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8)

96
傅青岩
2017.08.06 09:02* 字数 1504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 (7)回家


(8)回家的痛

“程伯伯,您真厉害,小凯又输了。”

从楼上下来,程岩傅正和小凯在院子里下棋,他们对坐在院子西南角落的石桌两端,白阿姨坐在旁边观战。

我知道那张小石桌,上面刻有象棋盘,小时候我也喜欢坐在那里玩,搓橡皮泥,折纸飞机,妈妈会泡一壶茶,安静地坐在那里喝着,看书或是织毛衣。

我将折好的纸飞机飞得满院子都是,又跑去捡回来,玩累了,一回头看见妈妈正温柔慈爱地冲我笑着,她身后的一株茉莉花似繁星盛开,清香洁白。

现在墙角早已没了茉莉花树,妈妈死后两年,程岩傅将它们给砍掉了。

程岩傅见我下来了,忙站起来说:“陪小凯下了几局象棋,这孩子挺聪明的,悟性很高。”仿佛是在向我解释什么,只是我的记忆中,他从来都没有陪我下过棋,也可以说是我没给过他机会。

回去时,我坐在后排将车窗开得很低,大风肆无忌惮地涌入车内,将我的一头短发吹得乱七八糟,飞舞得满脸皆是,我开始无声地哭泣,泪水不断从被头发挡住的眼睛里流下。

小亮的生日宴会定在锦湖酒店举办,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姑姑叫过去帮忙,其实我知道她哪里有什么忙要我帮,她不过是想我多陪她一会儿,因为我明天又要回东莞了。

那天客人很多,除亲戚外,还有一些姑父生意上的朋友。白阿姨和他儿子也来了,程岩付看见他们来了当然很高兴,注意到我在看着他们,他的脸色又收敛起恢复了常态。

姑姑对他们母子很亲切,一进门就热情的招呼他们,小凯和小亮年纪相仿,很快就玩到一块儿去了。

吃饭时,两个小孩要求坐一块儿吃,姑姑把我安排和小亮他们一桌,程岩付挨着我坐下,和白阿姨一起。

席间,白阿姨自己没怎么吃,却不停地帮两个小孩、程岩傅和我夹菜。她把一块排骨夹到我碗里的时候,我放下了碗筷,冷冷地说:“白阿姨,你和我爸在处对象,对吧。”

话音刚落,一桌的人都停下来不吃了,他们看看我,又看看程岩付和白阿姨他们俩。席上除了我、程岩付、白阿姨,还有就是姑姑和小叔他们一家子,却没有任何人对我解释什么,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早就知道程岩付和白阿姨的事,而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是自己猜出来的。

程岩付放下筷子,向上推了推他鼻梁上的镶金边眼镜, “小鹿,我和你白阿姨……”

我直觉不想听程岩付的解释,双手紧紧地握着,指甲嵌入手心也不自知,“白阿姨,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吗?我妈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我妈……”

“小鹿,别说了!”姑姑过来按住我的肩膀,近乎哀求的口气劝我。

看见程岩傅低垂着头,脸上的肌肉在抽畜,神色极为难看,突然心里生了种报复的快感。

“我妈是他杀死的,我亲眼看见他动手打我妈,沈芳芳被他逼的去投江……”压抑在我心里多年的怨恨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我站起来近乎语无论次呐喊。

“啪”,一个耳光重重地打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睛瞬间红了,眼泪就要夺眶而出时,我却强忍住了,我倔强地看向程岩傅,只见他震惊地看着自己那只颤抖的手,仿佛是不相信他那只刚刚打我一巴掌的手,是他自己的手一样。

“呵呵,”我摸着自己的脸冷笑,“你以前就是这样打我妈的,我不痛,也不会生气……”我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他在说着,说完便跑出去了。

出了酒店,我去了墓地。五一劳动节时的墓地,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

很容易就在一排排墓碑中就找到了沈芳芳的墓,我在墓前蹲下,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照片里女子的清丽笑容永远定格在了三十岁。

十三年了,小鹿每次来看你,你都是这样笑着的,好看的脸上有一对浅浅的酒窝,漆发如瀑,耳边别着两三朵你最爱的洁白茉莉花。

我将脸贴在墓碑中的照片上,开始悲恸地哭泣。

那天下午,我在沈芳芳墓前坐了很久,一直呆到太阳快落山,墓园只有风吹过树梢时的沙沙声响,间或几只鸟儿啾啾鸣叫的声音。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9)何处不相逢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