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终归是一场心甘情愿的浩劫

每每看完一部电视剧或者电影,我都会去翻看它的原著小说,似乎对影视作品中的万千形态玩味不够,总是想一探究竟。近来花了不少时间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电视剧和小说都看了一遍,对这部剧的改编甚是欢喜,其中诸多改动不仅使故事性大大增强,也脱离了原著的肤浅趣味(尤其是自述似的高傲神态),让爱情成为这部剧探讨和表现的主题。

爱情的世界里有人在等待,有人在守候,在人决绝,有人痴缠,有人只见一眼,便是终生,爱情,终归是一场心甘情愿的浩劫,守来的是生生不灭的缘份。缘起于相见,劫起于动情,而化劫的终是真心。缘起缘灭,只有沉沦在这场浩劫里的双方彼此明了。



在三生三世里,心甘情愿奔赴于这场浩劫的人,姿态众多,道尽了这场情劫的千般模样。


浅浅的情感世界里出现过三个男子,墨渊、离境、夜华。


浅浅对墨渊不管是用自己的心头血养着师父的仙体,还是带着师父的仙体消失在众人的世界里,她感念墨渊的始终都是师父的恩情。但墨渊对于浅浅,却不是这样,这也注定着他们的缘份,只能起于师徒,止于师徒。


墨渊见浅浅,一眼便知她的女儿身份,但不动声色的装作不知道,然后又不动声色的陪她演好这场戏。在这场戏里,当她身陷瑶光上神的水牢里,当她身陷翼族的囹囵中,当她要经历雷劈之刑时,都是他,这个是她师父的墨渊,出现在她身边救了她!墨渊为了浅浅,不惜与深爱着他的女子瑶光上神大战一场,也不惜在雷刑之中身受重伤,更不惜为了替她疗伤,将修为传与她!


当这一切发生时,浅浅只当是师父对徒弟的爱护,她的心里对师父敬重信赖极了:只要有师父在,天大的事师父都会帮我摆平!或许,一个女人,在对一个男人敬重时,就很难再有动心的时刻,这是他们缘份错位的开始!在他们的缘份里,他以师父的名义护她周全,付出的真心却远远超过了师父的身份,在做这些时,他自己可能都不明白自己有着怎样的情愫,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希望她好,为她,愿意做任何事!


如果浅浅从一开始就知道墨渊知道她是女儿身,那会是怎样的场景?如果墨渊从一开始就告诉了浅浅他知道她的女儿身,那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可是,没有如果,他们之间的情愫,注定有一方装傻,有一方真傻,才可以若有若无的蔓延七万年。但就算是若有若无,身为天族战神的墨渊对于任何人来讲,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哪怕是浅浅倾心的离境和有着尊贵身份的天族太子夜华。


浅浅初见离境,正被困于翼族的大紫明宫,而离境从一见浅浅开始,便想尽一切办法从她那里求证了她的女儿真身。这样一个玩世不恭,被父兄排挤的翼族二王子,就这样三番五次的撩动着浅浅的心。而浅浅,在每一次躲闪之间,心却不断的一次次靠近着离境,直到离境救她出大紫明宫,直到离境为了她就算耗损法力也要去昆仑虚寻她时,她终于不再躲了,她决心要与他在一起,哪怕,破除天族翼族之间的沟壑那么遥远。


可,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玄女,这个用法术借用了浅浅容颜的青丘女子,为了改变自己命运,她时刻准备着去遇上一个好人家。而离境,她见到了,她倾心了,她利用墨渊这个足以让任何男子自卑的的神奇力量,成功挑拨了离境与浅浅的关系!是啊,离境作为翼族,本就没有资格求娶天族的女子,更何况他的面前还堵着一个墨渊!这两根刺无处不在的挑拨着他敏感的神经,哪怕浅浅不在乎他们之间的身份,哪怕浅浅和墨渊的关系只是莫须有,但这就足够让离境一次又一次的中了玄女的计,直到酒后误把玄女当浅浅,直到浅浅撞见他们在一起。


有时,爱情就是这样,容得下你的任何不足,却容不下你的背叛。更何况浅浅是如此决绝的女子:你若负我,此生不必再见!


