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1

寂寞漫长,长过日光接月光。等不到,人声鼎沸,摩肩擦踵。

云一朵,偷偷摸摸,忽近忽远窥探着。

汗水啪嗒啪嗒,什么都不想,单曲循环五万英里。

这飞檐翘角是真是幻?在包装过架子的厚纸块上迷迷糊糊睡去。

有人在唤我的名字,在楼下的院子里。真真切切,飘飘忽忽。

迷迷糊糊应声光脚跑到楼下:为什么都不对了?

明晃晃的日光,湛蓝的天空,朵朵棉花糖似的云,不过是穿越了15年的时光。

光脚从二楼的木板跑到院子里,花朵灼灼的纳西庭院。穿着招摇的花裙子满世界逍遥的我。

狗已不是那一只,院落也不是那一处。一切都面目全非。

变了模样的岂止是梦想?

远远的离开那座喧嚣的城市,我请你做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我只能一再的让你相信我,那曾经爱过你的人就是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