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人,村里事(组诗)文/江 桦


原来是一场误会

戴着墨镜穿着牛仔裤

女孩哼着小曲攀爬上挖掘机

时下不仅开大奔宝马的人有钱

乡下开挖掘机大货车的老板

找个美女跟车排解寂寞

陪着唱唱歌跳跳舞吃吃饭

似乎也成了见惯不怪的小事

我正在胡思乱想

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发动机声

这时才发现机车上只有一个人

那女孩便是威风凛凛的驾驶员

庞大的铁家伙开始劈波斩浪

几个来回把一块坡地变成了池塘

黄冲村的书记笑我少见多怪

他说女孩持有大型机械操作证件

像她一样开挖掘机堆土机大货车的

村里至少有十几个大姑娘小媳妇

她们不停地把沉睡的原野唤醒

山林水田路被她们踩在脚下

一次又一次得以淋漓尽致的梳妆


灯笼仍在空中晃悠

邻居移除门前种的月季

栽上一棵丈余高的柿子树

或许是不喜欢那花搞形式主义

开了又落落了又开

虽然色彩鲜艳却中看不中吃

充其量也就是走走过场

三年后的秋季

柿子树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灯笼

望着黄里透红的果子

邻居却舍不得去摘几个尝尝

后来树叶全落了果儿仍在晃悠

寒风中一直摇摆到第二年的春天

有人问他果子熟了为何不采

邻居说擅自采摘会影响事事如意

再就是考虑要给鸟儿过冬留点口粮



新娘是否会遇到危险

多年前的一个冬天

我们在山脚下堆雪人

堆了一个美丽纯真的女孩

她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

脖子上围着用梅花串的丝巾

头上戴着用树叶编织的贝蕾帽

大家高兴地围着女孩转圈

让她扮演成嫁给我们的新娘

一同玩耍的同村姑娘巧巧

或许因为吃醋扭头跑回了家

不知不觉天慢慢黑了下来

家里大人站在村口不停吆喝

我们几个小伙伴不想离去

大家嘴上不说心里有些沮丧

因为把新娘子一个人抛弃在野外

那个地方白天看上去还安全

夜晚不仅有野猪成群结队出没

村里还有不少人听到过狼的嚎叫



滴水中的故乡

声音时小时大

淅淅沥沥滴滴答答

哪一滴是父老的泪水

哪一滴是乡亲们的汗珠

分不清是谁在将故乡洗刷

无眠的我拉开窗帘

玻璃上变幻着一幅幅油画

水流奔向了干涸的鱼塘

甘露滋润着草木,蔬菜,庄稼

其实我并不喜欢听雨

每听一次心里便多一份牵挂

我却乐意去看雨后的风景

每看一次眼中就多一片彩霞

生我养我的那个小山村

雨点一次又一次敲碎旧貌

阳光一次又一次催生出新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