出望外,侧过身,额头抵着他,问:“那我们聊聊天吧。”

Ender转过头问:“你想聊什么?”

“你是几岁念的大学?”

Ender想了想,之前查过资料,普通人是18岁念大学,而星战计划也有相应的满18岁才可以进入的指挥学校,这应该便是大学,就说:“10岁。”

“什么!?”Lucas知道他很厉害,却没想到这么厉害,接着问:“那你现在是大学毕业了吗?”

“对,毕业了。”

“真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Lucas掰着手指头说:“地球有70亿人口,智商超高的还不到千分之一,而长得好看智商又高的得是千万分之一了吧?没想到我就捡了一个。”

Ender已经明白他夸奖别人的方式了,笑着问:“你也快考大学了吧?”

“是啊。”

“舞蹈学院容易考吗?”

“嗯……其实我想念心理系。”

“做心理医生?为什么?”Ender看过他比赛的视频,舞台上的他十分耀眼,如果放弃将十分可惜。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是舞蹈是让我能够有更多选择的筹码。”

Ender有点不明白:“什么意思?”

“想必你从小到大都没为学费烦恼过吧。”

对于学费这件事Ender倒是听过一些,只知道一般人上大学很贵,有的人毕业之后还欠了巨额学费无法偿还,就问:“你以前说跳舞可以获得奖学金,就是说可以免费上大学?”

“嗯,这倒是,只是我想去的大学还没有凭借舞蹈获得奖学金的。”

“那为什么不管你爸爸要学费?父母为子女缴纳学费,也是应该的吧?”

“可是两个弟弟也要上大学,我是长子,应该像爸妈一样照顾他们,所以……”

Ender转过头看着他,问:“你想去哪所大学?”

“伯克利吧,学分什么的到是够了……只是……”Lucas忽然坐起身,问:“我现在还有另一个选择,茱莉亚邀请我去短期深造,还有可能获得全额奖学金。”

“那你为什么不去?”

“那里只有音乐和舞蹈,没有心理系。”

“嗯……”Ender想了想,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两难的选择,可对于从出生起就没有任何选择权的自己来说,无法体会他现在的心情,就问他:“如果除了上大学,你还有其他选择吗?我是说如果你哪里都不去,是不是就不能做心理医生了?”

“也不是,还有很多方法可以考取心理医师的资格证……”Lucas又躺了回去。

“也就是说,你可以在舞蹈学校获得全额奖学金的同时,用其他方法攻读心理系的课程?”

“是……”Lucas把右手垫在头下面,看着天花板说:“那样会很累。”

“当无法直接获得的东西,就想方设法绕过去,虽然走的路多一些,累一些,可最终仍然可以到达目的地。”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半夜里,Lucas忽然大叫着惊醒,Ender也醒了,借着昏暗的光,看着Lucas微微发抖的背影,艰难的坐起身,靠在他身上:“你怎么了?”

“我做噩梦了……没事儿……”

“梦见什么了?”

Lucas抹了抹额头渗出的细汗,许久才说:“梦见了海啸……”

Ender好像忽然明白他为什么想要念心理系了,虽然一周的时间对于16岁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可那一周的遭遇却影响了他今后的每一天,直到现在他还在做噩梦,也许以后也摆脱不了这个噩梦……

因为那个噩梦,Lucas再也没睡着,天刚刚亮的时候总算有了点困意,翻身搂着Ender睡了一个小时,八点多的时候手机响了,Lucas小心翼翼地越过怀里的Ender拿到手机,是老爸,问他几点过去,回复了之后又小心翼翼地想躺回去,却发现Ender已经醒了,正看着自己。

“早……”

“早。”Lucas亲了他一下,说:“我爸催我过去,我们吃个早饭吧?”

“好。”

两人洗漱换衣服,Lucas收拾好背包挂在轮椅后面,推着他下楼吃早饭,在排队付账的时候,Lucas因为掏钱不小心把手机从口袋里带了出去,Ender伸手帮他捡,却无意中看见了他手机桌面是一幅大海的图片,觉得有点奇怪,也没放在心上,把手机直接揣进他口袋里。

酒店的早餐很简单,三明治咖啡牛奶煎蛋,可能是有Lucas的陪伴,Ender已经越来越喜欢普通人的餐食,连着吃了两个三明治和一大杯牛奶,他现在要积攒能量,为了今后的康复疗程蓄力。。

Lucas看了看表,是该出发去老爸家了,便站起身,隔着桌子亲了亲Ender的唇,说:“我该走了,你自己可以吗?”

