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特教老师,没有编制仍然可以做得热火朝天

今天的故事主人翁,龙老师,她从事特殊教育18年,现任机构蜗牛山庄农疗及全托颐养项目部长。她说「我希蜗牛山庄的孩子生活是开心有品质的,家长是能放心的回归社会去实现自我价值的,山庄的老师是能发挥自己特长舒心工作的。」

图片来自网络

老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小学时,我们有一个肢体障碍的老师,她对我特别好,看着她常因为自己的障碍被欺负时,我觉得特别地伤心,总希望能为她做些什么。」

从小有教师梦的龙老师,因为机缘成了一名特殊教育老师,她没能直接回馈恩师什么,却用十多年的时间,给上百个特殊孩子及家庭进行了特教支持,也为这个群体的社会接纳和融合,做了更多的努力。

特教|成长路上不敢停歇

2000年,龙老师进入了特殊教育行业,从IEP(个别化教育计划)作业治疗师开始,她做过智力及发展性障碍儿童的个训,进行过大龄重度学员的ISP(个别化服务计划)小组教学,也尝试过大龄轻度学员的就业支持,再到智力障碍人士的全托服务,她在智力障碍人士生涯服务的几个重要阶段都有所涉猎。

不得不说,她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十多年来,面对不同岗位地挑战,她从来没有退缩。面对每一次挑战,她都会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不断的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从大专到本科,从教师职称的评定、到职业指导师和护理员证考核,正如她所言「特教是需要终身学习的,这么多年,我从来不敢停歇。」

孩子|幸福与遗憾

「这些年,我接触的特殊孩子有上百个,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时间,比和自己儿子多得多。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家庭,遇到了很多,我特别能够理解家长们的心情。蜗牛山庄接收学员以后,遇到了很多以前的学员,分别几年,有的孩子就在家待了几年,远离社会环境,看着他们的退化,我特别的心痛。」

「机构有很多孩子,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记得刚刚见到邱哥时,还只有6、7岁,没有语言,但特别的可爱,后来他会用叠词了,慢慢的会讲简短的句子了,到现在他成了小伙子,会和我们进行情景对话了。多多也是,那时还是个小孩,多年下来,看着他的一个眼神和动作,我可以知道他的想法,他看我的表情,也能够明白我的态度。」

「我觉得做特教老师,应该更多的看到孩子们的特长和优点,比如现在在蜗牛山庄,孩子们生活在集体之中,有的孩子非常喜欢帮助同学,这就是他们善良的闪光点。在生活中哪怕请他们帮助同学递下东西,他们都会获得成就感,只有更多的肯定和鼓励,才能让他们变得更加阳光和自信。」

「能够陪伴一群孩子成长,是工作给我的意义和幸福。对于我的儿子,他从小接触我的工作环境,对于特殊孩子有很好的接纳,也很有爱,这点让我很欣慰。可从小到大,每周最多两天和他一起生活的模式,陪他的时间确实太少。转眼他就这么大了,儿时没有把他带在身边,还是让我挺遗憾的。」

部长|和大家站在一起

蜗牛山庄办公室的灯,总是会亮到晚上十点左右的。白天龙老师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和孩子们在一起的,夜幕降临后,孩子们陆续回寝室洗漱,她才有时间捋一捋手上的事「我常在生活情境中的感受学员们存在的各类问题,身临其境才能准确的找到孩儿们的需求,才能与老师们一起制定出有效性的干预计划。」

带团队和进行特殊教育是截然不同的,对于龙老师,怎么带好团队,让蜗牛山庄有家一样的温暖,她是需要探索的,以身作则是她选用的唯一方法。山庄中,常会遇到学员大便无规律夜里失禁,睡眠错乱晚上不睡觉,半夜发情绪状态,癫痫学员半夜发病等「作为一个项目负责人,我有责任和义务与老师们一起来面对各种问题,所以我的床位都成了流动的,哪个学员有问题,我就会出现在那个学员的寝室里,和他们住在一起,与我们的教保员老师一起来护理、观察和干预。」

「我的手机和对讲机是24小时开机的,当老师们任何时候遇到问题,我都能一起和他们面对和解决。我和我的老师团队是一体,他们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虽然我的专业和经验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我身后有强大的领导团队和专业团队,让我有信心来面对各种问题。」

理想|让爱传扬

龙老师说,她最喜欢一句话,让爱传扬。希望家长对孩子的爱,自己对孩子们的爱,机构对孩子们的爱,社会对孩子们的爱,可以进行互相的传递,让世界充满爱。

作为蜗牛山庄的负责人「我希望我们专业更精准,活动更丰富,服务更细致,我们的团队能长期凝聚在一起,为智力障碍人士提供有尊严和品质的服务。也希望有一天,机构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不知道是睡少了还是因为早上的课有点打乱我的背诵节奏,反正一到下午就开始效率极低,只能集中精神半小时左右,就要玩...
    弹弹弹阅读 81评论 0 1
  • 记得那年夏天,还迷恋着QQ空间里面的非主流,打开老式电风扇,在空间和游戏中交替进行,那个时候真热,窗外蝉鸣的真响,...
    小花Ivan阅读 7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