对于浅浅的决绝,离境始终不懂,也不甘心,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爱浅浅,浅浅怎可因为他的一次酒后失误而要断绝关系,他心里的刺终于亮出来了:你如此待我,可是因为墨渊?


这一个问题,他追问了七万年,直到浅浅在十里桃林与他告别:“像今日我们这样坐着平和说话,以后再不会有了,有一些事情,我便还是说清楚罢。七万年前,我因你而初尝情滋味,因是首次,比不得花丛老手,自然冷淡被动些,可心中对你的情意却是满满当当的......你只道我放手放得潇洒,却不知这潇洒背后多少心酸苦楚。离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疼痛堂而皇之挂在脸上的,即便没挂在脸上,那痛却是一分也不少的。离镜,你确是我白浅这十四万年来唯一倾心爱过的男子。可沧海桑田,我们回不去了。”他身子一颤,终于留下两行泪来,半晌,涩然道:“我明白得太迟,而你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


他们之间,待一切成追忆时,再也回不去。而离境,负了浅浅,负了玄女,也负了自己。爱情,对于离境来讲,就真切的是一场浩劫,好在,最终,他看清了玄女的脸,也看清了玄女的真心,这也让他放下一切,用最后的命来换取四海八荒的平静。


浅浅在这场爱情里,受伤至深,虽然她不诉不泣。离开离境,她唯一的心愿就是等师父归来,完成师父未完成的使命。最终,她封印东皇钟时,失去法力,失去记忆,成为了一个凡人。

凡人的身份,是她和夜化缘份真正的开始。一切相遇,从她救受伤变成小黑蛇的夜华开始。一开始,她伴着他,到后来,他伴着她。从天宫往人间,不断的来回穿梭,夜华放不下她。多少个夜,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他到来,再到她醒来时,他已离开。在这份感情里,从一开始,浅浅就是不知情的。直到后来,夜华再也不想这样悄悄爱她了,于是,一场苦肉计,终成全了他们。夜华唤她素素,他们在东疾山拜了天地,大婚那天,她对夜华说:如果你负了我,我们此生永不相见!没想到,一语成谶,他们在天宫里的一切,仿佛就是为了实现这个谶语。


天宫,多么尊贵华丽的地方啊,天君,多么威严的人啊,天族太子,多么显赫的身份啊!这一切,让素素惶恐不安。在凡间,夜华只是她的,但在天宫,夜华是大家的。除了小情小爱,还肩负使命。可就算只谈论小情小爱,他们之间也还横着凡间天庭的鸿沟,也还立着永远充满敌意的素锦。


素锦爱夜华,在她的生命里,自从来到天宫,就只出现过夜华一个男人,她理所应当的认为夜华就该是她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是,谁都别想抢走夜华!她爱夜华吗?爱,爱到疯狂,爱到无所不用其极,可是她更爱的是自己,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让夜华爱上自己!但夜华是谁啊,一眼便瞧得穿她的心思,只是碍于情面和使命,不揭穿而已。但就是这样的不揭穿,最终,让他深爱的素素,失去了双眼,跳下了诛仙台!


剜心的疼痛是在夜华要挖她的双眼时,素素痛苦、挣扎、最终绝望、心死!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只知道,她和夜华之间,再也回不去了。夜华痛苦,为了保全素素的命,他替她受了雷劈之刑,也挖去了素素的眼!


