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阿冈昆(三):我们划船,还是扛船?

(叔丁)

走之前跟朋友说,我们去阿冈昆划船宿营去了。可是我们有多少时间在划船呢?此次我们预计八天内划船才81公里,而扛船则是9340米,这还不包括我们去Hogan’s Lake一日游那天的近3000米扛船。

这不是一次普通意义上的划船宿营。我们要穿越阿冈昆,不可避免就需要穿过更多的Portage。湖泊河流不总是顺从我们南北行走的方向。

扛船背包,让我们可以随着心意穿越。

这是我们第二次尝试一周长的扛船划船宿营。相比去年的二人120磅吃住辎重,今年我们应该只有80磅多。但加上船的40磅重量以及我们的体重,以长距离搬运不超过体重三分之一负重的原则,我们还是按两次portage来执行。

也就是说,一个500米的portage我们需要走1500米,三倍距离。时间拉长了,但更安全可行。

也许16个苹果可以精简成一袋苹果干?哈哈。

扛船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

这是几个长于五百米的Portage,有两个长于2300米的。这是其中之一。

最后一天的2300米多的Portage。我们在雨中的泥泞中完成。

Portage如蘑菇一样多。而我们的男人的肌肉也一天天增强。在第二天去Ink lake的2300米Portage,先生停了六次。而在最后一天的2300米的Portage中,他走在雨中泥泞的山路上,踩着石头和树根,竟然一次都没有歇,一口气搬到尽头。

最后一天,因为连续两天大雨,我们决定提前一天赶回家,扛船距离累计3610米。

扛船的男人最有魅力。

过木桥。

拾阶而上。

雾色朦胧中。

茂草之间。

船是应该放在水中的,就像鱼儿就该在水中。

好多Portage都是绕着溪流而前伸。

这是过桥的Ed。

在最后一个Portage,Ed来了一个摆拍留念。

扛包的帅少年Toby。

背包的女人也是酷酷的。

背过第一次包的女人回去再背第二个包。Toby跑来抢镜头。

Hong在最后一天一次背两个大包,肩上一个,胸前再抱一个,俨然超女一枚。

第二次回去背包。

Petawawa River的激流

Petawawa River是一条可以白水漂流的河,虽然最佳路线并不在我们经过的河段,但也有几个激流:Cedar Rapids,Snowshoe Rapids和Catfish Rapids。

对于白水人来说,激流是漂流的刺激与兴奋。而对平水人来说,激流就意味着扛船背包。

但背包途中,可以看激流风景,有两处还是滔天瀑布,雾气如烟。

云一样翻卷的瀑布。

远处是瀑布。

瀑布如烟。

激流冲洗雕琢的礁石。

如果石如棋子,流水就是下棋的人。如果石为郁闷的块垒,那流水就是浇走郁闷的酒。畅快如斯,郁闷与我们无缘。

这是Ed拍摄的最后一段portage看到的瀑布,应该是Cedar Rapids。我和先生在路上走,好像听到有人叫我们,原来是Ed跑到小桥那边看瀑布去了。

怒放的野花

知秋的红枫叶

Poison ivy也可以成为一个景观

在去Red Pine Bay的portage上到处都是poison ivy。

蘑菇,蘑菇,还是蘑菇

这个三岁半的小女孩跟爸爸妈妈出来的,一直自己走过所有的portage。这身亮黄的连身雨衣,实在像雨中刚刚长出来的蘑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