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猪队友(五)

吃过晚饭,看王先生着急忙慌收拾打扫,猜他有啥安排。我也不说,我也不问,看看他有啥花样。

儿子上了学,老两口留守变成常态。终于有了大把的时间,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嘛就干嘛,想一想就乐得笑出声来。

每天想个小节目才行。我们都不喜欢一成不变。

王先生提议,去湖边走走。带上茶,洗上水果,放上户外的坐垫,背着双肩背包,老两口,骑着小电车出发啦!

只是,双肩包里,还被放上一瓶矿泉水。我们带着茶,放瓶装水干嘛?管他干嘛!

停下车,先围着湖边走两圈。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就我们俩这走法,一不留神,怕是要活到一百五十岁了。

走完圈,固定地点坐下来。打开包,喝茶,吃水果。视野开阔,台阶上,正面对着宽阔的水面。看水,看水中万家灯火的倒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吹风,真爽!

王先生打开矿泉水,dun dun dun几大口就要喝完,这是有多渴?然后,他笑盈盈地变出一把水果刀。咦,散步还带着“凶*器”?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见,他熟练得将矿泉水瓶子锯开,割上两个孔,又从包里取出一截绳子,栓到矿泉水瓶上,然后,把瓶子下到湖里,绳子绑到包上,继续聊天。

这是要干嘛?

他说,他要诳几条小鱼,给他的大乌龟改善下伙食。

真有你的!怎么不说给我改善改善生活呢?

看得出来,下面的聊天,他有些心不在焉,总在惦记着他的“设备”。过了好大一会儿,总算是沉不住气了(当然,主要是我,好几次想提起来看看了),王先生小心翼翼把他的瓶子提起来,打开手电筒,俩脑袋凑上去查看:

哈,真的有收获,是一只虾!还不小来!

王先生得意洋洋,我从不屑一顾变成满脸崇拜,这样也可以?

他开始拽起来:当然了,这是有智慧在里面的,你不懂。我把矿泉水瓶锯开,上面一个部分倒着插进去,相当于一个漏斗。水里放上乌龟饲料,鱼儿闻着味儿进去,进得去,是出不来的,自投罗网啦哈哈哈!

不得不说,这样的生活常识,我真没有。要不,他这样小儿科的把戏,也就只配在我面前臭显摆了。

有了成功经验,他又煞有介事地选鱼多的地方继续下“网”。当然,一晚上的收获,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可观,要不,他指定要在我面前得意许多天的。

晒一晒他的收获,这是吃完水果,用我的保鲜盒盛放的战利品:

对,你没有看错,今晚只收获了一只虾。湖里那么多的鱼和虾,不知为啥,它们都不上钩,王先生有点受伤。我估计,他又在考虑改善诳鱼装置了。

我感兴趣的,是大乌龟怎样捕虾?我想亲眼看看大自然的弱肉强食,可惜当天晚上,不知大乌龟是不饿呢,还是这只虾太狡猾,我期待的捕食场景没有出现。

最可气的是,我的这个猪队友,特意等到我睡着了,他用手拿着虾须子,主动喂他的大乌龟,大乌龟半推半就地,把我们辛辛苦苦捉到的虾吃了。而这些,我都没看到。

真是猪队友。

还是个老顽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