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项链

96
野猫爱鱼
0.3 2017.11.24 04:34* 字数 411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关键词:飞机、跑车、纠结

时令冬季。天,刚下过一场大雨,本以为会看到西边的天空出现迷人的彩虹,未料已是日落西山时分了。街上行人寥寥 ,只有几个衣着褴褛的流浪汉在街上东游西荡,好像要让北风吹走身上让人作呕的霉气味。

隐隐听到南腔北调的曲子从街头传来,附近的流浪汉就知道老钟又出来寻东找西了。

“老钟!天快黑了,要这么勤快干啥子嘞?想发财想疯了吧!”长期和老婆一起住在桥洞下的大牛,此时,正缩头缩脑地蹲在一已关了门的店铺前朝老钟讥讽道,“是不是想娶媳妇儿了?”

“哎!捡不到宝,过几天就要喝西北风咯!”

老钟的家在棚户区的最里边,矮矮的一间房子,显得很狭小,里面仅容一张不大的破木床和一把去年在垃圾堆捡到的藤条椅子,再别无它物。门口乱七八糟地堆着他平时捡的“宝”,这些所谓的“宝”,其实就是可回收的垃圾。

老钟快六十岁了,显得老态龙钟的样子,特别是那双似睡不醒的眼睛,像七、八十的老人的眼睛一样模模糊糊。他的营生主要是在街上拾荒,没东西可捡时,就到附近工地上打临工。

“怎么样?有行情没,最近都没老总来招人。”老钟向大牛打探消息。

“没哩。”大牛点了支烟,叼在嘴里,猛吸一口,像神仙一样快活地眯着一双细眼,望着老钟,露出一口大黄牙,神气活现地说,“你就安心捡你的宝贝去吧。”

说完,大牛又撮起那两片厚厚的嘴唇,吹起了口哨。老钟觉得大牛有两下子,口哨声中,夹杂着的每一个音符,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能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老钟除了羡慕大牛会吹口哨之外,其实打心眼是瞧不起大牛的。

大牛原本是一个不务正业的败家子,整天游手好闲,就是靠不知用怎样的手段骗来的媳妇养着。他瞧不起大牛,大牛同样也瞧不起他。老钟心里清楚得很,这条街没人看得起他一个拾垃圾的。

哼!人就是这样。有钱就有地位,没钱连有钱人养的一条宠物狗都不如。要是他有钱了,谁敢看不不起他。老钟边想边两眼不停地四处搜寻。

终于,在街尾路旁发现一堆垃圾,好像是刚刚倒下的。老钟喜出望外,一头扎进垃圾堆里,对于发出的一阵阵臭味浑然不知。

是不是又有哪家人死了?老钟心里想。

一般垃圾堆里只要出现一大堆衣物,里面有半新不旧的被褥和床单,就说明这些东西的主人十有八九去世了。有时家人会把死人用过的东西也一同给扔了。

这种东西即使是全新的,老钟也不会拿来自己用,不吉利嘛。第二天就会转手给卖了,堆在家门口,自己看着,心里也怪怪的,不舒服。

老钟自得其乐地哼着“帽儿破,鞋儿破,身上的袈裟破”这个老掉牙的小曲儿,一边翻找着可卖的宝,一边在想这个可怜人会是街上哪户人家的人。

忽然,老钟不再哼了。

原来,一捧用红布包裹着的金项链,在老钟翻衣物的时候,从一件破大衣里掉了下来。

老钟愣了一下,瞪着眼,借着路边微弱灯光,仔细瞅了瞅,不错,黄澄澄的发亮,确确实实是金项链。

老钟看清楚后,飞快地将项链连带那块红布一股脑儿捡起来,揣进下身口袋里,手紧紧地握住项链,生怕手一松,项链就掉了。

老钟挺直了腰,用余光向四周睃了睃,确定附近没人后,就拎起扁担离开,边走边嘴里嘀咕着:“果然,下雨天出来捡不到好物件。”

天渐渐向地面迫近,像一口沉重的黑锅一样,压得老钟喘不来气。这时,街上就只有他一个人和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了。

