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儿子出生,费用愁坏夫妻俩

96
天下报侠
2017.05.03 19:12* 字数 251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湖南小伙罗建文,今年27岁,在深圳宝安区福海街道办塘尾社区凤塘大道柴火农家菜饭馆做厨师,日子如流水一般平静,但最近,20天来,小伙子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婆曹晴雯4月12日生了一个儿子,本来生儿子属于一家人高兴的事情,但罗建文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儿子生下来,体重才1030克,身长36厘米。这属于极轻极早的早产儿,目前,在医院住院治疗,已经度过危险期,但目前已经花费了10多万元的高额费用。为了费用,夫妻两人东挪西借发了愁。

1 早早产儿出生,夫妻两人发愁

昨天下午近6时许,笔者得知此事,第一时间联系上孩子的爸爸罗建文,笔者约好和罗先生在其工作的单位宝安区福海街道凤塘大道柴火农家菜饭店见面。

由于罗建文下午去了一趟宝安区妇幼保健院看望自己刚出生20天的儿子,直到晚上7时许,才回到福海街道工作的饭馆门口等候笔者。在饭馆门口拍照期间,遇到了罗先生姑姑罗冬连,姑姑和哥哥都和自己在一起上班,自己和哥哥是厨师,姑姑是传菜员。

上传中,请稍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见罗建文,笔者看到罗先生是一个1.73米帅小伙子,年纪轻轻,笔者提出和罗建文一起去家里看看,边走边聊,罗先生,今年27岁,湖南沅江市人。在柴火农家菜做厨师两年多时间,每月工资5000多元,老婆比我小一岁,由于妻子身体比较差,去年10月份发现怀孕后就离职在家养胎。自己一人上班,养家糊口度日,说话间,几分钟,就到了罗先生家楼下了。

我家在七楼,没有电梯,需要爬楼梯,你不嫌累吧?罗先生问笔者。笔者在楼下看到,罗先生住在塘尾西路35-10号,爬上7楼尽头的一个房间,罗先生26岁的老婆和71岁的奶奶在家,姑姑刚才和罗先生一起回到了家中。

笔者看到,罗先生居住的房间只有一个单间一个卫生间和一个阳台,一个厨房做饭,单间里冲着门口放着一张床,床对面靠墙放着一个长条形状沙发,靠近窗户墙角放着一个小桌子和一个小冰箱,沙发后面靠墙放着一个书柜,书柜上放着一些花花草草和玩具等,整个单间面积只有10平方米左右。很是狭窄。过道上,只能一个人通过。 这10多个平方,每个月房租310元,水7元一方,电1元一度,我和我老婆在这里住了快2年时间了,每天早上6点我出去买菜,买好菜,提回来,够每天的生活。罗建文说。

今年4月12日上午9:45分,儿子在沙井人民医院出生,本来预产期应该在7月9日,儿子出生后,我当时是胎盘前置大出血,医院给予了及时抢救,在沙井人民医院住院5天就出院了。

由于儿子是早早产儿,只有27周+3天,也就是192天,孩子就出生了。一般正常出生的小孩都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医学上是这样定义的。怀孕28周以上,37周以下,出生的婴儿属于早产儿,我们这种情况,属于流产儿或者说是早早产儿,出生体重2.06斤,身长36厘米。一般正常出生的婴儿都是2500克左右,身长50厘米左右。曹晴雯说道。

儿子出生后,我们都没有看到孩子一眼,孩子被紧急转院到宝安妇幼保健院治疗。目前,孩子在保温箱重症监护室救治,目前,已经度过危险期,但听主治医生讲,儿子受母亲感染,感染问题较多,5月2日医院临床诊断医学证明书上提到了9个方面的疾病,1,极低出生体重儿,2,超未成熟儿,3,重度窒息,4,新生儿肺透明膜病,5,新生儿宫内感染性肺炎,6,中度贫血,7,低钙血症,8,代谢性酸中毒,9,喂养不耐受。罗建文说。

目前,住院了20天了,医疗费用已经花了10万了,另外还有近2万元还没有支付呢,现在平均每天需要3000多元的治疗费用,目前,我老婆在轻松筹平台上注册发起了轻松筹善款活动。截止目前轻松筹金额到达35977元(这个数字是实时更新的),目前发起筹款2天,筹款期限是30天,筹款总金额20万元。

医生昨晚告诉我说,可能还需要2个多月的治疗,大概费用可能要30万元左右。目前,费用缺口巨大。

事情发生后,公司同事、领导,纷纷慷慨解囊,给我们捐款。还有社会爱心网友在轻松筹平台给我们捐款,我们也表示十分感谢。

2  打工期间,不按时吃饭落下病根

谈及这次儿子的及早出生,曹晴雯说,这可能与我的身体有关。在没有认识我老公之前,我在深圳打工,打工期间,一个人没有注音饮食,吃饭时间不按时,经常落下,饥一顿饱一顿的,没有遵循一个生活规律,没有太在意自己的身体,身体搞垮了。

记得有一年,一天下午在工厂上班期间,正在上班,我忽然晕倒了,同事和领导赶快报120急救车,医护人员把我送到医院救治。最后虽然是有惊无险,没有多大问题。但这埋下了伏笔。

一个人,不按时吃饭饮食,不按时休息,打破正常的作息时间,会给身体带来致命的打击和伤害的。小罗的姑姑罗冬连说。

昨晚6点多,我接到主治医生的电话,赶到宝安妇幼保健院,医生告诉我,我儿子的病情,基本上度过了危险期,但还存在一定的危险系数,因为孩子受到母亲的感染,疾病问题多大9个问题,需要慢慢治疗,目前医疗费用是论小时收费,医院会每天定时打印出开支费用清单,每天大概是3000多元的费用,估计还需要住院2个多月时间。小罗告诉笔者。

医生说到上面这些,我就马上联想到我老婆的身体,她自从怀孕后,几乎天天在家里,也不下楼到公园走动活动一下,天天在家里,导致生孩子时,孩子胎盘前置,为此医院也给她参与了抢救,否则也会出大问题的。孩子胎盘前置,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小罗说。

3 望爱心人士资助,帮我儿子度过难关

此事发生后,我所在公司柴火农家菜馆同事、领导纷纷慷概颊囊,有人捐了500元,有人捐了300元,有人捐了200元,有人捐了100元。但不管捐款多少金额,总之,是同事领导的一番心意,我们都是十分感激的。 慰问捐款。

我老婆昨天也在网络上发起了轻松筹项目。目前证明资料已经提交完毕。很多社会上的热心网友纷纷捐款,这一点,我们是十分感动的,虽然距离巨大的医疗费用还有很大的缺口,但毕竟这是一个好的开头,毕竟万事开头难,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 我家里是务农的,老婆家里种植了一些果树,一年四季经营水果,收入也一般。罗建文说道。

文章即将结尾之际,曹晴雯、罗建文一家人和其哥哥罗建新、姑姑罗冬连和其奶奶等希望社会爱心企业、爱心人士,能够帮助我们一把,帮我儿子度过难关。我们感激不尽。

昨晚(5月2日),从罗建文家里采写新闻出来,回到家,已经深夜11时许,冲凉完毕熄灯睡觉,我在想,生活之艰辛,能打倒我吗?不能。其实生活困难就像弹簧,你强就可以把它拉长,你弱它就短。码字不易,且活且珍惜。 (新浪微博:天下报侠,文/图)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