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晚点

1、

这个冬天的多年以后,我一个人在夜里醒来,看到一只蚊子、一只猫和窗外赶路的农人,月光下,蓑衣染了露和尘——

那个时候,我们都年轻,没有皱纹,也没有白发。

那个时候,我们都固执,以为错过了你,还有更好的你。

那个时候,我们都幼稚,以为自己就是千堆雪,而你是长街,根本不知道日出一到,就会彼此瓦解。

那个时候,我们都痴情,以为拥有了一个你,就拥有了弱水三千里的那一瓢,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足也。

那个时候,我们都满足,不需要裘衣过市,不需要锦衣夜行,只要有你,我们喝口凉水都是甜的。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这世上多少的错过就是一生?

这世上多少的逝去就只能等来生?

2、

偷偷哭了多少回,但我不告诉你。

少年的爱如一颗舍利,半辈子过去——

擦得越发明亮,是烨烨生辉的夜明珠,暖我;

磨得越发锋利,是寒光闪闪的匕首,割我;

我只想说,这么多年过去,我把石头真的都捂热了,却唯独焐不热你的心呢?

经年的疼痛总让我气喘吁吁,多少个患得患失的夜晚,听窗外月光落在枝头的声音——

温暖、骚动、薄凉、颤栗,

都与你有关,也都与你无关。

害怕天亮又盼天亮,一场关于你的独角戏,一夜又一夜在我的心头风生水起

这世上多少的追悔让人痛彻心扉?

人到中年,有些话有些事,不能想不能提,今夜慢慢捱,明日缓缓行。

一块石头扔进池塘,受伤的是水。

40岁,可以包容一切,平复一切。

但我相信这只是表象,伤疤还在,只是沉到了水底,在淤泥里慢慢结痂、愈合。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爱你,与你无关,更与别人无关。

爱不爱,都是一辈子;想不想,也是一辈子

如果不在心里装个你,这漫长的后半生,我该如何聊以卒岁?

在午夜枯坐,就看到那么多的从前,素年锦时,我和你之间的往事纷纷——

萧索过多少青春,还不是我一个人?

夜微凉,一盏残灯,还不是我一个人?

4、

草长不长,得看阳光的脸色

花开不开,需要春风表态

我快不快乐,关键在你要不要我快乐。

40岁,没有什么能够躲藏。

多年后的重逢,我们不过是只言片语,我们也都是小心翼翼,然后短暂相拥,匆匆离开,你一路向东,我一路向西。

绍兴和洛阳,原本就是不相干的两个城市。

那些小镇上一起度过的青春,不过是我们今天安慰往事的唏嘘,别指望会抓住什么?别指望会阻挡什么?

比如你的离开,

比如春天的到来,

比如我一个人的以后……

佛说,人的一个念头中就含有九十个刹那,而这多年来,我的心头究竟有多少个刹那呢?

谁在强颜欢笑的背后彻夜难眠?

谁在觥筹交错的刹那一声叹息?

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泪如雨下?

有些东西已经逝去,有些东西却远未到来,40岁,是进也难,是退也难!

5、

人一辈子,很多事很难用“值”或者“不值”去衡量。

苦等胡适一生的曹成英,苦爱林微因一世的金岳霖,苦念胡兰成一辈子的张爱玲……我们除了叹息还是叹息,我不想说值不值。

人家愿意,谁也拦不着!

风从南山吹来,有秋的而味道,也有冬的气息。

一匹马在伊河饮水,一群羊在沙洲踟蹰,一个老人在风中大吼——

咱两个在学校整整三年……

素年锦时,时光缓慢,

多少的隐忍纠结都偃旗息鼓,

多少的辛酸委屈都春风化雨,

多少的兵荒马乱都绝处逢生。

总以为人生最美好的是相遇,其实,人到中年终于明白,最难得的是重逢。

40年,也不过是一枚绿叶抵达秋风的旅程,一朵雪花从水珠到天空的旅程,一个人从荒唐到沉默的旅程。

寒来千树薄,秋尽一身轻——

是枝头拒绝坠落的那一枚柿子,孤零零的疼。

是暮色里拒绝回家的那一只狗,傻乎乎的等。

是落在最后的那一只羊,战兢兢的冷。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就算疼得刮骨疗毒,就算等得海枯石烂,就算怕得惴惴不安,也只能是装——

装得如无其事

装得风平浪静

装得闲庭信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