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晋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晋江的山是屹立的巍然,水是流动的诗韵。有山,有水,山明水秀;山峦藏着梦想,流水滋润人民的心灵。山,就站在梦里;水,就留在心田。走在路上,有山,生命不会迷失;栖息在梦里,有水,生命不会萎缩。山水有了故事和传说,丰厚了文化的底蕴;文化有了山水作依托,更能生生不息、源远流长。山秀,水柔,人美,凸起了晋江的封底。

  山之歌

  初夏时节,我跟几位好友一同慕名前往紫帽山,一路谈笑风生,一路欣赏沿途风景。落日的余晖轻轻地洒在山石青松上,仿佛跳动的灵光,辉映着这里的一草一木。

  晋江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的首邑,浓厚的山海风情、丰富的文化底蕴赋予了与众不同的个性。晋江的山峦有着闽南的钟灵毓秀,相对于北方山峰来说,少了些险峻陡峭,更多夹杂着江南女子的柔情与秀气。

  自古有“紫帽凌霄”之称的紫帽山,历来是文人墨客的览胜之地。谈到山,不免要聊到寺庙,晋江人有着浓厚的宗教信仰,神仙、佛祖经常居住于此,被人供奉,享受绵绵的香火。有山有水有人家,有寺有庙有僧侣的生活,犹如桃源之地,引人入胜,让人流连忘返,或痴迷于山中的别有洞天,或执着于山上的宁静淡然,或习惯于寺院的木鱼钟声。金粟洞、妙峰院等都留有才子佳人的足迹,值得玩味的是遍布山中的“心”字,形态各异,气势非凡,各有千秋。佛家讲究心能生万法,道家讲究致虚守静,儒家讲究心外无物。这三者在此皆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习惯于车水马龙的现代都市人,闻惯了城市的乌烟尾气,为释放紧张的生活压力,徒步到山中寻找一方净土,闭上眼养个神,理理思绪,规划规划人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精神解脱。罗裳山、灵源山,还有无数叫不上名字的小山峰……它们历经了多少个世纪的熔炼,博纳万顷岩波,汇聚无数元素,安然地站立在闽南大地上,守望着海峡两岸。

  都说紫帽山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立体画册,罗裳山是一首永无句号的抒情诗,灵源山是一卷没有结尾的音乐谱,每一次每一页都会让你有新鲜感,每一次都会有摇荡你的心旌,拨响情感之弦,颤动生命的韵律。

  水之趣

  晋江,镶嵌在海峡西岸上的一颗耀眼明珠。只见,一条河流的名字穿过沧桑的岁月, 在这片沉静而神圣的土地上静静流淌着。她发源于戴云山脉,一路以海的虚怀收纳小溪,交汇于双溪口,哺育着古城的一草一木,书写着“涨潮声中万国商”的传奇佳话。

  从小生活在溪边的我,喜欢玩水,与水嬉戏,或捧一抔水,或用手激起涟漪,或投石探路。黄昏时候,我经常会骑着单车来到江边,凭栏驻足停留,独自享受这夜色的宁静,眺望归来的渔船,在发白的记忆中,遥想当年东方第一大港的辉煌,借着古人的遗韵,拢起一个美梦,停泊着一叶扁舟,所有答问皆隐于闽南话语中,在微风中,固守着一份超脱,一份宁静,一份淡然。

  远望白云悠悠,近看红砖古厝,采一份古韵悠扬,揽一份诗意入怀,倾听风过耳边,疑似千年风景已过。观海、听涛、临风、赏月,成为一大乐事。试看古人的风雅,苏东坡观水,看到江水的绵绵不绝,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李太白看到水的激越澎湃,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的确,人生犹如江河里的一滴水,当你融入大海中,原来那样平静的你,也开始能沸沸扬扬、浩浩荡荡,就像泉州湾的大潮,演绎着高潮迭起的精彩人生。

  伫立于堤岸,凝视着永不停息流淌着的江水,恍惚间,我仿佛穿越到了古代。在那苍茫的大地上,一条清澈的江河在流淌着,河边,有一处处村落,从中原战乱中逃难而来的人们,喜欢上这里的清静,他们搬来了中原农耕生活方式,开始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循环生活,虽然身上穿着简陋的衣服,吃着粗糙的食物,但脸上却洋溢着安定的笑容。他们有着清水般的纯洁与质朴。彻骨寒风,不能凝固他们的本质;炎炎夏日,不能磨灭他们的信念。他们安于此道,用双手在闽南这块所谓的蛮荒之地书写着传奇。

  人之美

  清初理学家、宰相李光地说:“泉在前代,文章科名为天下蔚,学者谈说,至今艳之。……夫泉僻处滨海,为九州之裔末,然虚斋(蔡清)以经解,锦泉(傅夏器)、晋江(李廷机)以制举业、李贽之横议,天下皆靡然宗之。则岂非世道学术之高下,占诸泉而可知欤?”(《榕村全集》卷十四《重修泉州府学记》)。晋江,自古以来人杰地灵,历代俊才辈出,文才武略称雄于海内,是全国少数出过千人进士的县(市),涌现出欧阳詹、曾公亮、李贽、施琅、吴鲁等一大批杰出人物。晋江潘湖村人欧阳詹, 是泉州历史上第一个进士, 他一生的德行、文章,对福建文化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龙湖衙口“靖海侯”施琅,平定台湾,顺利招抚郑氏集团,为祖国统一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号白华庵主的吴鲁,为福建科举时代最后一个状元,他以振兴文教为己任,把兴学育才当作施政的第一要义,因兴学育才卓着成效,而诰封为资政大夫。

  南宋诗人刘克庄《南廓》:“闽人务本亦知书,若不樵耕必业儒。唯有统称南廓外,朝为原宪幕陶朱”。可见,晋江这片土地也有着悠久的商业文化历史。英林供销社“一诺四十年”,温玉泽“为一句承诺”故事,彰显着诚信经营、义利并重的期许弥漫着市井民间,催生了民营企业遍地开花的春天,塑造品牌之都的美丽形象。携带中原农耕文明,又淬炼海滨邹鲁的海洋文明,形成独特的现代商业文明,塑造了敢于拼搏、敢于冒险的文化特质,书写晋江模式的神话。

  停留在这座充满活力的新兴城市,猛然间,你会发现,在谈笑风生中的茶香,林立而起的高楼,城市版图不断扩大、包容,拓宽了城市文明的领域。海内外300万晋江人,用行动和智慧诠释着新时期的晋江精神,成为时代的一个记忆符号。一批批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令人肃然起敬,这是一座充满大爱慈善的城市,也是很值得人终生守望的精神家园,一座饱含重义情结的城市。

  如今,在中国梦的感召下,每个晋江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爱拼敢赢的晋江人,正迈着科学发展的步伐走在康庄大道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