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繁花的忧伤

——我说,我想走进你侧脸里九月的忧伤,而你留给我的总是转身而过的背影。或许我怀念的只是那一段我远去的青春。

我不知道有多久了,久到你的面容已经模糊了,久到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你。只是昨天,当我看到你时,我分明感受到了我的眼眶的温度升高了,那种感觉有多清晰?!

人间四月天,阳光总是那样温暖而美好,我就在这样的季节里遇见了你,好像我们的年华一样美丽。记得那天,校园里的山茶花都开了,而我最喜欢的桃花也开了一树。我是一个遇上下雨天就会悲伤,遇上晴天便会心情大好的人,所以那天我的心情很好。我从那一排法国梧桐下走过,看到了你刚毅的侧脸,忧郁的眼神。我一直在想,你是什么地方吸引了我,也许是你那不符合四月的眼神。

其实你不知道,我虽然习惯了四月,可是我又有多爱九月,爱你那如九月般的眼神。

我记得林微因有一句诗写到“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音点亮了四面风”,那我该以怎样的句子来写你,写尽你眼里澄澈的忧伤?可惜我不是林微因,我只能说,人生总是存在美丽的邂逅。

那邂逅之后呢?!我们的人生依旧没有交集。只是熟悉我的人开始发现,我开始沉默,开始会望着窗户发呆。同桌林会问:“你在看什么呢?”而我没有回答。我说:“林,你觉得十年是多长的时间呢?”林说:“我愿用十年换你一句好久不见,我最喜欢这句话。”我说:“那么这个人一定很重要。”此刻,我又在想些什么?我想十年之后,你的身边会不会站着我,或是你对我说一声“好久不见”,抑或是,忘记了还有一个我。也许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其实我看的是那棵树,那颗树里刻有你明净的侧脸。

林说,她开始不习惯这样的我,沉默不说话;她说,她现在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她说,我本应该像四月的天气一样明朗。可是那时的我到底有多倔强?!抱着那样的感觉,爱了你整整一个曾经,而你却从不知道我的存在。

也许是我从未企图想去认识你,我对你来说,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不是我不够勇敢,而是在那样的年纪,我需要这样一份执著的依恋来消遣我那些寂寞的时光。

昨天,你从我身旁走过,其实我又有多想叫住你,告诉你,其实我比你还要了解你。我知道你最喜欢穿白色的衬衫,会敞开两颗扣子;喜欢坐在教学楼前面的第三棵法国梧桐树下抬头仰望天空,就像那天我遇见你时一样;喜欢在冬天的时候喝冰镇的可乐,其实我也喜欢……当你听到这些时,你会是怎样的表情呢?惊诧,感动,还是其他?只是我不会告诉你,因为这些都是我的事,这些你都不会知道。

昨天见到的你是什么样子呢?只是不是我最初见到你时的样子了。我不会难过,因为就连我也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四月份又到了,我明白,即使我再爱九月,但我还爱四月,爱四月的一树繁花,比再爱更爱。

或许没人会喜欢九月的萧条,一如你脸上的忧伤,也许连你自己都不爱那样子的自己。只是它曾经那样的吸引着我,可是我走不进它,只能看着背影。

有时,我在想,如果当时我走上前去认识了你,一切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可能我会很爱很爱你,但是如多忧伤多了,我是不是会渐渐厌倦,渐渐想念我原本是四月里一树繁花的生活?!

现在我是多么庆幸,我只把你留在我的曾经里,留在那段与青春有光的日子里,这样,你永远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也许十年后,我再次见到了你,我也会当成我从未见过你,而不是像昨天一样,看着你的背影沉默不语,直到身旁的好友问我怎么了。十年后如果再见,我会在心底里说一句,“好久不见,我的曾经”。

四月的繁花,九月的忧伤,原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保持它们本来的样子就好,至少我的记忆里有你,有那美丽的曾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