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不想上幼儿园”到“我想去幼儿园”,我们等了两年

五岁半的阳宝上幼儿园了,终于。已经没有人会再问他“有没有上幼儿园?”这个问题了,因为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被默认上学。更多的是被问及:“上哪个幼小衔接班?”在得知我们上的是大班后,人们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

上幼儿园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从一开始,对于“上不上幼儿园”,我和阳爸的观点都是:这并非一个定性的规定。我们并不否定幼儿园的教育,只是认为可以有其它的选择,更符合我们这个家庭的选择。我们从五个多月起带着他一起旅行,有一半的时间,我们都生活在远方,成长在他乡,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即便到了学龄期,也一直没有停下脚步。在这五年里,我们走了一条符合我们预期的道路。在阳宝人生这最初的五年,我们努力营造和实践着比较理想的童年状态——始终有父母陪伴身旁,尽情玩耍,尽情体验。我不能说这种方式是多么好,因为我们只是在取舍之后,选择了那个让自己少留遗憾的方式。但,我们有在等待时机。也想过,或许这个时机到最后并不会来。那么,不上幼儿园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也是带着这样的心态,我们一步步走到了五岁半。虽然这一选择也多少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但我和阳爸还是坚持着自己内心的那个选择。去年,我写了一篇《小伙伴们都去上学了,那么我呢?继续旅行吧!》,这篇文章梳理了这个选择下我们的心路历程。而这期间,阳宝也经历着变化。从一开始“我不要去上幼儿园”、“我要一百岁再上幼儿园”到“我不要和爸爸妈妈分开”、“我要爸爸妈妈陪我一起去上幼儿园”,转而“妈妈,我要等弟弟妹妹出生我才去上”(威胁?)。直到有一天,他满心欢喜地说”妈妈,我马上就要去上幼儿园啦!我又会有新朋友啦!“原来,到了一定年龄,孩子对交友的渴望,会让上幼儿园成为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关于择园

因为一直在关注学前教育,所以在他三岁多的时候,我有注意到一所小众的森林幼儿园,那里的环境和理念深深吸引着我,我不止一次畅想着阳宝再大一些可以在那里玩耍和生活。
image

合肥蒲巴森林园不过我们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森林幼儿园并不在我们生活的城市。这就需要我带着阳宝去往那座城市,在幼儿园附近租房,然后每周和阳爸相聚一次。我从幼儿园的老师那里了解到,已经有不少父母是这么做的。为了阳宝能够在更好的环境下成长,这些因素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其实是可以克服的。我们也开始做一系列的准备,比如与老师约定去体验的日子,查看租房信息,与阳宝分享我们的想法以及将要作出的决定。但在这之后,一直有个声音环绕着我们:“我不想和爸爸分开,我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这个声音从微弱到强烈,转而一说到这个问题,阳宝就无比惆怅,带着抵触的心理。那段时间,我和阳爸一直在谈论我们的这个选择。它的利与弊,可以克服的以及难以解决的。直到回到“上幼儿园初心”这一问题,于阳宝而言,上幼儿园是他对于与同伴相处的渴望;于我们而言,是想让他体验一年集体生活,一种与义务教育不同的集体生活。让一家人分开,确实不是我们当初想要的选择,而我们一直努力营造的爱与安全感,或许会因为这个选择变得挑战重重,甚至往不好的方面发展。于是,我们把选择权交给阳宝,他非常确定而且很快地回答我:妈妈,我想上家附近的那个幼儿园,我不想和爸爸分开,而且我想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所以,我们从“一家人在一起”、“离家最近”这两个主要因素选择了离家300米不到的一所公立幼儿园。小学前的最后一年,我希望阳宝能够体验和适应集体生活,学会与更多不同的小朋友相处,学会独自面对困难和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一些必要的准备

为了让他更快地了解和适应幼儿园的生活,我们也一起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自理能力。这个能力其实是随着阳宝的成长一步步建立的,在他自我意识开始产生以及主动选择的时候,我和阳爸就渐渐放手,不过多干涉,等待他一次次学习和练习,必要时给予一些示范与指导。他也会有挫败感,在初次尝试,或者在反复尝试仍然做不好的时候,比如穿紧身衣或长筒袜,所以我尽量为他选择一些宽松和方便穿脱的衣物。

