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同人:忠诚代价(十六)

太阳初升,暴风要塞的会议室里就传来惊天动地的“狮吼”。

“一群废物,居然让吉恩给跑了?为什么你们不拦住他?要是他出事了,你们谁能负起这个责任?”

瓦里安·乌瑞恩把一叠纸摔在会议桌上,桌子前站着几个男性,首当其中就是马迪亚斯·肖尔,身后站着一个军官模样的男人,脸上青紫痕迹还在。

“尤其是你,马迪亚斯。你干了这么多年情报工作,难道一点迹象都没发现吗?”瓦里安冲着首席刺客吼叫着,怒目圆睁,随时可能把他一口吞下。

“是我的失职……我,我的精力被分散了……”马迪亚斯结结巴巴地说道,像只被剃了毛的公鸡。

吉恩走进会议室,换上了一套新衣服,胡子和头发也经过精心打理,看上去更有精神了。

吉恩主动站到瓦里安旁边,说道:“瓦里安,要怪就怪我吧。是我袭击了你的卫兵,也是我从肖尔那里窃取了情报。”

“胡闹。幸好你没事,不然……”瓦里安不耐烦地挥挥手:“除了马迪亚斯,其他人都给我离开。”

“我只是做了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情,要是安度因出了什么事,你也会这么做。”

“这是两回事!”瓦里安脸上划过一丝难为情:“总之,你作为一个国王,不能把自己安全当儿戏。”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吉恩爽快地笑道:“我还听说,昨晚那件事后,沃金态度缓和了不少。”

“那是当然,沃金一直以来标榜自己和加尔鲁什的差别,他可不想让亡灵们背后捅刀子。”

“希尔瓦娜斯现在一定很煎熬,我真想看看她百口莫辩的样子!”吉恩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吉恩,昨晚的事情我不追究了。希望你配合马迪亚斯做一份完整的报告,我得去开会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和沃金谈。”

“再回,瓦里安。”

乌瑞恩国王在卫兵护送下离开会议室,吉恩转身看着垂头丧气的马迪亚斯·肖尔,走过去安慰道:“我承认这次行动过于鲁莽,作为道歉,我会好好补偿你。”

“格雷迈恩陛下,我只是希望你别跟我再添麻烦了……”

“那是一定,走吧,我们谈谈行动的细节。”

吉恩亲密地搂着马迪亚斯的肩膀,离开了会议室。


军情七处的办公室里,吉恩把整个突袭计划全部告诉了马迪亚斯,从招兵买马,到最后的实施过程。末了,他还把红色文件袋还给马迪亚斯。

“这是你的东西,应该还给你。”

马迪亚斯接过文件袋,看了看里面的材料,顺手递给了一名手下,然后对吉恩说道:“一个精通法术和结界的法师,一个杀人如麻的刺客,还有能随意使唤元素的萨满,只有部落精锐部队会出现这种人。”

“我也是觉得……现在仔细想想,那三个佣兵好像太熟练了,他们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我当时忙着复仇,没有考虑这么多……”

“更为关键的是,那个地精去哪了?”

“咚咚咚”,安珀招呼都不打,带着两名特工冲进办公室,特工中间夹着一个地精,全身上下被结结实实捆着,脑袋上还套着一个头套。

“肖尔大师,格雷迈恩国王,又有新情况了。我们在棘齿城银行找到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他还带着一枚专用水晶钥匙。”安珀把水晶递给吉恩:“这是你的东西吧。”

“没错,是我亲手交给那个巨魔刺客的,怎么会在他那里?”吉恩不解地看着手中的水晶体。

“还是让他亲自告诉你们吧。”

安珀一把扯下地精的头套,地精顿时大叫起来:“天呐,你们是谁,这是哪里?放开我!”

“这是军情七处!你最好老实交待,不然我们有1000种方法让你开口。”马迪亚斯严厉地说道,特别强调了一番“1000种方法”。

地精看了看马迪亚斯,又看了看吉恩高大的身影,哭丧着脸说道:“我说,我都说。我假装自己是拉夫黑德·奥克托今博士,其实是想从被遗忘者身上捞一笔。他们之前一直在黑市上寻找所谓的推进器研发专家……”

“我知道,那你到底是谁?”