“嗯,护工一会儿就来接我,上飞机前我会给你发信息。”

“好,那我走了。”说完又亲了他一下,拿起背包离开了餐厅。

Ender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注意到他换了条深色牛仔裤,从上到下是从深到浅的渐变蓝色,有点像大海的颜色。

【13】

“Lucas!你再不放下电话,我可就告诉你妈妈了。”Henry好不容易把大儿子盼来,却看他一直戳着手机屏幕,吃饭也不放下。

“好好好,我放下。”Lucas把手机揣进裤兜,拿起叉子乖乖吃饭。

“爸,他谈恋爱了,一直给别人发肉麻话。”Thomas今年15岁,已经快跟哥哥一边高了,此时也不再惧怕会被欺负,打起了小报告,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哥哥。

“是Joanna?”Henry跟Maria通电话时候好像听说了这件事。

Lucas摇摇头:“我跟她分手了。”

“所以——这个是新女友?”

“如果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你的,别八卦啦!”Lucas真想用鸡腿塞住Thomas的嘴。

尽管Henry一直都给大儿子准备了房间,可他每次来都会拉着Simon一起去Thomas的房间睡觉,三兄弟总是玩啊闹啊的,然后抱成一团睡在房间中间的地上,Henry在客厅听见楼上没了动静,就知道他们玩累了睡觉了,于是再一个挨一个的把三个孩子抱上床,可是现在,这三个孩子都大的抱不动了,只好每人一条小毯子附带一个晚安吻。

“爸……”

“对不起,吵醒你了?”

Lucas揉揉眼睛,轻轻地站起身,说:“爸,我想跟你聊聊。”

“来吧。”Henry朝他招招手,两人出了房间来到餐厅,他倒了杯酒给自己,然后问Lucas:“来一点吗?”

“别闹了!”Lucas白了他一眼。

Henry很满意儿子的反应,就给他倒了杯牛奶,问:“你要跟我聊什么?”

“爸,茱莉亚学院想让我去深造三个月。”

“哪个茱莉亚?纽约这个?”Henry看他点点头,有些高兴:“这是好事啊!这个学校很有名吧?”

“嗯,是美国最好的艺术院校。”

“那怎么了?”Henry看他并没有很高兴,就试探着问:“你怕你妈妈一个人在家?”

“是……”老妈和Ender,无论是哪一个,Lucas都不像离开三个月。

“你妈妈是成年人了,完全可以独自面对这种场面,你妈妈抚养你并不是想把你绑在身边,而是想让你健康的成长,有足够的能力再飞出去拥有自己的人生。”Henry抿了一口酒,问:“还是,你舍不得那你的新女朋友?其实也才三个月,一眨眼就过去了,况且还能视频啊打个电话啊,休息日就飞回去看看,老爸给你买机票,时间过得很快的。”

Lucas听见老爸这么说,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转念一想,Ender是个男孩,他拿不准父母将来面对这种情况会是什么反应,就试探得问:“老爸,你说,如果我要是跟别人不一样怎么办?”

“什么不一样?”

“嗯……反正就是不一样,比如不会说话,少了条腿,智商不足之类的……”

“你想什么呢?”Henry笑着揉了揉他的小卷毛:“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我和你妈还有那两只贪睡小猪都会爱你疼你。你怎么了?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没……”Lucas心里暖暖的,把整杯牛奶都喝光,说:“我回房间睡觉了。”

“茱莉亚的事,我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一下,明天回家之后也跟你妈妈商量一下,如果你决定了,这里永远有你一间房。”

“爸……”Lucas站起身抱住老爸,低声念叨:“我爱你老爸。”

“我也爱你,好儿子,睡觉去吧。”

虽然最终也没有把Ender的事告诉父亲,可有了那句“不管怎么样都爱你”的话,也让Lucas稍稍放了心。第二天早上,Lucas跟着老爸一起去了机场,从纽约到洛杉矶,需要6个小时,父亲疼他给他买了商务舱,这让返程的路途不那么难过。

“我一会儿就落地了,我想去看看你。”Lucas给Ender打电话的时候总是撒娇。

“你不回去看看你妈妈?”

“我去医院就能见到她了,你又不跟我回家。”

“那个,我今天看见她了,你妈妈,我去检查的时候,看见她正在给一个伤者做CPR。”

“你怎么知道是她?”

“她带着胸牌,你说你父母离婚了,可是她还没改姓,而且,你们长得很像,你妈妈很漂亮。”Ender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也许他们现在还在华盛顿居住,可是却有近十年没讲过话了,已经想不起来他们的样貌和声音了。

“你跟她说话了?”

“没有,只是擦肩而过。”

“等有机会我带你回家。”Lucas知道自己有些唐突,就问:“你愿意吗?”

“愿意。”Ender想着,如果今后成为一个普通人,这种事也愿意去体验去尝试。

“那我也愿意。”

“你愿意什么?”

“去见你父母啊,你是不是还有兄弟姐妹什么的?”

