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 20年前 我用一根火柴 点亮了整个世界

儿时的年味是一面挂满腊肉的红砖墙,是一串震天爆响的中国红,是一片残留着麦香的黑土地。

文 | 文芒教主 图 | 来源于网络

坐落在深山的村庄在这一天醒的尤其早,清晨的暮霭之中,农家的烟筒里已相继飘出了袅袅青烟,把带着寒意的空气蒸出了一丝暖意。小心翼翼的穿上新衣新鞋,连走路都没有了平日里的嚣张,生怕粘上点什么脏东西,老妈在厨房忙前忙后,老爸搭着梯子,嘴里叼着一支烟,正看着手中一叠长长的对联发愣。

“饭饭过来,我们家的大知识分子,帮我看看哪一句是上联?”老爸拍了拍我的小脑袋,我把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只看最后几个字就知道,当然是‘迎新春’在上,‘好运来’在下。”老爸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边在墙上刷着浆糊边朝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其实在我们这个小村庄,每年的对联来来去去也就那几句,家家户户基本上轮了个遍,我当时还不清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老爸一句也记不住。我只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我最自豪的时候。

老爸书读的不多,但却是个讲究人。在贴横批的时候,他让我站在场子中间看位置是不是摆在正中,还特意嘱咐我,“过年要说漂亮话,待会儿如果偏左你就说健康,如果偏右你就说吉利。”

结果我跑过去一看,他比对的位置刚刚好,不左也不右,望着老爸一脸疑惑地眼神,我思索半天然后一拍脑袋,嘴角咧开朝他笑道,“健康又吉利。”

门前是一片不算宽敞的大土路,不少骑着摩托车的人从面前经过,后座上全都捆满了大包小包,风尘仆仆的脸上掩盖不了回家的喜悦和急迫,年少的我尚不懂得大人世界的悲欢离合,看着他们高兴,我也跟着在场子里手舞足蹈。

团年饭是在大伯家吃的。我们仨手牵手前往村南的大院子,路上遇到熟人都互相说着新年快乐,我总会在心里默默的想,别个小孩的新牌牌都不如我的好看。迎接我的是三个哥哥,还有他们口袋里揣着满满的糖果,他们争论着自己挑选的才最好吃,于是我一样吃一颗,一边啄木鸟似的点头,含糊不清地说,都好吃!

临近12点,老爸看着手表掐时间,他把打火机交给最勇敢的大哥,随着一声令下,大哥点燃引线头也不回的按照既定的逃跑路线返回,滑稽的样子惹得我们哈哈大笑,他就躲在墙后朝我们吐舌头。

“砰!”

随着一阵霹雳啪吧的鞭炮声和中间夹杂的爆响声,一阵带着淡淡火药味儿的烟雾沁入鼻尖,炸开的碎屑带着特有的喜庆元素铺满整个小院。

看着黑土地上铺满了中国红,我的心也跟着热了起来。

就像是连锁反应,一瞬间,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回荡在这座偏远的大山,就连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长辈们,在这一刻,也都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饭桌上,大人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我们几个自然是端着一碗饭就匆忙的奔了出去,无前屋后的寻觅着同村的小伙伴,男孩子们调皮的在各个地方塞鞭炮,女孩儿们惊叫连连,脸上带着好脾气的微笑。

手上的饭碗是热的,兜里的糖果是热的,就连脚下这一片印着动物脚印的黑土地,似乎也变得热了起来。

回到家,他们还在席间畅谈,老爸把我们叫过去,挨个给长辈们敬酒,我们拿着茶杯,学做大人的样子一饮而尽,口中念着早就倒背如流的祝福语,同时还不忘给他们夹上几个“猪赚头”和“金钱手”,长辈们红光满面,一边夸我们懂事,一边朝我们口袋里塞着一个又一个红包,嘴上说着不要,心里早已在计算着待会儿去买些什么小玩意儿。

下午回老家祭祖,登上那屋后的大山,看着整座村庄都穿上了中国红,小小的心里涌动着许多不知名的情愫,那时的我也许不知道,多年以后,即使那座村庄早已不在,但那一幕始终印在我的脑海中,丝丝入扣,挥之不去。

我们给每一位逝去的长者烧去纸钱,但愿他们在世界的另一边一切安好,老爸对我说,“饭饭,以后无论走多远,都要记住,这里,是你的根。”

晚间,我们几个终于忙中偷闲买来了一盒盒小烟花和冲天炮,在大人们码长城的时候,我们便在院子里,点燃一支冲天炮,“砰”的一声看着一道火光飞上天空,顿时满足的不得了。

我们将雷王埋在土中,看着它将大地炸出一个坑,我们将小烟火摆成一排,挨个点燃,就像电视机里的音乐会,我们将神鞭绑在一起,然后在夜晚甩出一道道光圈……

我们疯着,笑着,追着,跑着,以为自己拿着一根火柴,就能点亮整个世界。

临近12点,村委会里的广播里忽然开始放起了卓依婷的那首《恭喜发财》,大喇叭里夹杂着微弱的电流音赋予了那个时代鲜明的特色,嘹亮的女声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告着那句孩童唱出的前奏“过—年—啦!”

随后,鞭炮齐响,万花齐放,五颜六色的灯火,将大山照的如同白昼。

我们傻傻的站在原地,随后手拉手跳了起来,明媚的烟火将我们几人的脸上照的微微发红。

耶依耶依耶依耶嗬嘿

恭喜你发财我恭喜你精彩

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礼多人不怪……

那群天真无邪的少年,终于在这首喜气洋洋的歌曲中,变成了一张张成人面孔,卓依婷那高昂的歌声,逐渐穿越大山,穿过涌动的人海,进入了现代都市,大山那头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模糊,忽然间,那位曾经在烟花下跳跃奔跑的少年,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回忆是一壶烈酒,在漫长岁月的发酵下日益香醇。

20年后,那片黑土地上小伙伴们早已分隔异地,甚至连过年都无法聚在一起,守着万丈高楼,却依旧惦记着那一面挂满腊肉的红砖墙,而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拿着2块钱小烟火就开心的不得了的孩子,但我明白,天之涯,海之角,有些东西还在,就如当年那满满一兜的糖果,甜蜜如初。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活动传送门:https://www.jianshu.com/p/ee05f7eff67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全网封禁俗喊麦,向上社会积极筛 公众人物做榜样,国家需要正能量 不能成天饮酒醉,也要健康早点睡 树立正确价值观,发...
    FrancisBingo阅读 30评论 0 0
  • 春雨贵如油,正此时节,于洛阳游学。 〔宋〕涑水先生曾言道“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观先贤之所处,沐往圣之...
    韩沐柠阅读 58评论 0 1
  • 正经的看书 微博上有看到好多好看的人物形象,想用笔试着画一下
    那么就随你阅读 28评论 0 0
  • 借款人,韩彬。借款金额,三万元。放款公司:诚信贷款有限公司。 月息,2.88%。就是3万 ×0.0288=864。...
    徒步独行阅读 482评论 8 5
  • 成功的海上大营救 1999年10月17日,一艘由大连开往烟台的滚装轮《盛鲁号》,途经北纬38度28分,,东经121...
    卢建广阅读 7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