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闲暇处才是生活》梁实秋

《闲暇处才是生活》在书架上已经很久了,以为是平淡无常的提倡简约生活的无痛无痒文艺体散文,对于梁实秋先生也不甚了解。因为微信读书的钱花光了未进新书,无奈之下才拾起它。

幸好,幸好,幸好没错过。

书前半部分是四辑短小的散文,《雅舍》、《了生死》都在其中。几乎每一篇都深得我心留下了笔记。

书后半部分是《槐园梦忆》,是梁实秋先生在发妻程季淑意外去世后写下的,寄托对亡妻的悼念之情。

先生笔下程季淑是位完美女子,她出身名门,处事果断,梁实秋一生中很多次的决定都离不开她的支持,比如,原计划一年两本二十年完成实则花了三十多年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比如,战乱时让先生只身先南下,自己留在北平照看老人;她擅女工,绣缝不在话下,四个孩子与自己的衣裳全是手工缝制,书中有一句 “ 她在百忙之中没有忘记修饰自己”;她料理家事井井有条,晨昏定省,无不周到。遇到众口难平时夷然处之,她爱说的一句话,“ 唐张公艺九世同居,得力于百忍,我们只有三世,何事不可忍?" 。

书中有一处梁实秋先生看妻子剪裁衣服的家常小景,温馨有爱。

我喜欢看她剪裁,有时候比较质地好的材料铺在桌上,左量右量,画线再画线,拿着剪刀迟迟不敢下手,我就在一旁拍着巴掌唱起儿歌:“功夫用得深,铁杵磨成针,功夫用得浅,薄布不能剪!”她把我推开,“去你的!”然后她就咔吱咔吱地剪起来了,她很快地把衣服做好,穿起来给我看,要我批评,除了由衷的赞美之外还能说什么?

梁实秋先生在妻子去世半年后,以71岁高龄娶了小他28岁的影星韩菁清,十二年后去逝。当时这段婚事惹了不少流言。我在想,如果没有韩菁清的出现,梁先生估计是个苦闷抑郁的老头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