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山】朝阳县黑牛乡炮手村白家千年古柏2021.4.3

千年古柏

炮手营子,是我老家南面的一个邻村,是典型的蒙古族村落。据家里老人说,我们哈拉贵村土地原来都是炮手营子蒙古人的,作为牧场和打猎的地方。清朝初年,直隶、山东等地发生灾荒,清庭为了解决流民问题,与喀喇沁、东土默特、敖汉、克什克腾、翁牛特、奈曼等地蒙古族王公贵族商议,实行“借地养民”。我们的祖先,一位母亲带着两个儿子挑着担子,从山东泰安落脚在哈拉贵,后来因为老大家挖到了高句丽人留下的财宝,逐渐从蒙古人手里买下全村和周边土地。到底蒙古人什么时候来到炮手营子的,语言不通,老人们也不甚了解。

上炮手营子

炮手营子上营子北面的大沟现在都是我们哈拉贵村的,我们称之为“鞑靼坟”,也就是山坡处那片最大的墓地是炮手营子中一支蒙古族的。这个“鞑靼”名称,我百度了一下,唐朝就已出现,到了明朝,主要对成吉思汗嫡系北元政权及其治下的东部蒙古(内蒙古中东部、河北北部、辽宁西部等地)的称呼。这说明这里的蒙古族人,一种可能是随着明朝初年兀良哈三卫的建立驻牧到这里的(如黑牛、六家子老金家),也可能是辽、元时期就驻牧在这里的“坐地户”。

“鞑靼坟”正对着大孤山
鞑靼坟

小时候来这里看电影,就有人告诫,那个大柏树下是老白家家庙,里面供奉着蒙古人的族源--青牛白马,不要随便进去看。那时的我,真以为蒙古人都来源于青牛白马。现在才明白,只有契丹人族源才是青牛白马。今天我特意来看古柏,顺便也满足我的好奇心,要进那个家庙看看。

家庙与千年古柏

来之前做了攻略,网上有文章说,2012年朝阳市野生动植物保护中心在调查“朝阳古树”时,发现这棵柏树树围有5.05米,胸径约1.6米,树高约20米,树冠直径约40米左右,树冠笼罩范围约有300平方米左右,树龄大致在1500年左右,堪称辽宁“第一柏”。如果树龄真实,那北魏时期就有这棵树了。

古柏
古柏与家庙

今天来的很好,树旁的庙宇没有关门,也没人看护,门上写了三个汉字“金山寺”(一看就是随便起的),庙里摆放着几尊常见的供奉。真正让我眼前一亮的,是东、西山墙上有壁画,虽然蛛网密布,尘土厚重,看不清面貌,但,这才是宝贝(但愿我写了文章后别被偷盗和破坏)。东山墙由于以前坍塌过,就剩最上顶的一副,但这幅画最能说明问题。西山墙的画,右面大致是一头身披红袍的青牛(下面有没有马看不清)接受狼、鹿、狐狸、虎和人的朝拜,左面是一个胖和尚接受鹤、鹿或者是马(看不清)朝拜。东山墙的画显示,两座山峰的悬崖边各有一尊佛,中间山峰有一个佛塔,山下穿着短裤、髡发的信众敬献贡品。

西山墙壁画
东山墙壁画

这两幅画信息量很大,第一,青牛。传说:远古时候,一位“男子”,骑着白马从“马盂山”顺土河(今老哈河)顺流向北,一位“女子”,乘着青牛沿潢水(今赤峰西拉木伦河)向东。两人在木叶山(两水交汇处)相遇。两人松开白马,叱走青牛,满怀喜悦,相对走来,携手相爱,结为夫妻,然后有了契丹八部。蒙古族秘闻里也把青牛俸为神牛的说法,这一点并不能完全区分。第二,髡发。契丹人特有的发型就是髡发,剃掉头顶头发,能与神有更好的沟通。第三,契丹人和蒙古人一样,逐水草而居,但是契丹人往往在水边孤立的山峰或土坡上建塔,而蒙古人一般都是建敖包。

历史早已远去,也没有纠结这些问题的必要了,从古至今各民族都是由一个个小小的部落,不断发展壮大,然后跟其他部落撞击融合,就像吹泡泡,要么融合成更大的,要么破裂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契丹人随着辽国的灭亡,除了达斡尔人和云南的本人还保存本民族传统,其他大部早已随着蒙元建立融进蒙古族血统中。

今天天气不太好,风很大,但是杏花开放正盛,炮手营子至豺狼沟一线,山坡上有很多杏树,可以领略一下春天景色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