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执伞候归期

图片发自简书App

→ 原创剧情中短文

→ 以上传的图片作为背景进行创作(封面图未在lofter上进行上传,想要看看封面的的朋友们可以前往简书,搜索我的名字观看)

→ 正文采取第一视角,以女主视角进行描写


女主:红

男主:离


正文:红衣·执伞候归期

——

【1】

  花开花落,那象征着季节的轮回,时间的变迁。可唯一没变的,只是花下执伞等候的那位少女而已。

  “红,你干什么去了,衣服弄得那么脏,回去会被娘亲骂的”,离看着满身泥巴的红,颇有些无奈。

  红用干净的手腕处抹了一下嘴角的泥巴,有些无奈的说:“我刚才去种花了,才不是故意弄得这么脏呢!”

  离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毛巾,帮她擦了擦脸,边擦边说:“我先帮你把脸擦干净,一会儿见到娘亲的时候乖乖道个歉知道嘛。”

  “我知道了,离,你要帮我说说话”,红拽着他的衣角,“我又不是故意的。”

  离无奈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哪次没帮你说话了?走吧,娘亲还在家里等我们呢。”

  “那你跑到这后山上来做什么?”红歪着脑袋看向他。

  离的脸颊仿佛有些淡红,却撇过了头:“自然是担心才跑来后山找你的,行了,快同我回去吧!”

  “好好……”,红摆了摆手,刚往前迈了一步,眉头紧锁,“好浓的血腥味,离,你闻到了吗?”

  离眨了眨眼:“血腥味?大抵是村里的猎户出来打猎了吧,别看这后山景致不错,实际上还是很危险的,所以你以后还是少来这后山闲逛吧。”

  “不是!离,我们赶紧回村子里去,血的味道越来越浓了!”红这一辈子都没这么着急过,血的味道充斥她本就灵敏的嗅觉。

  离见红着急成这样,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重重点头后,两人就朝村子的方向跑去。

  半山腰处,就可以看见火光蔓延,血的味道一下子冲进鼻子里,不舒适的感觉让人不禁腿软。

  “娘……娘亲!”

  离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迈开步子就往火光里冲去。

  “离!不能过去,你给我停下!”

  红从没发现离原来有这么大的力气,自己居然拽不动他。

  “红,你快放手,和我一起进去,至少我们要把娘亲救出来!红!”

  看着红不为所动的表情,离竟然一用力,把红狠狠推在一边:“在这里等我!”

  “你不能过去!”红在离的一脸惊愕下依旧选择挡在他身前,一字一句坚决的说道:“这一次你必须听我得!”

  离看着红身后,他们居住了多年的村庄被火光所照耀,大家一起辛苦搭建出来的房子也慢慢倒塌,终于崩溃,跪倒在地上:“为什么?红?为什么你不让我进去?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不听你的话……为什么啊红……娘亲……”

  “离,村落里面有很重的妖气,大抵是哪些邪妖出来袭击村庄捕食,离,你现在进村,不仅不能报仇,还会沦落成妖怪的盘中餐……我们再等等,再等等好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嚎啕的哭声也渐渐变成抽泣声,大概是失去意识昏过去了吧。

  红抱着昏迷过去的离,轻叹口气。目光又缓缓转向成为一片废墟的村落,喃喃道:“娘亲,原谅我的自私,待我力量恢复,待离也真正强大起来,我们定为你们手刃仇人,报仇雪恨!”


【2】

  那场大火不知烧了多久,红只知道自己带着离逃走的时候,大火依旧没有熄灭的趋势。

  离这一路都陷入在昏迷之中,但是他的眉头一直紧锁着,让人感到心疼不已。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已经身处一家客栈。

  “红?红?你在吗?”他睁开眼睛就在不停寻找红的身影,见没人回应,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刚掀开被子,房门就被拉开。

  “离?你终于醒了……”

  此时的离已经离开了被窝,匆匆朝红走去,紧紧拥抱住她:“太好了,你还在,真是太好了!”