一到家,老钟匆匆把门闩拴上,在灯下,借着昏黄的灯光,从口袋中小心翼翼地掏出红布包着的项链。

哈哈!好家伙,竟然有三条项链,上面似乎还镶有小颗的钻石。老钟不知道这种高档的饰品到底值多少钱,只知道会卖出一大把一大把的钱,是自己捡10年垃圾都不一定能买到的。

老钟又用红布一层又一层,端端正正地将项链包好,看着这红布,有时用手握住,掂掂重量还沉沉的,一直到后半夜。

老钟的脑袋始终装着红布包着的三条项链,直到轰隆一声巨大的雷响,他才意识到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这意外得来的三条项链该如何处理呢?老钟这下可犯难了,要是一直放在自家,那这些项链无异于自己捡来的废铜烂铁。可是要怎么出手才稳妥呢?找大牛!大牛门道儿多……不行。大牛这人不靠谱,要是让他知道了,说不定会来分一羹呢。

尽管老钟毫无睡意,但还是到床上躺着,在这之前,他小心地将项链包好,压在枕头底下,还特意摸了摸这个有点发霉的破枕头。

今晚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关灯才入睡,他不敢在黑地里睡,因此,就让灯一直亮着。

老钟在破旧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这个枕头硌得头发疼,心发慌。

突然,外面狂风呼呼地刮着,像是有人在发怒地咆哮着,在痛苦地呻吟着,总关不严实的窗户被吹得吱呀吱呀地响。紧接着,哗里哗拉的雨点叮咚叮咚地敲打着屋顶的瓦片,好像为了安抚老钟而奏出的催眠曲。

可是,老钟听到这聒噪的雨声,不但睡不着,反而觉得有点冷,冻得缩成一团。这时,老钟又不自由主将手伸到枕头底下摸了摸,确认项链还在,心里才踏实些。

当老钟再次摸到这冰凉的项链时,他顿时害怕了,这可是死人的物件,说不定是哪个老人攒了一辈子准备留给子孙的,只可惜还没让子孙们知道,就咽了气。他这样做……不好吧……

要是让人家知道了,自个儿还有什么脸面继续住在这里。

交到派出所吧?不行啊!人家会不会怀疑是自己从哪里偷来的?

老钟又翻了个身,换了只手伸进枕头底下,硬梆梆的还在。老钟这才放了心。

哼!怕啥?!自己一没偷二没抢,是自个儿捡来的物件,跟平时捡的“宝”一样……是的,这东西是他捡到的,没有什么好怕的。老钟又自我打气地想。

老钟从小就梦想,有一天能坐上飞机。他还记得,每天,只要听到天上隆隆的轰鸣声,他就知道,是飞机飞过来了。这时,他会情不自禁地抬头,仰望着,直到飞机越飞越远,再也看不见飞机的影子,才将伸得酸酸的脖子缩回来,继续寻找他的“宝贝”。老钟想,现在终于要变成有钱人了,也可以坐上飞机,体验一下像飞翔在蓝天上快乐的小鸟,可以尽情享受鸟瞰大地的乐趣了。

后半夜了,天,越来越冷,气温越来越低,老钟冻得整个人缩进被子里。灯就这么一直亮着。

老钟这样想着,想着,渐渐地不知不觉进入梦乡。老钟身上穿着时新的西装,足蹬一双擦得锃亮的黑皮鞋,满面风光,正提着满满一手提包的钞票,来到城里著名的豪华汽车俱乐部,准备买一辆豪华跑车。只见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陪着笑脸,向他点头哈腰地打着招呼:“欢迎先生光临!”

此时,来到排列整齐有序的豪华车前,看着品种繁多的高档轿车和跑车,老钟一向喜欢凡事要图个吉利,因此他对带“利”字的车特别钟情,可是,现在面前摆着两款带“利”字的车,于是,他开始纠结起来:到底是买轿车宾利,还是买跑车法拉利呢?老钟一时拿不定主意。

突然,老钟被门口的垃圾堆里的窸窸窣窣声弄醒,原来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老钟不禁哑然失笑了。这时,进入亢奋状态的老钟,再也睡不着了。

