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7

清明的这场雨,可谓是小一点,我走在回老家的路上,雨点打在窗户上,我不禁叹了一口气,我虽然还只是个12岁,但是仍然是一家之长,在这个清明节,必须回去。

    我并不怎么重视,但是对老一辈来说,就是格外重要的,我的爷爷奶奶提早一个星期便回去了,另外车上还做了一车的小朋友,整个家族似乎都给叫回来了,到了清明节的那天于反而没有下雨了,奶奶让我们起了个大早,跟着三爷爷便要去扫坟,这里早已经不是在运城这样的城市,而是在乡村里,早上的微风比奶奶的话要让人很清醒得多,我一下子变精神百倍,很快车开进地里来了,四周满是苹果树,这时的苹果树还没有结出小果子,只是在那开花,满山遍野的白色的小花长在一起,到底是一个壮丽的景观,不过我们并没有多少在意这些,反而注视是在我们脚下的路,路有点不好走,土路坑坑洼洼的,在昨天的那雨如又有了好多的车轮印,所以我们走起来摇摇晃晃的,目光都无法聚焦起来,当我们停下车来的时候,望着四周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苹果花,就不胜感慨,这都是几辈人才做出来的东西,呀很快我们便走上了的唯一的一条水泥路,这在土路中间显得多么的显眼。

      我们很容易找到了这条路,后面的一群小孩子,还有几个压根就没有真正的看过我们祖先的墓,我们估计我们是最后一代扫坟的人了,因为现在的人基本都不能在土里而是直接火化了,因为这里太接近大地了,所以说我们这一辈人才有幸让我们的祖先站到了这里,每年才有机会过来看他们。

      他们的坟墓并不有多么的壮观,只有一个小土坡,显得多么寂静,两个小山丘在一起,什么也没有了,以前见过的那些日子所有的一切的财富,权力,一切都没有了,陪他们的就只有泥土,所拥有的就只有一座小小的山坡,也只有我们这几个人才能记得起这里我们已故的亲人,他们到底什么名字,我们都已经忘掉了,在眼神里望着,烈火已经快飞上天了,似乎这就是最后一次扫坟了,马上我叫进初中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时间再回乡下,一家人还有奶奶就要马上搬到城市里去了,门前的那些我自己亲手栽的苹果树都已经长得比我还高了现,在已经开花快要结果了,花朵随着风轻轻的摇摆着,似乎写着为这一切感到哀伤。

    再一次看到一望无际的地理那一望无际的苹果树中不知买车有多少去尸骨如今他们的后代又在何方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走读广州——花城看花 与灯笼花来一次美丽的邂逅 不多说,先上图,近距离感受灯笼花的温婉动人灯笼花 简介:灯笼花又名...
    chenhongxi阅读 79评论 0 0
  • 物质和能量 科学家们认为,组成我们日常能够见到的所有事物、星体以及星系的“普通”物质,在宇宙的全部质量中只占不到4...
    Bill何咏标阅读 844评论 2 51
  • 我很喜欢上海,所以请你们不要抹黑它 我家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在小山村,爸妈都是坚定的自由职业者。唯...
    墨清漓阅读 76评论 0 0
  • 江湖花雨泪 作者/田子 自:田子《散文集》 金戈铁马天...
    狼烟诗影阅读 202评论 1 3
  • 我踏在烟雨的尘里 寂然相望 那些勾起我情愁的丝 微凉而凉 我透过迷蒙的眼看这蒙尘的世 空泛无界 局促在那小小的圈里...
    南心北木mua阅读 110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