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进步与人类的进化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在过去20万年里,人类经历了“狩猎——采集”社会、部落社会、封建社会和现代社会。在这个过程中,人作为一种动物,暴力的本能在不断弱化。和原始人相比,现代人的骨骼变得越来越薄,而且下颚也变得越来越小,甚至容纳不下所有的牙齿,所以你看,现在很多人要把智齿拔掉。

人类学家认为,我们之所以失去祖先那种粗壮的骨骼和有力的下颚,是因为暴力不能再带来生存上的优势了。而那些善于团结协作的人会变得更富裕,能留下更多的后代。

如果表现在基因上,科学家也发现了一种和暴力有关的基因,它的作用是清除人体内多余的神经递质。一旦它发生异常,那累积起来的神经递质就会扰乱神经元,让人表现得暴躁易怒。

研究发现,有5%的美国黑人存在这种基因异常,而在美国白人中这个比例只有0.1%。但这项研究还处在初级阶段,控制暴力性的基因其实还有很多,不能仅凭其中一个基因,就去说某个种族更暴力。

第二种变化是合作意识,社会越先进,人们的合作意识越强。最初的原始人和动物一样,经常为了抢夺食物自相残杀,也就谈不上什么合作。进入“狩猎——采集”社会之后,人们需要猎杀大型动物,保卫自己的领地,合作就变得重要起来了。

这样的社会持续了18.5万年,直到一万五千年前,人类逐渐开始定居,进入了部落社会,这要求人们更加紧密地合作,才能从事农业生产、宗教活动和战争。而到了后来,大多数的法律和道德观念都在告诉人们,要成为实现共同理想的一分子,这就更需要合作意识了。

与他人合作已经变成了我们的天性,而且,社会发展程度越高,人的合作意识就越强。

第三种变化是“信任半径”,也就是对陌生人的信任范围,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信任半径越来越大了。

医学家发现,人体内有一种叫“催产素”的神经荷尔蒙,它可以增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所以又叫“信任荷尔蒙”。因此,我们对他人的信任程度,不完全取决于人生阅历,也和体内的激素有关。有趣的是,在越先进的社会,人们的信任半径就越大。这一定和我们体内控制催产素的基因存在某种联系。

在狩猎——采集社会里,人们只信任自己的家人,对家庭以外的人就怀有敌意。进化到部落社会后,人们的信任半径局限在自己的部落里。这些部落通过血缘团结在一起,每个成员一旦遇到任何问题,也只能向部落求助。

现在,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更乐意和陌生人交朋友,这样就能在更大的范围里劳动和生活。而这样的国家,都在很早以前就脱离了部落社会,进入了封建时代。中国从黄河流域发现的半坡文化,到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六国,部落社会持续了至少七千年。

在之后的两千多年里,中国人已经在基因上,摆脱了部落对人际交往的局限性。所以在最近的半个世纪里,中国人能够迅速地适应现代社会制度,发展出繁荣的经济和文化。

但相比之下,非洲的现代化之路就显得很坎坷。大多数非洲国家都很穷,即使这些国家资源丰富,每年都接受大笔的国际援助,发展也依然很缓慢。有人认为这是殖民主义的恶果,但欧洲人撤出非洲也有半个世纪了,同样的时间里,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非洲各国还是贫穷落后的老样子。

这些国家之所以穷,就是因为缺乏现代国家包容性的社会体制,这很可能和非洲人的信任半径小有关。非洲在历史上一直停留在部落社会,没有进入过封建时代。对他们来讲,部落之外的人是不能信任的。

小孩子从小就听父母说,自己的部落总是对的,酋长比国家总统更靠谱。所以就算这个小孩当上政府官员,也会首先想着以权谋私,为他的家族和部落牟利。这一切都导致了权力垄断和政治腐败。而信任半径和基因相关联,在几代人的时间里很难改变。

当然,和文化的巨大推动力相比,基因对体制演化的影响要小得多。如果把一个出生在非洲部落的婴儿,带入现代社会培养长大,那这个婴儿就能通过后天的学习,变成一个现代人,先天的基因,不会对他融入现代社会产生太大障碍。

但如果基因上这种微小的影响,作用于整个民族,效果就会被放大。因此,一个非洲人在文化的影响下,可以顺利地变成现代人;而一个落后的非洲民族,却很难移植先进的社会制度,起决定作用的,很可能就是控制暴力性、合作意识、信任半径的某些基因。

影响社会体制的演化的,除了文化这个决定性因素,人类本能行为的改变,也发挥了作用。慢慢缓和的性情、强烈的合作意识和不断扩大的信任半径,让人类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进而推动了社会体制的更迭。

在这个过程中,从部落社会到封建社会的转变特别关键。其实在历史上,只有古代欧洲人和中国人转变得比较彻底,形成了强大的帝国和延续的文明,为后来更深刻的社会变革做好了准备。摘自得到  请关注:远方的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