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一本书去巴黎》(10)

今天的第一章讲到了断头台的故事。一个以杀人为目的工具,最开始的设计初衷居然是人道主义——减轻受刑人的痛苦,这确实有点让人意外。此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书中讲到,开始使用断头台后,当时巴黎的民众嫌行刑过程太快,无法充分欣赏死囚的痛苦,呼求恢复绞刑。读到这里,我不禁想起鲁迅笔下那些围观砍头的中国人。看来西方与东方一样,并不缺愚昧的国民。"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

之后一章,作者又谈到了先贤祠的往事——那些在这里热热闹闹被迎进去又悄无声息给送出去了的人,和那些最终被永久供奉在这里的伟大的灵魂。历史的河流泥沙俱下,经过时间的冲刷,最终沉淀下的唯有金子。在某个时期,真理和正义也许会在乌合之众的喧闹声中被掩盖,但理性与人性的光辉会一点点驱赶走黑暗,最终拨乱反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