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纪小,喜欢装文艺,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96
我是你的小虚荣
2017.09.28 15:40* 字数 2507

2013年3月11日,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我放弃了前九年半的努力,在我大学的第一个八分之一选择了转专业考试,弃理从文。没想过成为大文豪,更没想过靠文字吃饭 。走过很多路,看过很多书,我以为在我的笔下,也会有很多经典人物的产生,至少可以根据自身人物原型塑造一些我想要的却在现实中没有发生的结局。但也仅仅是我以为……

去楼下买水果,一开始本来打算在超市买顺便逛逛超市,后来看到两个沿街摆摊的果贩,南方天,十月份的晚上还是有点冷,而且这果贩自从今年西瓜开始上市的时候就一直在这儿,我几乎天天看到,但引我注意的是果贩的小女儿,七八岁,这次刚好她也在 。

挑好水果给老板称量,没带零钱给了老板一张50的找零。老板把钱递给她小女儿说“找叔叔22块钱”。

什么,叔叔?一时间被吓出冷汗,我明明记得我才十八九岁,不是应该叫哥哥吗?我还记得大三那年,被一个大四的误认为我刚高中毕业大一新生而已。仅仅过去一年多,我就变老这么多了吗?

“老板,你看我像多大年纪”?我问老板。

“小伙子,你每天从这里经过,应该是上班了吧,怎么着也有个二十四五岁,和那些还背着书包上学的小孩不一样”。

是吗?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生已经不再能够用在我身上了,呵呵,确实吧。

“叔叔,你的找零拿好”,我接过小女孩递过来的零钱,揣进口袋,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记得下次要叫大哥哥,不叫叔叔”说完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

转身离开的瞬间,有些许无奈与讥讽。

遇到加长版红灯,90秒,看着霓虹灯每一秒的倒数闪烁,更像是见证着一个能活90岁的人如何与生命的计时器对抗,诚然,于时间的浩瀚长流中,生命似乎就是白驹过隙。

十八九岁的时候,尽情挥霍年轻的资本,放纵不羁爱自由,大碗的喝酒,聊的都是胸大的姑娘,夜里睡不着就无病呻吟,一碗麻辣烫,一夜十次郎,第二天懒得起床就不去上课。

热血满腔,壮志凌云,每天早上醒来 一柱擎天,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和上升的机会。

二十四五岁,没什么好,早出晚归,奔波于公司和家庭之间。习惯了熬夜到很晚,第二天又得早起上班,到公司才缓过神来,听所谓过来人扯淡和使唤,常常会因为担心错过某一班到公司的公交车,而在清晨人满为患的马路上演百米冲刺。

熬夜写稿,纠结措辞,难以下笔,电脑旁边放置的绿植似乎受我的影响很严重,也变得和我一样焦躁暗淡。

大概已经很久了,久到记不清上一次是什么时候认真静下心来读一本书,单曲循坏一首歌曲,甚至是找个姑娘调戏几句。虽然知道很多苦心孤诣其实毫无价值,还是不停的在忙,反反复复,可以说是在折腾。

不相信星座,也更不是金牛座,这大概就是有信仰 的人内心渴求,现在乃至于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并不会找到自己的实际价值与人生位置,但也会希望只是凭借自己的双手,塑造出一些让这个世界因为他的努力而出现的一点点不一样的人生可能。

十字街头,有五个青年在弹唱《光辉岁月》,衣着复古,对于那个年代的他们来说,这大概也是他们的光辉岁月,或者说精神信仰。

驻足聆听,曲终人散,往盒子里放了20块钱,看到他们微笑的眼神说感谢,我心满意足的离开,很欣赏。

越是独立的人心里往往会越自私,而绝情杜性也通常是理性人所为。偶然做一些相比之下稍微幼稚的事情,刚好可以和清醒的理性正负抵消。

或许有一天,我遇到过的这些人,懂得分享给别人一份温柔,多年后的某个瞬间,还会对我产生印象,这就是我满足的地方。

这是我所理解的人生信仰,倾尽全力渴望绚烂和燃烧,带着满腔热情和现实贴身过招,最终遭遇打击、挫败和伤痕,也收获温柔、成长和爱。

如今,离开象牙塔,从此之后,大家各奔前程,不知道他们以后会有怎样的新生活,一代江山一代人,总会有某人取代某人,更不会知道有多少机会再相遇。

从理想跌入现实,我并没有失落,我难过的只是再也看不到那些脸庞了。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很多次,我总会忍不住去走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无数遍的路,那些闭眼就能走到的门口,就是想要在彻底放下之前,像第一次那样好好的再记住一遍。

自以为已经不会再轻易动情的我,最终还是沦陷在当初和那些人 的相处里,尽管我知道,他们也会像我多年前遇到过的那些靓丽色彩一样消失无踪。

想念一条街道或一阵风,那些招手的人当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动。原来,所有已经被遗忘的时光,最经不起触碰。

2015年9月至2016年4月,我不断给很多编辑部投稿,结果也可想而知,石沉大海,就连拒绝我的回复邮件都没有。郁闷和绝望充斥着我每一个细胞,笑,已经变得很生硬,我开始喜欢发呆,盯着一个场景神游很久,最终也想不出什么问题,但是这也造就了我喜欢观察,聆听,我一直都很感激当初的自己。

那些几乎处于绝望和无助的日子,也有很多文艺的文章但也无比忧伤。第一次收到回复邮件是北京的大忘路编辑部,邮件里说只要能保证原创而且没有在别的地方刊登过,大忘路就会在三天之内,推送我的文章,尽管当时没有稿费,尽管当时署名不是“小陈老师”,都没关系。

再后来也收到“鲤伴”和另一家杂志报刊的邮件回复,前提条件都是原创,但是连署名也不会留给我,我依旧可以不计较,因为我已经开始筹谋着另外的事情。

单篇文章已经写烦了,况且也不想这种没有署名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所以筹划写书。一开始只想口述,很想要一种能把我说的话直接转化为文字的工具,可是没有。

100章节,17万字,差4万字完结。谈及我写书的初衷,也许就是不想多年后,回头看自己的前半生,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留下,就算是遗憾的事情,在书中我也要给它一个情理之中的结果。

美好的回忆总会被时间冲洗得只剩疲倦?昔日些好友总会变成了现在的路人甲?怀恋或许会有,重见轻而易举却遥遥无期。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再没见过搬家的蚂蚁,它们曾经生生不息。大门前柳树上的天牛,消失在上个世纪。后院的胖子去了哪里,长大后再没了消息……”

一瞬间,忧伤来得马不停蹄。

偶然在看到这句话:当时年纪小,喜欢装文艺,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人生就是不停的奋斗,与时间赛跑,与金钱较劲,却会忘了什么才是自己的初衷。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荒谬的剧,你没有足够的时间翻遍想看的书,走遍想去的地方,拥抱想爱的人。现实的脚步常常匆匆,每个人都会遇到现实的阻碍和难题,甚至是差错。

彼此能够陪伴的每一天都值得惊心动魄,爱到情深时,话到嘴边却唯有轻描淡写。

然而我相信。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