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挫败感随笔

很多人把考试时候产生的挫败感当成是一种不得不忍受的痛苦和创伤。但我们可能恰恰忽略了一点:与其说它是认知增强升级的重要途径,不如说它是唯一途径。

正如伯凡日知录中:富兰克林在很小的时候在印刷厂当学徒工。他想让自己的文章也能够印刷在报纸上,于是他读好文章的时候时不时抄下一段话,写在一张纸上;再往下读的时候,他又在另外一张纸上抄下一段话。读完以后,把文章放在一边,把这些纸打散,然后过几天以后,他让自己把这些话按顺序排列下来,这样他就能知道这篇文章的结构,然后Rewrite(重写)这篇文章,也就是通过自我考试的方式对于自我的认知产生微创伤。在此过程中,他发现虽然他自己好像读懂了这篇文章,而且觉得很欣赏,但是落到纸上的时候,能写下来的很少,一篇很长的文章他只能写下一小段,在认知客观化的过程中产生挫败感,但不止步于这种挫败感,他接下来又重新读那篇文章,读完以后,他再一次地重写,然后把自己重写的文字跟原文对照,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真正读懂这篇文章,更没有真正领略这篇文章的精彩之处。一篇文章他要反复重写四五次以后,才逐渐接近原文。富兰克林用一年多的时间,从印刷工成为专栏作家,他的学习写作的方法就是不断地通过一次次的提取来格式化自己的存储。

在90年代时期,我曾经对于PS特别着迷,由于囊中羞涩,每天中午抽一个小时去新华书店学习PS的各种特效,记录下要点,下班时间通过记忆在家练习,每当有卡壳的地方次日再去书店翻书研习,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时至今日有几个特效我依然记忆犹新。可见学习的本质是提取式存储,正是这种一次次的直面挫败感和创伤的过程中,不断客观化认知的过程中,是以提取为目的的存储刻意练习,在跨越障碍中认知获得了升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