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路权

人到中年的双休日,永远是拆分成孩子和老人的。孩子画画的笔用完了,要我补货。老人来电话,洗衣机好象有点毛病?也需要上门慰藉。好吧,一项项来,开车先去福州路。福州路是单行道,左边一条道被挪作停车道。“师傅,我买几支笔,停5分钟就好”。“一分钟也是15元”。乖乖掏钱,完全没得商量……买完笔,再开车到老人的住处虎丘公寓。因为离外滩近,公寓楼沿路停满了旅游大巴。想着到老人处小坐一会就好,也就把车靠在了公寓门口的路边。半小时解决好问题下楼来,车玻璃上已经贴了一张200元的罚单。而旅游巴士仍然停在那,给我一个嘲笑。……我大约是一个守规矩的良民,但遇到这样的一视同仁的收费,和这样区别对待的罚款,仍然忍不住有些愤懑。我不知“公路”的公当作何解,我不知林林总总的公路收费权是如何确定,而这些收费又是作何使用的?我觉得这事总该有人质疑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