“古尔夫·爆……爆栓,我根本不懂什么推进器,证件都是伪造的。”地精可怜巴巴地望着马迪亚斯。

“那天在藏宝海湾被带走的又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啊!”地精顿时大哭起来,鼻涕喷的到处都是:“那天早上我喝了一杯沙棘汁,感到肚子疼,就去厕所吐了。谁知道出现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地精,把我弄晕了……”

“你说什么?一模一样?”马迪亚斯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我发誓,真的一模一样,就像我的双胞胎……不,双胞胎都没这么像……”

“你被弄晕后呢?又发生了什么?”

“我今早醒来时就躺在棘齿城旅馆里,手边就放着这块水晶,还有人留了个字条,字条上写着让我去银行取钱……”

安珀把一张字条交给马迪亚斯:“他说的是真的。”

“好吧。你怎么敢相信那人的话?”马迪亚斯追问道。

“我就想着捞一笔……反正没赚的了。但我没想到那把钥匙是专门设计的,保险柜里的钱实在太多了……”地精抽了抽鼻子:“然后你们的人就出现了……我发誓,我从来没想过和联盟作对,真的!”

马迪亚斯看着地精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鼻涕和泪水的狼狈样,突然明白了一切。

“安珀,把他带下去,严加看管。”

“是。”安珀敬了个礼。

“等等,别杀我,求求你们,我什么都肯干。我能帮你们伪造文书,证件……”

“好了,小绿皮,给我老实点,我会保护你的安全。”安珀对地精又推又拽,狠狠威胁道。

地精那刺耳的哭喊声总算消失在楼梯口,吉恩目瞪口呆,缓缓转头看着马迪亚斯:“肖尔,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被算计了……那天被遗忘者带走的人,应该是冒名顶替的拉夫黑德。”

“可谁会顶替一个骗子?”

“我不知道。”马迪亚斯摇摇头:“我感觉,那个叫艾略特的诗人恐怕也有问题。”

还没等吉恩发话,一个吉尔尼斯军官冲了进来,直接奔向国王:“陛下,出大事了,那个诗人被人抢走了。”

“什么?混蛋,谁干的?”吉恩从椅子上蹦起来,差点变成狼人。

“昨晚的行动让大家都累坏了,所以我们放松了警惕。今早巡逻时,发现藏身处附近的卫兵都被飞镖弄晕了。诗人的房间里很乱,发生过打斗。”军官把一份信件递给吉恩,继续说道:“这是他们留下的敲诈信,署名是迪菲亚兄弟会。”

“肖尔?”吉恩把信转交给马迪亚斯。

马迪亚斯随便看了两眼,就把信扔在了桌子上:“这是烟雾弹,故意让我们怀疑迪菲亚的人。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个诗人突然出现,在你们行动后又立刻消失。谁会掌握他的行踪?”

“我,我还是不信,他的话没有破绽,那天你也在场!”

“对。但我们似乎都忘了,他说的一切,我们既无法证明是假的,也无法证明是真的。他一直在诱导我们把注意力投向亡灵的秘密武器。”马迪亚斯一拍桌子,叫道:“我怎么会那么粗心?该死,这一招简直完美!”

“你是什么意思?”吉恩眯着眼睛问道。

马迪亚斯扯过一张白纸,在上面飞速画了几个圈,写上字,又用线条连接起来。

“格雷迈恩国王,我们都被人当枪使了。”马迪亚斯把草图呈现在吉恩面前:“从叛逃的亡灵,到黑市商人,再到佣兵,其实都是部落间谍。他们的出现和离开都经过了精心策划。据我所知,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部落最高情报机构,达索穆。”

“不可能,你说过他们被清洗了!”