老钟捱到天刚放亮,就一骨碌爬起床,匆匆穿上衣,胡乱地洗下脸,迫不及待地出门了。也不管现在天还在下着毛毛细雨。

他像平常一样,又不太一样。

他觉得兜里揣着的不是项链,而是数也数不清的巨款呢!谁知道一个捡垃圾的,现在已经同以前不一样了。没遇到人之前,老钟有些得意,可是一有人从身边经过,老钟像受了惊吓的老鼠,眼神四处躲闪,怕被人看出点蛛丝马迹。

“诶!老钟!今个儿怎么了?怎么不哼曲儿了,我还以为是哪个呢。”大牛坐在自家门槛上,手里捏着两个包子,正边啃边说。

“你想听我就来唱。”

老钟故作镇静,哼起往常的小曲。只是每一个音符都在颤抖着往下坠。

老钟看到,大牛正在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傻笑。很奇怪。莫非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他今天跟自己说话的口气不一样。

老钟心里一咯噔,他说我不一样,其实是在试探我呢,真是狡猾的狐狸。哦!说不定,他已经偷偷跟别人讲了,这个好吃懒做的无赖,他是故意说给我听的,我就知道,他是想让我知道,他已经知道了,想来沾好处。

老钟踢到了一个塑料罐,他回过神来时,旁边哪有什么大牛,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另一条街。他心一惊,一摸裤兜,硌着手的硬块让他心安。

在这窄窄的步行街上,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期,人流如潮水般向前涌动。这时,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人,用右手在鼻翼旁搧了搧,匆匆与老钟擦扇而过。

他看了我一眼!那个年轻人的眼神很奇怪,他很奇怪地看了我。老钟心想,他们可能是知道了,他们知道了,然后会讲给那个死人的儿子女儿听,他们会来找我!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钟!你怎么怪怪的,有塑料瓶也不捡,站着等天上掉下馅饼啊!”

又有人说他怪了!秦爷也知道了,他也在打暗语。他们变着法儿在笑我,骂我。

“诶诶诶……老钟你疯啦!”

老钟突然狠狠地朝秦爷踢脚边的塑料瓶,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哼,他们看不得我好,眼红了。他们肯定巴不得项链被讨回去。人就是这样,看不得以前过得不好的人现在比他好。

现在的人啊!

老钟边走边想,摇了摇头苦笑着。

老钟竟然鬼使神差般,又走到捡到项链的那个地方。他发现,那些被扔掉的衣服还在,不过位置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他昨天晚上没留意,但是感觉怪怪的,是风吹的还是有人来翻过?或者,是听到风声的人来找找漏网之鱼,还是项链的主人来找?

这些项链说不定是哪个老人家攒了一辈子的钱买的,要留给子孙的,真可怜,还来不及说就走了。老钟有点哀伤地想。

反正人也是死了,谁也不会知道。老钟又自我安慰自己地想着。

忽然,老钟感觉脊背像被人泼了一瓢冷水,一阵紧似一阵地发凉,于是,快步离开了这个诡异的地方。

晚上的灯依旧亮着,老钟依旧睡不着,连着几晚都是如此。白天出门对别人“察言观色”,分析每个人的每一句话,每个表情背后隐藏的信息。

为了不让人发觉,老钟就把项链包住缝在内衣里,这样,老钟就时时刻刻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老钟被揣在怀里的三条项链折磨得夜里不能睡个囫囵觉,白天总是疑神疑鬼的。毕竟老钟已老大不小了,精神之柱终于倒塌了。

大家说他病了,病得非同小可,得的是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疯病。

而此时的老钟,觉得自己很正常,反而觉得大家越来越不正常了。

有一天,老钟在街上和大牛不知为什么,狠狠地吵了一架。

平时一向唯唯诺诺的老钟,那天,他竟然敢口出狂言,这应验了古人常说的“人是英雄财是胆”。

街上那些喜欢围观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被老钟恶狠狠地大声嚷叫吓呆了,只见老钟歇斯底里狂喊:“大牛,老子有钱,老子什么都不怕,你居然敢欺负我,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老钟边说边解开上身脏兮兮的厚棉袄,气势汹汹地从内衣里扯出了三条已褪色的镀铜项链……

短小说集粹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