“我并没有说要带你去见他们。”Ender捉弄他的想法又冒头了。

“哦……”Lucas十分失落。

Ender笑了一下,说:“如果有机会,我要带你去见星辰大海。”

“什么?”Lucas没听懂。

“没什么,你什么时候落地?我一会儿要去复建。”

“嗯——好像是晚上六点多。”

“我们对‘一会儿’的定义真是差很多啊。”

“嘿嘿嘿,那晚上见。”

“嗯,晚上见。”

Lucas挂断电话,飞机起飞后就有点晕机,放好座椅开始睡觉,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又开始做梦,梦见自己抱着木板在水里飘来飘去,这让他晕极了,手臂渐渐地没了力气,几次差点滑下木板,呛了几口水,海水腥咸发臭,干呕了几次,当他晕的双眼无法对焦的时候,看见了不远处飘过来个东西,最初以为是断木,可飘近了一看,居然是泡得发胀尸体,Lucas猛地睁开眼,身体一歪吐了一地,一旁的乘客看他这样连忙按了服务铃。

Lucas又羞又难受,一边道歉一边擦嘴,空姐应该是见惯了这种场面,只是抱怨了两句,收拾好东西,另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空姐看他脸色苍白,询问他是不是因为某种疾病而呕吐,Lucas说只是晕机,因为胃酸的刺激,还流了眼泪。

空姐给他拿了一杯饮料,据说可以止吐,Lucas喝了之后果然好多了,站起身去洗手间漱口洗脸,又看了看表,距离落地还有1个小时,揣起电话,无意间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脸上毫无血色,嘴唇发抖,衣服上还有刚才呕吐物沾到的痕迹,Lucas把外套拉链拉上,双手拍了拍脸颊,走出了洗手间。

此时此刻,他已经睡意全无,还是有点晕,就窝在座位上给Ender发信息,他让他给自己出谜语,试图转移注意力,两人一来一回的确实消耗了很多时间,直到空姐来提醒他快落地了,这才收起手机系好安全带。

下飞机的时候,Lucas特意留在最后一个走,在舱门口再一次向空姐致歉,空姐们都司空见惯,让他不要放在心上。Lucas这才稍微安心一些,找了个机场的洗手间,把脏的衣服换下来,这才向着医院出发。

Ender计算着Lucas来到这里的时间,把提前准备的食物摆在床边桌上,一张披萨,一包薯条,两大杯加冰可乐,刚刚放好,Lucas就走了进来。

“这是给我准备的吗?”

“嗯,我想你应该是快到了,点了你喜欢吃的东西,比赛结束了,我计算过你的消耗量和这些食物的热量,只要三天就可以完全代谢掉。”Ender把可乐递给他:“无糖的,加了冰。”

Lucas想尽量表现的自然一些,所以尽管还在晕机,也勉强自己吃了三块披萨,然而Ender还是看出了他不对劲:“你怎么了?”

“嗯?什么?”

“你跟平常不大一样,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Lucas摇摇头:“没有啊……”

“是坐飞机不舒服吗?我以前认识个人,晕机的时候会吐。”

“嗯……”Lucas点点头,放下手里实在吃不下的半块披萨说:“我有点晕机,还吐了。”

“难受吗?你要不要回家休息?”

Lucas推开床边桌说:“让我在这躺一下吧?”

Ender把床调成平整的,Lucas就侧着身在他旁边躺下了,闭着眼,柔软的小卷毛蹭着Ender的脸颊和脖颈,弄得他痒痒的,也翻过身,面对着他,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发现他的皮肤凉凉的,与平时总散发着温度的他不一样。

“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Ender忽然开口。

Lucas睁开眼,看着他蔚蓝的大眼睛,微微点头:“嗯……”

“我一直在这。”

Lucas伸出手,搂住他,脸埋在他颈窝,几分钟后松开手坐起身,对他笑着说:“我该走了,明天来找你。”

Ender坐起身说:“回家之后还给我打电话吗?”

“嗯,打五分钟吧,你等我,先别睡啊。”

“好。”

Lucas说完跳下床,把剩下的半杯可乐拿走了。

Ender总觉得他最近不对劲,可又看不出哪不对,这令他十分担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物: Lucas Holland(Tom Holland),16岁,海啸之后回到家,父亲因升迁被调往美国,全家移...
    丨sammi21丨阅读 57评论 0 0
  • 【14】 Lucas回到家,刚一进屋就闻到一阵饭香,原来老妈提前下班,做了他喜欢吃的菜。 “欢迎回家!”Maria...
    丨sammi21丨阅读 49评论 0 0
  • 【06】 今年,Holland家的石榴树结了13个果实,当Maria再看的时候只剩下5个。 “Lucas!石榴去哪...
    丨sammi21丨阅读 122评论 0 0
  • 和老朋友A聊天,说到另一个朋友B最近说初中的时候喜欢她,我们都表示了惊讶,当时完全没有感觉到B对A的感情。 聊了聊...
    入海遥阅读 40评论 0 0
  • 单例模式在程序设计中是一种很重要的设计模式,它的核心思想是单例类在应用程序的整个生命周期中的实例都只存在一个(当然...
    红色沸点阅读 55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