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数学>纳什均衡和博弈论-19》@2019.09.25.

第五节 达尔文主义之源

  1. 不确定达尔文是否读过《国富论》,但他肯定阅读过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因为《物种起源》中,自然选择和适者生存的观点却像是从思维上继承了斯密的经济竞争观点;古尔德全面分析了达尔文的著作,并且找出了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论产生所受到的各种历史、哲学、科学、文学的影响。

  2. 佩利的钟表匠类比:手表的各个部分是有目的的组合在一起,产生规律的运动指出一天中的时间,但这块手表必有一位制造者,理解它的构造,设计它的用途,所以生物世界满是有序的复杂体,也必将存在一位设计者;实际上可以进一步强化者矣观点,即自然选择的理论,本质上,就是将亚当斯密的经济学迁移到了自然界;参与生存竞争的单个有机体有如竞争中的公司,繁殖成功好比利润;达尔文看到了生物学上一副相似的图画——追求自身利益的生物个体就会逐渐建立一套有如经济体系一样复杂的生命体系,他特别引用了斯密最为青睐的主题概念“劳动力分工”;斯密在其著名的别针工厂案例中阐述了分工如何产生生产效率;这一点和达尔文关于自然界中新物种的产生颇为相似。

  3. 达尔文:没有博物学家会怀疑“生理学劳动力分工”的好处,和这种分工相似的益处可以解释有机体的多样性;我们可以假设一种物种的后代在结构变异上越多样化,他们就约会成功地生存,进而蚕食其他物种的领地;因此在任何一块土地的综合经济系统中,动物和植物的生活习性分化地越完全、越广泛,这片土地就会有越多的个体可以自足。

  4. 达尔文的综合经济系统,反映了政治经济学相似的观点,斯密的观点也许在经济学上并非完全适用,但用于生物学上则非常完美;斯密的见解也瓦解了钟表匠类比——即造物主必须存在的观点;被佩利认为是上帝最荣耀的杰作,碰巧只是相互竞争的个体在较低层次运作的结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