  红一愣,却没有回应他的拥抱,只是轻声说:“对不起,离……当初我阻止你,实属无奈之举,你若是想撒气,打我骂我都没关系。”

  “我这辈子只有红了……”,离收紧了双臂,仿佛正在拥抱一块珍贵的宝物,“娘亲已经走了,红会丢下我一个人离开吗?”

  波澜不惊的语气让红眼眶一热,立刻拥抱住他:“不会的,我永远不会丢下你,我们今后要一直在一起!”

  “红,我有话想跟你谈谈”,离慢慢放开红,“我决定去道盟了。”

  “道盟?离,你是要去做除妖道士吗?”

  “是,如此,我便有机会为娘亲报仇。”

  “那你,见到妖怪就会狠下心除掉他们吗?不分青红皂白得。”

  “人分善恶,妖自然也有正邪,成为道士不仅是想替娘亲报仇,更想拯救天下苍生。所以自然不会滥杀无辜。”

  红暗自松了口气,继而无奈一笑:“道盟选拔十分苛刻,不止要看你的天赋,更要靠后天的努力。有多少人贪图一时风光无限,最后却落得满盘皆输。而且,有些妖怪生性残暴,你……”

  “我明白”,离握住她的手,“谢谢如此替我着想。但是我现在除了走上这条不归路,还能怎么办呢?况且只有得到更多的力量,我才能保护好红啊!”

  红一愣,苦笑一声:“保护我……”

  可是我连你都保护不了……

  心中虽充满了苦涩,红却依旧微笑着:“我永远尊重你的决定。”


【3】

  一晃十年过去了,离今年也已十八,可以去参加道盟的选拔了。

  “此处便是道盟,果真气派”,红抬头环视了一圈,又看向几位引路人,便朝离的方向看去,“有无缘成为道士,便是看天意的,我在此处……”

  “这位小道友,生的倒真是眉目清秀,若是来参加选拔,请再往里走。”

  一位俊秀的男子走了过来,手中的拂尘一甩,亲切的看着离和红:“小姑娘也生的漂亮,两位是一起的吗?”

  “就我一人”,离往红的身前站一步,双手抱拳回答。

  那人明显察觉到了什么,但随即反应过来:“既然如此。这位小道友往前继续走,劳烦姑娘只能在外等候。”

  “离,你去吧”,红推了推他,“我就在这儿原地等你,哪儿也不去。”

  离显然有些不放心,可看着红的表情,也只得微微颔首,一步三回头,朝里走去。

  “小姑娘便到我那边去等着吧”,那人挥了挥手中的拂尘,“正好在下有要事相提。”

  红轻笑一声:“隐,许久未见,你也不用装作一点儿也不认得我的样子吧。”

  只见隐微微欠身,就像弯下腰同孩童说话一般:“此处人多眼杂,换个地方也好说话。”

  红自然了然,作势拉住他的衣袖,装作迷路的孩童和他一起离开。

  “我听说了,灭村之事还请节哀,此事我们道盟已经遣人着手调查,相信用不了太久必能水落石出。”

  隐端了一杯热茶递到红的面前,红接过后淡淡道:“如此最好,此事有劳你们了。”

  “只是那位小道友……”

  “既然他有他的想法,便让他去做好了,只是我希望你们可以帮我好好照顾他。”

  “你这话也太过自私了吧,我们与妖争斗拼死拼活的,可真没时间照顾你的心悦之人。”

  “他几世以来何曾遭遇过这种罪,便是当我求你,让他平安度过这一世。”

  隐叹了口气,随后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怒意:“红,人这一世所经历的所有事都是有目的的,逆天改命是大不敬,纵使你从前能上天入地,但也不能同天作对。”

  “若是天命,我不会不从”,红毫不畏惧的看向隐的双眼,“但你要明白,若我真心想逆天为他改命,谁又能奈何得了我?”

