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五 老不死(三)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贾老爷子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的自己,有些茫然。

“老人家,您现在是元神在外,肉身将腐的状态。”

贾老爷子抬头看向吕岩:“你,看得到我?”贾老爷子又看了看四周,护士医生们忙着自己的工作,根本没有人注意这边。

“你,跟我一样?我们是什么?”贾老爷子焦急地问道。

吕岩微笑着摇摇头:“我只是用了些小法术,与老人家并不一样。简单地说,您现在是一个过渡状态,等您的肉身停止呼吸,您的元神就会回归地府,或者,化为鬼。”

贾老爷子看起来还是很茫然。

吕岩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老人家可是有什么心愿未了,相识是缘,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贾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了两个字。

贾赐!

“贾赐?”吕岩想起来偶尔听到的关于贾家的事情:“您的,嗯,小儿子?”

“不用避讳,就是我的私生子!”贾老爷子苦笑了一下:“也是我最放心不下的孩子。”


——2——

ICU门口,贾赐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开门。

贾赐最近过的痛并快乐着。

快乐,是因为贾赐在自己灰暗的生活中找到了一盏明灯,阿慧。

痛苦,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贾老爷子自从上次被抢救,就一直没有恢复清醒。

虽然贾老爷子回来以后,只是叫贾赐和他住到一起,并没有其他过于亲密的举动,甚至给人的感觉只是找了一个免费的保姆。但,贾赐过得很开心。

他终于和自己的至亲生活在了一起。

ICU的房门打开,贾赐进屋,穿戴整齐,进入病房。

贾老爷子今天还是在昏迷,贾赐叹了口气,开始给老人按摩着身体。想起之前龙蕊告诉自己,和老人说说话,可能有助于老人苏醒,贾赐一边按摩,一边小声说着话。

“爸爸,您上次说想养绿萝,我买了好几盆回来。现在长得都可旺盛了,我还掐了不少叶子放水里做水培,现在也都生根开新叶子了。”

“爸爸,您之前总说,让我不要给别人打工,要自己做些事情。我现在和几个朋友开了一个动画工作室,用业余时间自己做一些短片。虽然不是很赚钱,但真的像您说的,自己的事情做起来更有意思。”

“爸爸,你知道吗,我,嘿嘿,我找到自己喜欢的姑娘了,就是阿慧护士。哦,对了,阿慧护士今天没在,不过,心地这么善良的姑娘,您一定有印象,对吧。”

“爸爸,您之前一直说我炖的肉不够好,我前两天买了一个新的紫砂锅,好贵了。不过我试了一下,这次做出来的炖肉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等您醒过来了,我做给您吃。”

“爸爸.......我知道您这么多年一直关心我,所以总有“好心人”捐款接济。高考前,老师也会“主动”给我补课。大学毕业后,就有专业对口的工作机会。您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

“爸爸,我没有办法不恨您,因为您当初没有选择我。但我更没有办法不爱您,因为您从来没有忘记爱我......”

“爸爸,您醒过来吧。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可以享受一下有家人的生活,不要又留下我一个人呀。”

贾赐偷偷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继续说着话。

床头,肤色惨白的贾老爷子,眼神里充满了温暖。


——3——

夜晚的ICU,虽然灯火通明,但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乡。

吕岩左手转动着阴阳核桃,笑着跟贾老爷子聊着天:“老人家看起来很开心,是有什么放下了吗?”

贾老爷子点点头:“我儿贾赐今天说了一番话,我很感动,也很欣慰。”

“哦?”吕岩有些好奇:“贾赐说了什么,老爷子会这么高兴?”

贾老爷子重复了一遍贾赐下午说的话,眼神里有着莫名的骄傲。

“妙哉,妙哉!”吕岩抚掌笑道:“得子如此,老人家想是此生无憾了!”

贾老爷子笑着点点头,接着,又叹了一口气:“遗憾虽然没了,但我还是很担心。这孩子天生纯善,多大的恨意他都愿意慢慢化解,我很担心他吃亏。”

吕岩劝到:“老人家多虑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况,天佑善人,贾赐如此善良,自有福运。”

贾老爷子摇摇头:“但愿如此。上仙,您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一直留在这孩子身边?”

吕岩眉头一紧:“老人家,人死灵归,这是天道。等到您肉身腐朽,必须要回到地府,成为鬼,并不是一件好事!”

看到吕岩有些不快,贾老爷子意识到自己所提有些过分:“上仙勿恼,我只是想多陪陪贾赐。不过也无妨,如果只是肉身不腐的话,我的条件应该能支持我坚持很久。”

吕岩点点头,脸上恢复笑容:“老人家家产丰盈,依靠仪器,肉身能够坚持不少时间。我会定期过来帮您稳固元神,以免您丧失意识沦为地缚灵。”

贾老爷子感激地看着吕岩:“多谢上仙!”


——4——

帝都,贾家别墅。

贾家三兄妹围坐在餐桌前,沉默着。

三兄妹已经得知了老人家长期昏迷的消息。遗嘱的事情,也找律师核实过,和贾老爷子说的完全一样。

医生说,只要仪器都在,贾老爷子还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几个人分遗产还要等很长时间。

三兄妹谁也不想等,也不能等了。

贾仁的生意出了问题,需要一大笔钱来度过难关。贾莲挥霍无度,自己男人的钱早被她掏干净了,现在欠了一大笔高利贷,就指望从老人家手里拿钱了。贾静自己的公司几年前倒闭了,先生带着家里仅剩的钱跑了。

“爸,现在活得很没有质量。”贾仁的话打破了沉默。

贾莲这一次没有反驳,点了点头:“爸现在活得很痛苦。”

贾静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自己的哥哥姐姐。

“让老人家安详地去吧!”贾仁叹了口气:“所有的医生都说,爸没有可能醒过来了,这样只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的愚孝,何苦。”

“爸会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的。”贾莲看向低着头的贾静:“小妹,你觉得呢?”

安静了一会儿,贾静小声道:“我听哥哥姐姐的,只是这么大的事儿,要不要和甄淑静还有贾赐说一声。”

“他们算什么东西!”贾莲被勾起了不痛快的回忆:“一个老婊子,一个野种,咱们自己家的事情,轮得到两个外人说话吗!”

贾静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选择了沉默。

良久,贾仁缓缓道:“贾家的事情,贾家人做主,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屋外,乌云密布,风雨欲来。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