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

我坐在海边的长椅上,看海浪一层层地涌上沙滩。此时已是冬至,老家早已大雪纷飞,而此地却阳光明媚犹如春日。

这里是母亲年少时生活过的海滨小城,一个挤满了我整个童年的遥远而陌生的地方——“那里的天很蓝,海也很蓝,沙滩柔软,浪涛会送来深海的礼物,一个又一个的惊喜……”每当回忆起这段话,我的脑海里总能浮现出母亲温和的笑容——昨天我途径这里,一时兴起下了车。

最近两年我辗转于天南海北的各个城市,且只乘坐最普通的列车,因为这能使我更清楚地感受到距离与时间。很多人说我是在浪费生命,可我隐约觉得自己是在寻找——隐藏于不住流淌的长河中的某种确定的东西。

不远处的海滩上有一个女孩,十三、四岁的样子,梳着两条麻花辫,穿旧式的红色碎花连衣裙,在弯腰捡拾被海浪冲上来的贝壳。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已过世的姥姥,年轻时的父母,以及陪我度过童年的玩伴。我去老房子附近的小卖部买冰棍,那些老邻居亲切地叫着我的乳名。“丫头,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啊?”“坐飞机,去很远很远的地方!”……醒来的瞬间恍惚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可很快便意识到:我已经是一个近三十岁的女人了——怎么感觉一下子就到了这个年纪呢?

女孩走到我旁边的树下,把刚刚捡的贝壳统统埋了起来。

我的耳边又回荡起母亲的话语,“那里的天很蓝,海也很蓝,沙滩柔软,浪涛会送来深海的礼物,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我不理解,为何年过半百的母亲对大海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只当做是一种对故乡的思念。相比于某些浪漫幻想,我对海洋的感受更多的是恐惧。犹记得几年前的一天,当大浪袭来的时候我毫无防备,整个身体被掀起卷进海里。作为一个溺水的人,我拼命挣扎着,想要抓住某些牢固的东西。然而并没有什么是“牢固”的,所触碰到的一切都同我一样,被海水卷携着在不断地翻滚……

“既然辛苦捡来了,为什么不带回去?”我问女孩。

“我的行李装不下这些贝壳,所以想先埋起来,等以后回来再把它们挖出来。”女孩一边拍打着翻新的泥土一边回答道。

“可如果你回来时发现贝壳都不见了呢?”

“不会的。它们会一直在这里,在我记忆里的这棵树下,安静地守候着,等待某一天,我把它们全部找回来。”

我体味着女孩的话,心里隐约觉得有什么漂浮的东西在缓缓下落。

“你是要离开这里吗?”

“是呀,我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的冬天有雪。我不怕冷,我想看大雪纷飞时的样子,那儿一定很美!”

女孩抬起头,脸上满是憧憬与期盼,这种独属于少年人的神情令我动容。因为深知有一天他们也会长大,像我一样,像此前许许多多已经老去的人一样,像那些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一样。

海浪推着白色的泡沫一层层涌上沙滩,抹去了女孩刚刚留下的足迹,就仿佛她根本没有来过。然而真的是毫无痕迹的吗?我看了看女孩,又转向那一小块埋有贝壳的土地。忽然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我的手心里——是一枚贝壳。

“给你,这是来自深海的礼物。”女孩淡淡地笑了,这笑容我确是无比地熟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贝壳从会写字起就讨厌自己的名字。 她觉得只有命薄的人才会取这么随便的名字,重男轻女的父母是有多不重视她啊。可她...
    风萧蓝黛阅读 1,085评论 15 7
  • 海浪冲向沙滩,然后退去,留下了一些贝壳,然后再冲上来,留下一些贝壳,在退去的同时又带走一些。如此往复。 那里的海很...
    歇雨阅读 824评论 1 0
  • 贝壳项链 妈妈梳妆台上的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条贝壳项链,它是那样的蓝,如同深深海底的幽蓝,这是妈妈最喜欢的项链,因...
    魅族小9阅读 173评论 0 0
  • (一)连云港的海是《西游记》里的海 2013.08.05,那天我就在连云港海滨浴场的海边,心情很蓝。那天我是特意去...
    朱迪劳阅读 832评论 0 2
  • 我想每一个作者,都很珍惜自己的作品。每一个文字,每一条句子,每一篇文章都倾注了作者的心血。看着他们发表,就像看到自...
    大为君David阅读 5,362评论 58 95
  • 方新急了,他说:"就是刚才从值班室跑出来的那个护士,她上哪儿了?"方新急的几乎接近于大叫. 小雪也被他吓了一跳,用...
    笑君杀手阅读 198评论 0 0
  • “价值投资之父”格雷厄姆在早期的价值投资理论基础上发展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现代价值投资理念框架,格雷厄姆称:“坚持合理...
    朱叁肆阅读 1,478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