  隐终是绷不住自己的表情:“你的自信倒是从未变过,你的厉害我也是见识过得,这次算我输给你了,若他能当选,我自然尽力护他周全。”

  顿了顿,他又一笑:“不过话说回来,他可是百年前俾睨天下的道士,又怎会不当选呢?”


【4】

  “红,原来你在这里”,离推开门,“方才在门口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又乱跑了。”

  红放下手中的茶杯:“离,你这么快就出来了?”

  “是啊,里面的人说可以跟着前辈们学习”,离明显很高兴,“我还以为会有很难的考验,说自己名字的时候我都在抖呢。”

  红轻笑一声:“就什么好抖的,既然已经入选了,你就去客栈把东西收拾一下吧。”

  离颔首,看向隐:“多谢你照顾红,我们先行一步告退。”

  “哈哈,如果可以我还中真想照顾她看看……你们快点走吧,小道友什么时候来都随时恭候啊。”

  话说到一半就被红用眼神瞪回去的隐不禁汗颜,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

  另一边,已经到达客栈的两个人。

  “离,你住在道盟的这段时间我还是会待在客栈,如果有事,便差人传信过来”,红把包裹递给他,言道,“独自一人,要多加小心。”

  离接过包裹后冲她一笑:“红,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我这段时间都会跟着前辈们学习,不过红你也要小心点,最近妖怪横行,说不准不会来到这里。”

  “我知道,所以才说你应该小心啊”,红轻叹口气,“好了,你去吧。我会照顾自己的。”

  “对了,红” ,离刚迈步,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从木柜子了取出一柄红伞,递到她面前,“我第一次做的伞,现在正值夏日,女孩子的皮肤要是一直晒着会不舒服的吧。”

  红呆呆的接过伞,愣了半晌才开口:“这伞,除了颜色,其他的我都不喜欢。”

  “不喜欢你也得收着”,离却没有生气,“成为真正的道士后,可能会游历四方,到时候我不可能带着你一起到处走,这把伞便当做是我们之间的信物吧。”

  红轻轻抱着那柄红伞,微微颔首:“知道了,我会好好珍惜的。”

  “还有……”

  “还有什么?”

  “若我二十岁未归,你就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吧,女孩子家的,的确该找个好归宿。”

  这归宿,我却不能给你……

  “别操心这些了,快些走吧”,红背过身,“记得有时间送些银子回来。”

  说着,便再也没转过身,直到身后的房门传来关上的声音。


【5】

  时光的流逝如同白驹过隙,转眼又过了十余年。

  红站在山上,撑着红伞,眺望着远方。不知能否看得见离所在的地方。

  “离,说好回来的,结果却一点儿音信都没有。”

  红苦笑一声,转过身:“隐,你今日倒是闲得很,居然跑到这里来看风景。”

  “是啊,我是来看你们的”,隐举起手中的木盒子,“顺便带了些好吃的。”

  “哦,是离最喜欢的绿豆糕啊”,红迈步走去,“好了,那我们快去吧,别让离等急了。”

  说着,两人朝后山走去,停在了一座墓碑前。

  “结果,他真的是一去不回了”,红慢慢跪坐在地上,打开木盒,“连最爱的绿豆糕都吃不到。”

  “他连最爱的人最后都见不到”,隐酸涩一笑,“天知道他有多想你……”

  红转头看向他:“可是我却没能保护好他……”

  隐刚想开口,却看见她左眼滑下的泪水:“枉费我存在于世的千年时光,要这妖力究竟有何用呢?”

  “我的爱,卑微到不值一提。”

  隐欲言又止,只是拿过一块绿豆糕递给她:“吃吧。”

  “……他临走前,叫你找个好人家,别耽误了自己”,隐伸出手整理一下拂尘,“殊不知你已经活了千年。”

  红抹去泪痕,轻笑:“他说若自己二十岁时未归,便让我找个好人家,可惜我可以永远保持在二十岁的样子,所以……我可以一直等。”

  “这一等,不知要等多久……”

  “无妨,我有的是时间。”

  因为,我也只有时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