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宽伦~往事记忆——我在教院(十)难离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年的进修生活似乎一晃就过去了。这个班的起点是大专毕业后继续深造的,毕业证的措词也挺有意思,叫“本科后段”,不过,这是教育部备案的正规的高校毕业证,无论你人在哪里,输入你的相关信息,就能证明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受过规范高等教育的,换句话说,是“牌子硬硬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所以,同学们都希望分别时再聚聚,留个念想。虽不是“风潇潇兮易水寒”,也难免有些缠绵,特别是感情外露的。

      聚餐是常见的方式。“餐厅”就在本班教室,之前就和伙房打了招呼,到时候加几个菜就行。两张课桌一拼就是餐桌。偌大的教室摆了四摊,倒也宽敞。

        有考研走了的,临时有急事来不了的,全班也就三十多人,大体按自愿原则围坐在餐桌前。每桌两瓶白酒,红酒啤酒管夠。我不愿看到“其既醉止,威仪翻翻”的窘境,大家都是有素养的,也不会令自己和别人尴尬。菜品很普通,毕竟80年代中期物质生活水平还不是很高,好在大家的着眼点都不在吃喝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来自天山南北各行各业的同学都知道,“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席间,整整两年浓浓的同学情充分地展现了出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突然靠西面墙那桌传出了啜泣声,紧接着是嚎啕大哭。循声看去,只看见平时寡言少语的M君已经成了泪人。从他断断续续的表白中,我听出了个大概,意思是两年来他也许是班里最勤奋的一个,把别人玩的时间都用在读书上,天分不高,难有大作为,感谢谁谁谁的无私帮助等等。感情好像会传染一样,靠近讲台那桌也有哭声,这同学好像是平时有些事感到憋屈,就在“告别宴”上发泄一下。想想自己人生的坎坷路五味杂陈,我也不禁涕泪双流。

        这顿饭吃得一点也不爽。

        明天就要各奔东西,等待我们的,又将是什么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