夜华知道素素的命重要,但他不知道的是:素素这样的女子,把情看得比命更重要!与其这样,生生痛苦的活在天宫,消耗着他们的感情,不如,就此别过,哪怕跳下诛仙台,失去性命。


从天宫落入十里桃林的素素,喝了忘情水,忘记了夜华,做回了白浅,也飞升成了无欲无求的白浅上神。


无论是素素还是白浅,夜华终究识得她。他找到了她,要和她再续前缘,纵然她已忘记前缘。而随着墨渊的苏醒,夜华心里也堵起了一道墙:她爱的应该是墨渊吧!既如此,不如,我来成全。


爱的最高境界是成全,夜华对浅浅爱得如此不保留。他为了能帮助浅浅唤醒墨渊,失去了胳膊,失去了所有修为;他为了护她周全,在若水河畔,用元神生祭了东皇钟。


待失去,浅浅撕心裂肺,肝肠寸断,这时的她才知道:夜华此生,只爱着她一人。夜华此生,待她多么好,多么真。她要等他,多少个沧海桑田都不重要。

正如夜华所说:“若无相欠,怎会相见,我们之间你欠我多少,我又欠你多少,已经分不清了。”好在有时劫难,在真心面前,真的都是可以化解,浅浅等来了最终苏醒的夜华。


而有时,真心面前,也会有心甘情愿的劫难。比如,凤九与帝君。


一次英雄救美女的相遇,造就了两个人缘份的开始。凤九,这个执拗而又单纯的女子,她的世界里,始终有一个大大的问号:我就是想报恩,为什么你不让我报恩呢?而这个问题,在随着她在报恩路上越走越远时,也开始发生了转变:我喜欢上你了,帝君,我想以身相许,你能喜欢我吗?帝君当然不能喜欢她,因为三生石上,早已没有他的名字,他注定不会动姻缘。可是,命运规定的剧本始终是剧本,命里不动情,不代表不动心。


在与凤九一次又一次的拉锯战中,帝君早已深陷其中,他面对她渴求的眼神,万般拒绝时,却又总是留一份最暖的温柔在心底,他是多么怜惜凤九呀。终于,他不管三生石了,也不管命运了,他要成全凤九的痴情,他也要成全自己的动心。下凡历劫,成了成全最好的方式。可,凡间总是有凡间的气运,一个轮回60年,于神仙来讲,不过是短短数月,可对于凤九来讲怎么够?她要的可是长长久久,生生世世啊。而帝君,他陪她在凡间,历了这样一场情劫,却已是耗损了全部的法力。凤九的心里,极其痛苦,她本是要报恩的,可最终怎么也算不清与帝君的这样一场情债。是啊,这世间,能算清的是你我的往来,算不清的永远是情债。


于是,她的心里,又一次执拗起来:帝君,如果,三生石上,有你的名字,你会不会喜欢我?这一追问,带来的是她锥心的断尾之痛,她要改变,哪怕逆天,她要在三生石上,把他的名字刻在她的旁边!他对她无可奈何,可无可奈何与欲罢不能之间,往往只有一念之隔,这一念就是动心。他就是如此的在无可奈何与欲罢不能之间摇摆,这个经历过天地大战的帝君,竟然在面对儿女私情时,是这般的情不能自持。不管了,这一次,他要面对凤九,要面对自己的心,他要历劫,他要这段情,哪怕,最终法力尽失,哪怕真的身归混沌,他说,如果三生石上有他的名字,他一定会喜欢她。


这个答案对于凤九来讲,很短亦很长,短到只有一个字,长到却是生生世世!这就够了,为这个答案,无论经历什么劫,都够了。

相濡以沫,不如相望于江湖,四海八荒再大,也终究是个江湖,而对于情的何去何从,子澜与胭脂给出了最终的答案:如果,不知道如何开始,那就发乎情,止于礼;如果,不知道如何结束,那就做我能做的,让我们依旧各自修行;如果不知道如何忘记,那就愿我对你的好,帮助你在你的世界里,求一份现世安稳。如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三生三世的世界里,有一种成长叫渡劫,无论是仙还是人,都需要自己渡,你帮不了他,他也帮不了你。我想,每个人的青春里都会有一个难以磨灭的人影,即使物是人非,但以往的记忆片段还是会不断地涌现,需要靠时间来帮你抚平这记忆的伤痛。但这世间的情,无论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于人于神来讲,都是一场浩劫,在这场浩劫里,有人喜,有人悲,有人贪,有人痴,有人怨,而最终,却是愿,愿你在有我的世界里,相伴安好,愿你在没有我的世界里,幸福欢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