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38)offer

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目录)

“璇子跟她小男票还没分啊?”过完十一,从暑假就在外面实习的另一位璇子室友终于回校了,这不,一边收拾着带回来的零碎,瞥到璇子桌前颇具艺术感的合照,忽得就问身旁的袁晓这么一句。

“哎,苏慧兰你会不会说话,怎么人家就得分呢?”袁晓正在知网down论文呢,忽然就听得她对铺问了这么没头脑的一句话。

“也是,之前在跟校会那帮人吃饭,他们还提璇子跟那个,陈辰,对吧?没记错。”苏慧兰说着,已经走过来,顺便把从西安家里带的些特色小玩意儿拿给袁晓,然后又给璇子和另外其他室友放一份在桌上,“我这上学期末光顾着赶论文了,假期又回家实习,没想到他们发展够快的呀?”

“你是说陈辰脑残室友那个事儿吧?其实有什么呢,璇子当时把腿伤了,你也知道。”袁晓刚到寝室,璇子在“炫耀”出自陈辰之手的大片的时候,就已经断续地跟袁晓交代过谭凯整出地那件奇葩事。

“都知道啊,不是我说,要是你们谁敢这么毁我,不管有心没心,我都得好好晾晾你们!”慧兰一边挂衣服,话说得带几分狠毒,看着挺温润的姑娘,到底有西北戈壁的烈性底子,“陈辰还能那么宽厚,我真是,得,也算让我刮目相看了。”

“璇子的眼光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吗?那不说目中无人,也算得上眼高于顶了,陈辰品行能力样貌,不说数一数二,那放到人群里也够扎眼的了。你呀,别天天乌鸦嘴,我看人家挺好的!”袁晓就是这种定海神针般的寝室大姐,话说出来,总是平平整整,义正辞严的。

“嗨,我这不也是闲操心嘛,璇子要好,那自然是没得说,可陈辰再优秀,他得比璇子晚至少两年不步入社会哦……”慧兰高中开始的异地恋大三被劈腿,所以对这种事情格外敏感。

“知道你为她好!可这种事,咱们终究是外人,璇子的决定,还是得她做,我告诉你哈,别老给璇子讲你那苦大仇深的故事,她看着厉害,心里可柔弱了……”袁晓回头看一眼仍然在收拾衣柜的苏慧兰,忽然有点恍然:不知怎的,这个寝室的人好像情路似乎都不很顺……



“陈辰!你猜谁要我了?”陈辰这边刚下课,就接到璇子欢欣到炸裂的语音消息。

“谁要你了?除了我你还有别人儿啊?”陈辰知道璇子一定是有好消息,故意学周有南的东北腔调。

“人……儿……求你了陈辰,你别毁我们东北话了!”这边周有南一听就知道陈辰又在璇子这儿“抖包袱”呢?上前两步赶到他身后,敲下他的脑袋。

“哎!”周有南这手劲儿能不大吗?陈辰简直在心里雪雪呼痛,“你知道嘛,璇子说她因为换了个微信头像,之前她一直供稿的平台就给她发北京总部实习的offer了,我拍的哦!”

“嗯……对璇子是蛮好的,但你确定这对你是个好消息吗?这么看重‘色相’的平台,这么远的距离?”周有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思柔晾得太久,这两句话说得,似乎有些开窍了?

“哎你这个人!”陈辰的第一反应是为璇子高兴,自然是因为深爱她。但周有南这两句话,不无道理,这意味着璇子要离开了,他在也不能轻而易举地见到她,在楼下红叶李或梅花树底下等她。

“我这个人,净说大实话!”周有南说着,已经是并肩与他一同走了,不仅如此,还伸出手揽起陈辰的肩膀,算是安慰,他几乎看到陈辰目光里的火焰陡然熄灭。

“中午出去吃饭呗,我在小南门等你?”陈辰又点开一条璇子的语音,这次他却没有之前的回复时的亢奋,只是发了个ok的表情。


“陈大神?你怎么这么厉害~”璇子看到陈辰走过来,已经迫不及待地迎过去,牵起他的衣袖,倒在他怀里。

“哎呦,高冷女神这青天白日地这么狗腿?”陈辰看她这么开心,自然也不肯把失落露在脸上。

“那是,以前不知道我男票这么厉害嘛~要是早知道,一定更早狗腿!”璇子真的开心到不得了,天知道她给这家媒体写线上稿子写得多艰难,如今真是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真的,就算是留不下来,有此实习机会,已经足够兴奋到跳脚!

“可是不对呀,照片是我拍的,要纳贤也该先尽着我来呀,怎么就把你收了?可见是看脸!”陈辰一边讲,一边顺手不轻不重地刮过璇子的鼻梁,语气自然是调笑,但难免还是带出一丝难过。

“哎,看破别说破好嘛,确实啊,据说是清朋友圈的时候看到我,又翻出我的简历和供稿记录看的……所以,还是得谢谢你呀,今天请你吃大餐,想吃什么您说话,绝对不跟上次一样敷衍!”

“得了。吃食堂,帝都米珠薪桂的,实习生又没多少工资,你给自己留点钱吧!”

“亲男票就是不一样~mua”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璇子和陈辰就到了食堂,就是那么巧,不仅碰到了用强压好奇的眼神看璇子的陈辰各路同学,最重要的是,还碰到了谭凯和周有南。不过璇子就是璇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打招呼,好像之前的尴尬没发生过。

事情就是这样,你觉得理所当然,你坦荡荡,就算不得什么事。本来嘛,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再者说,太阳底下无新事,说到底,也不过是同居。

吃完饭从食堂出来,陈辰表示要回寝室换书准备下午上课,璇子也只能放他走,陈辰呢,眼看都走出去两三步了,忽然又回过头,追上璇子撒娇似的说一句,“你会每天都想我的,对吧?”

璇子没防备他这一句,吃饭的时候她已经讲过,实习期最多三个月,期间随时可能被pass,留下的概率极低,可陈辰还是这样问她,那一瞬间,她心底生发出一种“何德何能”之感。

“会。”她回答地很认真,像小时候第一次打开垂涎已久的整套乐高别墅积木盒子的时候一样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