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半泽直树 第二季》大结局?知乎回答

白井有希子:因为他踩了我粉丝送我的花。白井大臣反水在剧中一直有铺垫,和在小说里角色塑造不同,在剧中最后洗白,站在了半泽阵营,给半泽递刀。于公,箕部议事长坏事做尽,不仅利用内幕消息,提前预知土地变更消息,大肆敛财,还收受贿赂,既当婊子又立牌坊,在世人面前标立自己是清廉政治家,背地里做些龌龊肮脏的交易,更逼死了牧野副頭取,可谓是恶贯满盈,血债累累;于私,箕部议事长处处排除异己,时时修剪的那棵盆栽,就是他排剪异己的意象,黑崎检察官他要清算,半泽他要打压,白井大臣稍微表达下自己的看法,就被他扼杀在摇篮里,像极了他轻描淡写的剪掉盆栽上稚嫩的枝叶,他还淡漠底层人民的心声,脚踏咱们老婆送的花,白井大臣你走开,把刀给我们,让我们上!箕部议事长,你知道你为啥要死吗?因为,你踩了白井大臣粉丝……不,因为你踩了我们老婆的花!

黑崎检察官:号外号外!100%爆蛋龙爪手终现失误,黑崎半泽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知道黑崎检察官唯一一例miss献给了半泽会不会心有不甘,也许还会窃喜一番,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居然可以躲过我的绝招,如果黑崎检察官手下都是像他一样的男人,那他在以后的金融厅检查就可以横着走了。继半泽酱之后,黑崎检察官又亲热的称呼大和田为大和田酱,一个金融厅的检察官和银行高层人员走的这么近没有问题吧?黑崎检察官,别忘了你的工作可是监察银行的不当行为啊。为了同一个目标箕部议事长居然临时抛弃了自己金融厅的立场,箕部议事长究竟造了多大的孽……可见大家都极度痛恨尸位素餐,德不配位的政客,箕部议事长,你可以安心去屎了。

半泽花:有时,无知也是一种幸福。1945年8月6日,日本长崎还沉浸在一片平和之中,随后,耀眼的光芒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以及巨型蘑菇云绽放在这座城市的上空,这片土地化作一片瓦砾。无知的人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就离开了这个世界。75年后,在东京家里做好鲜花,要送给智美姐的半泽花同样也是幸福的,因为她要见到自己的偶像白井大臣了,半泽送给她一份意外之喜,在之前半泽花就吵着要白井大臣的签名,半泽超额完成任务,不可谓不是意外之喜,同样的,半泽花也送了半泽一份意外之喜,成功策反白井大臣,献上一份助攻,也算是误打误撞,助攻成功。半泽花在白井大臣走后,对半泽那段温情脉脉,鼓励打气的言语,是这部情节紧张,高潮迭起的剧目中,少有的温馨场景,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不过,给老婆坦白前不是要有点铺垫吗?“垃圾人事算个毛线,傻X上司一拳揍飞,那个傻X上司是谁啊?”“行长!”不知道半泽花听了此言作何感想。我希望是:没事直树,工作丢了没关系,还有老婆的抱抱~还不快给老娘找工作去!!!所以说啊,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大和田常务:以牙还牙,加倍奉还,半泽,我不是学你的。在记者发布会上,迟到的大和田常务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不再像之前一样,对箕部议事长唯唯诺诺,“哈?你说啥?我最近耳背听不到!”留下错愕的箕部议事长恨恨不已。作为一位有抱负的银行家,大和田也是贯彻了中野頭取的命令,曲意逢迎箕部议事长,刚则易折,要击破箕部议事长这样的老狐狸,不仅要刚正面,还需要地下工作者的情报工作。想当年蒋委员长不断压缩教员的领导下新生力量的生存空间,妄图把这股蓬勃的生机剿灭,岂不知蒋委员长身边早已渗透了智勇双全的地下工作者,种花家的功劳簿上,必须有他们的赫赫大名。忍辱负重的大和田常务为了银行的未来,也是够拼的,所以,以牙还牙绝不是半泽的专利,大和田常务也是深谙此语的精髓。最快的剑,要用到最关键的时候,大和田常务,你是一位高明的剑客,也是一位优秀的银行家。

