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义气

尚征再用力去扶他的胳膊,他咬着牙把手搭在了尚征的肩头一拐一拐地往外跑,一个家伙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根钢管来朝着他们面门挥来,就在钢管要碰到尚征的脸时,突然停了下来,尚征和朗希一个对视,两人同时弯腰,那钢管缓缓从他们头顶划过。

“妈的,看砖!”尚征骂着举砖回身就是一下拍中那家伙的手臂,钢管应声落地,那人捂着胳膊趔趄倒下。

朗希弯腰捡起钢管来咬牙切齿地骂着:“你他妈的打我,砍我的手,弄死你!”说着用钢管打在那人的肚子上,那人卟一口口水喷出。

“好了,先跑吧。”尚征一扯朗希,他才丢下钢管往外跑,尚征这才有机会去看胡柒柒,却看见胡柒柒一拳把一个人打上墙头,又一脚把其中一个踢进了垃圾堆,却看见一个人举了刀种向胡柒柒的后背,尚征大叫一声:“小心!”说着手里的砖向着那个人飞去。

胡柒柒一转身正好看见砖拍在那个的额角,他不禁皱了皱眉摇头叹息:“呀,太血腥了。”然后一个侧踢,把那人踢飞两米之外。

尚征扶着朗希向外奔,胡柒柒断后,就在巷口,他一转身,向前一抬手掌,地上的刀都凭空飞起对着那些追来的人,那些人一见转身就跑,刀在背后追,胡柒柒笑了笑转身追着尚征他们而去。

跑过马路,警车也随即而至,几人跑到车前全都上了车,胡柒柒则继续一踩油门冲回别墅,第二天的新闻里播放了这样一个画面,某街区发生斗殴事件,有一拨人开着一辆红色跑车突然消失,每个街口的监控下只拍到一道红影,根本看不清车牌,好在没有任何撞伤人的事件发生,交通部门警告司机一定要稳驾慢行。

回到别墅,几个人扶着朗希坐在客厅沙发上,胡柒柒找来药包,陆飞找了水盆,尚征又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来。

“剪开裤子,先给他止血,对了,我没有麻药,你咬着毛巾忍一下吧。”胡柒柒看着朗希说,朗希惨白的脸色有些发青地看向胡柒柒。

“我开玩笑的。”胡柒柒说着,罗锐倒了杯水来,胡柒柒接在手里转给朗希:“你先喝口水吧。”朗希接过来大口喝着,刚喝了一半人就晕过去了,陆飞手疾眼快地接过杯子放在茶几上。

“好了,趁他晕过去,我们给他处理伤口吧,谁会缝合?”胡柒柒举着一根针问他们,三个人都恐惧地摇摇头,胡柒柒叹口气说:“那只好我来。”说着捏起伤口像缝衣服似的用针线给他缝,可是缝了两针突然停下来看着众人说:“糟糕,忘了消毒。”

三人对视一眼,罗锐说:“我们不会说的。”

胡柒柒点了点头继续缝,缝了四五针后剪断了线,自己手上已经沾了血,尚征拿起酒精直接倒在了伤口上,陆飞用棉签给他擦了擦后,罗锐把药粉倒了上去,尚征拿起纱布绕在伤口上。

胡柒柒又把朗希头上的伤也一起处理好,这才支着一双血手叹了口气:“我这算是沾满鲜血的手了。”

“快去洗吧,看着真吓人。”罗锐说着,胡柒柒吹了声口哨进了洗手间。

“我们把他放平让他睡一会儿吧。”尚征也吁了口气说着三人合力把朗希放平在沙发上,这时,他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陆飞拿出手来奇怪地说了句:“晨?这么暧昧的名字?谁呀?”说着就大喇喇地接通了。

“朗希,你在哪呢?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电话那边是个男生焦急的声音,陆飞奇怪地又看了看名字,这时尚征一把夺过电话说:“他没事,你要是一个人的话,就过来北山别墅,到了电话。”

“什么?他是被你们绑架了吗?你们不要伤害他,要什么我可以去办,你们要是敢伤他我一定会……”张浩晨突然咆哮起来,听上去情绪很激动,尚征不耐烦地说:“别废话了,我是尚征!”说完挂断了电话。

胡柒柒洗完手走出来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看着朗希,陆飞问:“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把他绑起来,万一他的那帮跟班明天找到他对我们不利怎么办?”

胡柒柒把双手枕在脑后说:“不用担心,在我的地盘他们还不能乱来,你们要是累了就上楼去休息吧,二楼的房间你们随便住就好。”

陆飞打个哈欠起身说:“好吧,我去休息了。”罗锐也站起身跟着走了。

胡柒柒看向尚征:“你不去吗?”

尚征摇摇头说:“那个张浩晨快来了,看看他会不会带人来吧。”

这时,朗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尚征拿起来一看,正是他,于是接通:“到了?二号别墅,亮灯的那个,对,你一个人?”“当然。”对方气喘吁吁地说着。

尚征放下电话走出去,已经看见人高马大的张浩晨跑到了门前,尚征按了按门旁的开关,大门打开,张浩晨已经跑到他面前来,尚征不等他说话向后一指,张浩晨叫了一声朗希就扑到了沙发前。

“朗希,你怎么样?他,他怎么了?”张浩晨问。

“他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我们替他止了血。”尚征说。

“只是止血?没有输液什么的吗?有没有给他吃消炎药?”张浩晨的脸色发白地问着轮番看胡柒柒和尚征。

胡柒柒笑了笑从茶几上的水杯里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说:“给他吃了最好的消炎药,你也喝一杯水吧,冷静一下,没事的。”

张浩晨说了声谢谢接过去喝了几口,很快,他的脸色就恢复了平常,人也冷静下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尚征问。

张浩晨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双手握着杯子说:“朗希的爸爸借了高利贷做生意,结果生意赔了,没钱还账,那些人就到处找他,结果他跑了丢下了朗希,朗希很伤心,就想去偷钱还账,结果偷到了放高利贷的那家伙情人家里,被发现了。”

张浩晨叹口气接着说:“我劝他逃走,可是他怕他走了以后那些没人性的家伙们会找我的麻烦,我预感今天会出事,他约我在西区见面的,可是我等了他一个小时也不见他,电话也不接我就知道要出事,他怕连累我,结果,他却伤成这样。”

张浩晨说着就哭起来,回头看着朗希:“他在学校里装的很凶,可是你们并不知道他承受着什么,他父亲只知道赚钱,从来不管他,他妈妈在外面也……其实他是个很自卑的人,怕别人知道他的事会看不起他,所以,尚征,我知道他之前总是欺负你,你别怪他。”

胡柒柒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说:“他要是怪,也不会大半夜跑去救他了,他自己都险些被困回不来呢。”说着看了一眼尚征。

张浩晨很是意外,起身走到尚征面前半蹲下来说:“谢谢你,你不计前嫌,我替他向你道歉了。”说着向尚征低下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