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冬病事

      年龄大的人总是最怕过冬,一到冬天就各种毛病频出,酷寒是对他们身体的最大考验,没想到父亲也没躲过这次降温竟然生病了。

      下班回家芳姐告诉我,早上的时候老爸觉得头晕,然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休息,我来到他的床前,双眼紧闭,脸色蜡黄。

      “爸,你好点没有?”

      他不说话,皱起了眉头,只是摆了摆手。

      “头还晕吗?早上吃了什么东西?是不是感冒了?”

      他终于抬起了眼皮,“头晕得厉害,站不起来了,我不发烧,这里难受。”他用手按着自己的胸口。

      估计是看我太担心,他又安慰我说:“没事,估计是吃坏肚子了,我躺一会就好了。”

      “可是你已经躺了一晌,也没见好啊。”

      他挣扎着非要起身,手扶着墙却一步也迈不开,然后开始晕天暗地的吐了起来。

      我、他、芳姐三个人扶着、搀着、架着才把他弄到车上,到医院又借来一辆轮椅推着去看病,医生直接让住院了,各种检查后医生判断是脑梗。

      我一脸的不可置信,脑梗?不可能。我爸身体一直很健康,他只是视力不好而已。他说自己是吃坏肚子所以才头晕想吐的,医生否定了我的说法。

      “老爷子已经75岁了,像他这样的年龄出现这样的症状一般都是脑梗。但是他这次只是初期症状,以后你们要多注意。”医生又详细的介绍了脑梗的种种症状。

      护士给他输上了液,身上大大小小各种监护的器械,他还是闭眼不吭,一脸痛苦,衣服上还有刚才新吐的痕迹,我拿着纸擦了擦。

      左边病床上的那个大爷好像行动不便,伺候的老太太正在喋喋不休的责骂他“让你爱喝酒,喝呗·······刚上过厕所又要去,憋死你呢!”然后推过来轮椅吃力的把大爷从床上挪了下来。

      右边病床上的老大爷正在吃着东西,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人脚蹬在椅子上用手机看着电视剧,看我们过来把她的脚从我们病床旁的椅子上挪开。

      老公偷偷把我拉了出来。

      “你仔细看看咱爸的嘴巴好像有点偏斜了,我想可能就是脑梗。”

    “别给他说,免得他有心理负担。”

      夜里他在医院陪着,第二天早上还是他陪着老爸,我在学校照顾班级和一帮孩子。

      下午我再去的时候他已经坐了起来,并且还在和周围的人说着话。

      “这个老哥,昨天看着可不轻,今天精神头不错。”那个行动不便的大爷对我说着。

      “嗯嗯,啊啊。”右边病床的大爷随声附和着,原来他脑梗影响到了说话。

      三皇五帝、王莽刘备······左边的大爷教过学,在煤炭系统退休,他两都算得上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相谈甚欢。

      “你大爷昨天还绝食呢,我正在批评他,他这样做是不对的。”老爸丝毫不顾及大爷的面子对我说。

      或许因为我面善,又或许因为我是教师的缘故,大爷开始絮絮叨叨的给我叙说起来。

      “妞啊,你不知道我早就不想活了,我是个废人啊。”

      “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道理都懂,可是我这个样子你知道的。你大娘这六年来跟着我不少受罪。”

      “是啊,其实你生病最苦的就是大娘了,所以你得体谅她,听医生的话,多锻炼。你活着虽然很累,可是孩子们回来的时候看到你,知道爹还在啊,人家不是说有爹娘的地方才是家嘛。为了孩子们你得好好活着,起码他们知道自己的爸爸还在家里等着他们。”我竟然有点想流泪了。

      “是的,是的。我女儿也是这样说。都怪我爱喝酒,刚退休就犯了这病,有钱又怎样?不会花白搭。”

      “你早点听话不喝酒就好了。”大娘抹着眼泪说。

      久病床前无孝子,其实不是不孝,谁的累谁知道。

      大爷退休不到一年就犯了病,今年他才66岁。可是已经辗转医院六年了,如今的它满头银发,大娘也是。

    右边口吃的大爷住院半月了,老伴儿不在身边,他有一儿两女,但是因为只有这个小女儿没有工作,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医院伺候。她家在农村已经一周多没有回家了,她原来和我一样大小,只是显老一些而已。

      我也有工作,而且是需要每天四次打卡的死板工作,妹妹又远在浙江。下午的时候异母的姐姐竟然来了,大兜小兜的吃食,还给了老爸一千块钱,给他充了饭卡,看他毛衣起球又捎来一件羊绒衫。

      “你去上班吧。平时我也没什么事情,白天我在这里守着,晚上或者双休日你们再来。”姐姐的到来减轻我不少负担。

      我想到了那个从夏天就说来看我而被我一再推辞的她,她如今有一儿一女傍身,假如有一天她住院,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在床前伺候吗?我想会的。或许这就是亲情吧。或许这就是时间吧。

    岁月总会带走很多,尤其是仇恨和不值得计较的东西,你会愈发明白情字之重,知道最后你需要的是什么,守候的又是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