阳宝自己分类整理书

规律的作息。父母的作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孩子的作息,所以从六月开始,我改掉了熬夜的习惯,用早起(5:30-6:30)来倒逼自己早睡。一方面,早上我有了2-3个小时的时间安静做自己的事情,等阳宝醒来后就可以好好地陪伴他;另一方面,阳宝也不再晚睡和晚起,一日三餐在正常饭点进食。不过,午睡的问题似乎并不容易解决,因为在阳宝看来,睡觉就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如果午睡了,那么他就少了些时间玩耍。而对于幼儿园的午睡规定,他想到一个办法就是:闭目养神,他还特意保证不会影响到别的小朋友。了解幼儿园生活。这一个月来,我们一起读了许多关于幼儿园的绘本。在这之前,他是拒绝共读与幼儿园相关书籍,而最近,他总是主动要求我读给他听。看得出来,他对幼儿园的生活充满幻想和期待,这些书籍引领着他逐渐认识不一样的生活,回答他心中的困惑,帮助他缓解疑虑,同时也帮助他建立对新环境适应的信心。情绪管理。如果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阳宝应该属于胆汁质这一类型,直率热情、精力旺盛,但暴躁易怒。在委屈被激怒的时候他更倾向于发泄出来,而不是隐藏他的情绪。我的化解方式是,给他一些时间,不离开他,需要时拥抱他,让他慢慢平静下来。如果我没有接纳他的情绪,而是试图控制他指责他,结果会更加糟糕。有些时候,阳宝大哭大吼大叫,我能够不被他的情绪带动,大抵是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小时候的我。看着他尽力发泄的模样,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小时候不是乖,而是被压抑。我被告诉哭是最没有用的,哭是负面的,不好的,哭是需要被制止的。那个时候,我哭没有得到过理解,也没有温暖的怀抱,我把所有的情绪和心事都装在心里,自我消化,消化不了就像是一道不能愈合的伤疤,反复被揭开。所以,我不想阳宝也这样成长,我告诉他,妈妈也很喜欢哭,一点都不讨厌哭,也不会因为你哭而感到烦。哭泣是很好的排解方式,伤心都会化作眼泪,而眼泪精灵可以给我们安慰。同时,我也告诉他,我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情绪负责,当我们成长,踏入学堂,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甚至伤害到其他人,许多情绪可以用语言的魔力化解。

仪式感。我一直认为,生活需要一些情趣和仪式感,所以对于第一次入学这件大事,我们是很认真的。我和阳宝一起购买了名字印章、名字贴还有一些文具,阳宝把它们视为“宝贝”,把它们统统都收拾到他的画桌,在他的画板、铅笔、书本上都贴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还在衣服上缝上了他的名字(已熟练掌握针线的用法)。除此之外,他开始学着写自己的姓名,也在不断练习和精进自己的画作,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自我介绍的方式,我们还一起做了许多与幼儿园相关的情境游戏。缝制名字贴在衣服上从今年二月开始,我们每天晚上的睡前仪式增加了一个环节,叫作口头日记。我鼓励他用语音录入的方式把每天的经历回顾一遍。刚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日记是要与别人互动,所以总喜欢说一句反问一句,好像有很多听众与他对话一样。后来我告诉他,日记是记录你一天的经历,是与自己的对话,你的感受是最重要的,你也可以与别人分享。有时候我会回放从前的日记给他听,他觉得很有意思,他说:“妈妈,这样真好啊,好多我都忘记了。”他已习惯每天做这样的记录,有时还会提醒我口头日记还没做呢!开学前,我送了一本手账本给阳宝,还有一些手帐的贴纸和工具,他非常惊喜。每天都要坐在桌前捣鼓他的手帐。他的手帐里并不完全清楚地记录每天发生的事情,而是他的画作,他即兴创作的小故事,和令他印象深刻的事情(他口述我写字)。

认真记手帐

比如8月26日,他口述了上午的经历。

今天很快就到来了。我早上起来,已经快九点了。我慢慢吞吞地说:“妈...妈...过...来。”妈妈只好拉着我的手走出房间。拉我去菜市场,我们在菜市场买了早餐,是一个煎饼果子。我们一边吃一边走去奥林。我刚到奥林,妈妈就指着一朵花说:“这是牵牛花”,我马上就想到了一首诗,名字叫做《牵牛花》,我读给妈妈听“牵牛花,往上爬,爬到瓦顶吹喇叭。滴滴嗒,滴滴嗒,谁愿跟我上天耍?”妈妈都很吃惊。我们在吃早餐的时候,邓可出现了,他回过头来看到我喊:“阳阳,快来!”

阳宝说他很喜欢他的手账本。有时候,我们也会在睡前读一读他之前的日记。

前几天,我问他:“你会不会有点担心?要离开爸爸妈妈去上学了。”他摇摇头:“不会啊!”我:“那你会想妈妈吗?”他笑着对我说:“老师就是我幼儿园的妈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