中野渡頭取: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在这一季中,中野渡頭取难得有三次显露威严的场景,第一幕是在第四集,中野頭取对半泽发火:“还有完没完?”这是包括上季在内,观众第一次看到这位和蔼的老人怒气中烧;第二幕是乃原律师以银行过去的非法交易作为要挟,恐吓頭取放弃债权,中野頭取轻描淡写的说:“你能做到你就去试试吧。如果没别的有意思的事情,我就先走了,你请自便。”这才是历经大风大浪的人物应有的表现啊!如苏轼留侯论所言: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第三幕就是在本集,中野渡頭取对半泽说,我重新任命你为负责人,你全权代表我去参加发布会,出了事情我来负责。頭取的风度与格局,同箕部议事长形成强烈对比。原因在于,箕部议事长被拴在私利上,所做的事情都是谋取个人利益,放眼于个人,格局如何能开阔?而中野頭取,他置身个人利益于不顾,眼中所及的,是振兴东京中央银行,是完成牧野副頭取的遗愿。谁身上的担子更重,不言而喻。士为知己者用,在中野頭取身上,我看到了士的精神,士的影子,果然,浓眉大眼的中野頭取,是不会叛变革命的。这也说明了做好自身思想建设工作的必要性,关键时候,他能熬过来啊。

箕部议事长:我左有白井有希子,右有乃原律师,黑崎检察官被我赶走,大和田跪舔我,中野頭取也被我压的起不来,你半泽直树能秒了我?你能秒了我,我当场在你面前把桌子……哦不,跳戏了。我当场在发布会上给你土下座!!“请给我道歉!给这个国家努力奋斗工作的人们道歉!”半泽嘶吼道。箕部议事长土下座,卒。这个场景在《legal high》里似曾相识,富槛大佬的秘书自杀身亡,大佬的银行账户被检查官发现,金钱政治被曝光,富槛大佬不得已,向秘书的恋人下跪道歉。其实从这一点看来,这能屈能伸的本事,倒是一脉相承。半泽说,政治家,是为了制定让人们都感到幸福的政策法令而存在的,眼下百业凋敝,你们政治家不仅不殚精竭虑为民众谋求福利,反而私相授受,丑态百出,还标榜自己清廉正直,简直龌龊至极。半泽的嘴炮很有力度,但这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土下座也只是逢场作戏的本能,众怒难犯,箕部议事长只能先示敌以弱,即便曝光了不法的行为,仅仅一个道歉和土下座就结束了政治生涯,对箕部议事长而言,也似乎是轻而又轻的惩处。这让我想到了徐阶对政敌严嵩的清算,严嵩倒台之后,徐阶没有像严嵩杀了他的老师夏言和他的学生杨继盛一样杀掉严嵩,他要让严嵩屈辱的活下去,让严嵩亲自品尝他带给那些正直勇敢人士的痛苦。什么叫千倍奉还,这才叫千倍奉还…论千倍奉还,半泽君,你还得向我们的徐阶老师好好学习学习。箕部议事长,你的结局已经很幸福了。

半泽直树:我有好老婆,我有好兄弟,领导罩着我,下属跟我一条心,原来的对手和我惺惺相惜,原来的敌人也反水帮我,跟我打对台的全被我K.O了,嘴炮技能点满的我,在此剧里近乎无敌的存在,无敌是多么的寂寞,无敌是多么的空虚。可是,结局真如你所愿吗?半泽。你当上了頭取,还能坚持初心吗?为了每一位国民兢兢业业的工作,为了给国家实体经济提供有利支持而奋斗努力,这样就能提振经济,帮助这个国家走出深陷经济衰退的泥潭吗?也许当上頭取,你的战斗才真正的开始,希望你在大和田常务离开之时的微笑,不会成为以后成为頭取之后,站在更高位置上,看到更多无能为力的事情时的苦笑。诚然,你有一腔热血,你有一片赤诚,你能在这个染缸里沉浮多久?只愿你能:卅载光阴弹指过,未应磨染是初心。

写在最后。我很想把这部剧和紫金陈的小说《长夜难明》做一个对比,很明显,这部剧要理想的多,不像《长夜难明》那样灰暗压抑。我觉得这部剧告诉我最重要的一个道理就是要实事求是,做真事讲真话,不能轻视别人,更不能轻视自己,只有先做好人,才能再做好事。但这两部作品都告诉我一个同样的真理,用副掌门张茱萸的话讲:其实拳拳脚脚(嘴炮什么的)都是皮毛,人一定要有信念。是的,人一定要有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