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一部剧:《长安十二时辰》

这是一部古装悬疑剧,改编自马伯庸同名小说,讲述了上元前夕,长安陷入危机。死囚张小敬与靖安司司辰李必携手在十二个时辰内解救长安的故事。

最先被吸引到的,不是其媲美《权利的游戏》或是美剧《二十四小时》的宣传,而是第一集开幕时美人抱琵琶的一幕,据说懂音乐的人都会眼前一亮,因为这是日本正仓院收藏的唐代紫檀木画槽四弦曲项琵琶!除了琴轴上的螺钿没有复原,以及面板上的画没有在色调上一模一样外,已经和正仓院的唐琵琶无限接近了。于是心头一热,笃定这是一部良心国产剧!

果不其然,随着剧情的展开,画面中的服装盔甲武器以及机构设置等,简直可以成为学习中国历史和古典美学的教科书。这些领域,我是个门外汉,本不该叨叨,但毕竟花了八九个小时追到了17集(用1.5倍速看,现在看来很后悔,这部剧是不应该快进的),不写点东西终究“意难平”。

虽然没有看过小说,也才追了三分之一,但总体下来,无论是画面、服侍,还是剧情、人物、台词,私以为这都算得上是一部非常优秀的剧。《长安》中值得说的人物有很多,无论是易洋千玺饰演的李必,还是戏份不多的狼卫曹破延、主事徐宾,甚至是服侍元载的小丫头以及群众演员,都让人眼前一亮,可圈可点。但主角张小敬总归是绕不过去的,所以就挑他来说说。

在剧中,张小敬可不是什么完美的男神形象。他出场的时候,衣着邋遢,蓬头垢面,面相凶悍,脸上还有一条丑陋的刀疤。他出身卑微,曾当过兵,立过战功也范过事,后当了万年县不良帅。“不良人”是唐代官府征用有恶迹者充任侦缉逮捕的小吏,以维护当地的治安,所以不良帅张小敬相当于治安队长。

张小敬有杀伐果断,热血硬汉的一面,他狠辣毒绝,曾为了报仇连杀36人。但若只有这点,充其量这是个屠夫,算不得英雄。他的特异之处,在于读心。他拿口供时总能击中对手软肋,让犯人不打自招,甚至痛哭流涕,因为坊称五尊阎罗,这点威名在很多剧情中都有体现。当他循着乞丐提供的线索找到狼卫曹破延,并将曹重伤在地时,他没有倾泻自己的愤怒一味质问,而是先耐心倾听曹的诉求,冲入火海为他找到他口中念叨的“天上的星星”,并将这串星星挂在他的脖子上。正是这样的细节,让决意赴死的信教徒也不禁松了口。

这种猜心术,其实就是“同理心”。张小敬是个外表粗犷却内心柔软的人,他能够将心比心,推己及人。借好友徐宾之言,那就是——在整个长安,别人看到的是权,是利,是自己;而张小敬看见的,是别人。因为心中有别人,所以到了最后,李必的奴婢檀祺虽忠心其主也愿意听他差遣,崔器虽心存嫉妒也会唯他马首是瞻;好友徐宾宁可出卖自己苦心经营的“大案椟术”(大数据分析法)也要徇私举荐他……在撩妹方面,他也是一把好手。大概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知道怎么去爱吧。所以一句“窗栏让小乙修修,老在那儿倚着别摔着”,就软化了青楼女子李香香的态度;一句“他(李必)吧没有把你照顾好”,就轻易俘获了檀祺的芳心……

他是侠,有古代侠客乖戾残暴、不守规则、以暴制暴的野蛮一面;但他又是不折不扣的大侠,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心里装得下全长安的百姓,因而尽管身负血案,他也能临危受命。为了追查“狼卫”,找到炸药的下落,他可以放下身段,求自己的对头葛佬(昆仑奴,民间CIA舵主);为了获取情报,他忍痛选择出卖自己的暗桩小乙……这种完全有悖于常情的背后,是一种大义灭亲的浩然正气。这种心怀仁义却又懂得通权达变,又近乎于儒家的伟大人格……

可是张小敬这样的好人,为何会身陷囹圄?解决长危机的重担,为何落在这样一个小人物上?剧中的大人物呢,各说着各的仁义,却又各怀揣着怎样的目的?张小敬面对的,又是一个怎样的长安?建筑恢宏、歌舞升平、四方来朝的长安盛况背后,又潜藏着怎样的腐朽和危机呢?脑儿抓腮也没用,耐心坐等更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