“没错,但只有这种解释才说得通!”马迪亚斯在一个名字上画了圈:“梅尔·科恩。这个人有两种天赋,一种是假扮自己身份,另一种就是擅长利用别人心里弱点。他就完美利用了你的复仇心理。”

吉恩眨了眨眼,思考许久,又问道:“你解释下。”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达索穆一开始派出一个潜伏在被遗忘者内部的被遗忘者,假装叛逃,将一部分情报透露给我们。他知道联盟和被遗忘者有仇,一定会沿着线索查下去。然后又派一个人假扮成武器研发者,混入被遗忘者内部。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工厂有离奇的爆炸。”

“对!”吉恩点头。

“然后,他们再让三名顶级特工假扮成佣兵,顺理成章地加入到你的队伍里,保证整个计划实施。”

“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那个萨满走的时候,始终看着岸上,我当时就很奇怪,他到底在等谁……”

“一定是他们的头,梅尔。”

“我明白了……”吉恩低头不语,沉思了一会,忽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不过我起码为利亚姆报仇了,这次被人操纵的感觉其实也不坏。”

马迪亚斯长叹一口气,继续在草图上补充内容:“可惜这都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所有证人都不见了。”

吉恩站起身,穿上大衣,对马迪亚斯嘱咐道:“那不重要。好了,我得去现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肖尔,你赶紧写份报告给瓦里安。”

“没问题。”

吉恩走后,马迪亚斯出神地望着墙上的线索图,一根根红线连接着中央的一幅图上。那是一个男性地精的素描,画上的那人目光如炬,炯炯有神盯着马迪亚斯。

“杰拉德,帮我倒杯酒来。”马迪亚斯喊道。

“头,你还在上班呢。”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屋传出。

“就一杯,不碍事。”

“好的。”

不一会,一个男人端着一个空杯子走了出来,交给马迪亚。

“什么?就一滴?”马迪亚斯盯着酒杯底部,里面发出淡淡的酒香,一滴黄色液体在底部滑来滑去。

“为了你的身体着想。”男人俏皮笑了笑,返回屋里。

“一滴就一滴。”马迪亚斯立正站好,对着墙上的肖像举起杯子,十分正式地说道:“首先,我得替联盟和艾泽拉斯的居民谢谢你,你破坏了一个大阴谋。其次,我真替部落有你这样的勇士而高兴。”

马迪亚斯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千万别死了,希望有天能看到你和你的人从某个藏身处里出来,再次为这个世界而战。”

“差不多就这样吧。”马迪亚斯搜肠刮肚,但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了:“最后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谢,干杯!”

马迪亚斯无比感激地碰了一下肖像,将仅存的一滴酒倒进嘴里。然后回到办公桌前,他还有很多报告要写。

一缕轻柔的阳光照进塔楼里,今天的暴风城更加阳光灿烂……


erri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黎明的第一丝曙光照亮港口时,吉恩·格雷迈恩已经收拾完毕了。此时的他,正坐在桌前阅读着。这是长久以来的习惯,无论是...
    昆明花子阅读 159评论 0 0
  • 暮色降临,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某处。 希尔瓦娜斯很欣喜地看着工人们手中的杰作,一架崭新的推进器正在被装进无人飞机中。...
    昆明花子阅读 223评论 0 0
  • 暴风城,军情七处总部。 二楼的会议室里,那个栗色头发的男人正把一份份情报贴在墙上,而他面前坐着的不是别人,而是瓦里...
    昆明花子阅读 120评论 0 0
  • 这个夜晚对于暴风城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吉尔尼斯使馆就坐落在暴风要塞西侧。平时,吉恩·格雷迈恩国王来暴风城时就居住在...
    昆明花子阅读 115评论 0 0
  • 本文参加简小妹主办的【春节回家,写写你妈我妈他妈】征文活动 这篇文章,我想写写他妈,就是我老公的妈妈,我的婆婆。 ...
    弄墨忘疲阅读 184评论 0 0
  • 今天我来分享一下《被窝是青春的坟墓》观后感吧! 最初被七堇年这个别致的名字所吸引,感觉十分文艺和雅致。后来慢慢翻开...
    秦桑格格阅读 127评论 0 2
  • 吃过午饭,我和室友们一起回MBA中心,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周围有好多学生,年龄比我们普遍显大。 两个室友议论纷纷,...
    果子屋阅读 91评论 0 1
  • 这里学到的都是些小技巧,可以考虑如何应用到店面销售
    风行水上_cb7a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