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中心的蟋蟀

星期天带着孩子到行政中心,一进中厅,孩子惊奇地说:“这里怎么这么多促织啊?”是啊,今年的促织特别多,所有到行政中心的人都这样说。

早上,放在楼道的拖布里会藏着几只,水池里洗拖布的时候,这些小家伙才惊醒美梦,探头探脑地出来,在水上打着旋。

一个上午,不知道藏在哪里的促织都在叫,唧唧唧,嘟嘟嘟,所谓金铃儿就是如此吧。有人说,听声音就知道,哪边的促织正在谈情说爱呢。

前几日,邯郸日报社的刘芳主任到鸡泽,我接了一下,刘芳说,这里的促织好多。我告诉她,因为这里是《诗经》的故乡,《诗经》上说:“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尽管古今历法不同,但在今年巧妙地重合了,正是8月份的时候,促织来到了行政中心的过道里,9月份进入了室内。

这小小的促织,竟从《诗经》一直鸣叫到了今天,到了鸡泽。

很早以前,初中,语文教师丁志起介绍了流沙河的《就是那一只蟋蟀》:

就是那一只蟋蟀

钢翅响拍着金风

一跳跳过了海峡

从台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夜夜唱歌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豳风·七月》里唱过

在《唐风·蟋蟀》里唱过

在《古诗十九首》里唱过

在花木兰的织机旁唱过

在姜夔的词里唱过

劳人听过

思妇听过

……

若干年前,任教初中,讲到了《木兰诗》,“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突然感到无比的熟悉,似乎又回到了上学的年代,丁老师带着我们学习《木兰诗》,还让我们改编成故事。记得很多人都仿照着豫剧《花木兰从军》来写,我也没有免俗。然而,一周之后的作文课,丁老师给我们介绍了66班的一篇作文——他很少拿外班的例文,这一次是例外。作文中有句话,印象非常深刻:(木兰)回头向遥远的故乡望去,手里紧紧攥着那把大刀……丁老师啧啧赞叹,我也在那一刹那明白了什么叫作描写。“唧唧复唧唧”的促织,从《木兰诗》里走进了我的心中。

记得第一次任教高中,学到了蒲松龄的《促织》,那小儿为了全家,魂魄化作促织,战无不胜,一年魂魄方回。感叹古人想象奇妙的同时,为百姓穷苦的生活而愤懑。

前几天网络上说,河南某地农民捕捉促织,形成了产业,甚至于本县的促织都捕完了,只好外出百里捕捉。

看来很多人喜爱促织,特别是生活在大都市的人,没见过促织,听不到促织的唧唧唧、嘟嘟嘟,只能看到满街的车,听到一声声的喇叭,听到夜店里震耳欲聋的咚咚咚、锵锵锵。

于是河南农民找到了商机。鸡泽人我想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哪怕我们的促织很多,在野,在宇,在户,入我床下,我们都不舍得把这些小东西拿出去换钱。

这就是生态之城吧。

也是《诗经》故里。想想就感到很神奇,《唐风》说: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

……

305篇,2篇写到了这个小东西,小生命,小生灵,是孔子特别喜爱它们?肯定是,3000首删到300首,《七月》《蟋蟀》始终保留。是毛苌特别喜欢它们?肯定是,想想毛苌当年,小的时候跟着叔叔毛亨学习《潍》,每到秋季,四周田野的“唧唧唧”“嘟嘟嘟”伴奏,“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越发显得亲切。秦始皇下达《挟书律》,连《诗经》都容不下,可是这样的诗句早就刻在人们的心里了,怎么能烧得完呢?毛苌和叔叔顺流而下,一路东北,36年,36个春秋,蟋蟀声声,一点点地消解着思乡之情。36年后,《挟书律》撤销,毛苌返回家乡取出《诗经》,那“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已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重见天日,响起在瀛洲,一直响到今天的河间,响到了世界各地。

唧唧唧,嘟嘟嘟,这样的声音,又像音乐老师李志清讲的三连音,哒哒哒,哒哒哒,果然是催人奋进,遥想过去,秋天来了,秋纱帐起来了,大田里的活儿暂时少了,农妇腾出时间,“织麻为布,制作衣裳”,陪伴这些辛苦“织女”的,就是那一声声的“唧唧唧”“嘟嘟嘟”,是陪伴,也是催促,快点织吧,孩儿们还等着穿呢。

就是这些农妇,织出了绀、缌、緆、緰、纻、絟、絺、络、绉等等品种的麻布,使中国人在棉花传过来之前,冬则暖,夏则单。

那作为原料的青麻、黄麻、苎麻、茼麻里,秋天的蟋蟀声声鸣叫,唧唧唧、嘟嘟嘟……

今天,耳边再次响起这些催人奋进的声音,也许是它们也知道,鸡泽正在创城,唧唧唧,嘟嘟嘟,加油干……

H_�h�u�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