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祸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是1月的最后一天了。屋外的阳光明媚,小鸟“啾啾”的鸣叫,屋顶的雪也化得差不多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记得小时候,有一年冬天也是这么大的雪。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那年过年去大姨家的时候,我干了件坏事,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愧疚。

那时,我多大了?记得不是很清楚,大概十多岁。小学毕业了没?也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比我弟弟大五岁。我弟其实是我大姨的儿子,应该算是表弟。

那天,我带着弟弟妹妹(我小姨的女儿)到他们家附近的公园里转悠,路过一个人工的小水池,里面有假山喷泉的那种。荒废的太久,早就不喷水了,池子边的水泥台子也是坑坑洼洼的。以前来的时候,里面是有水的,不知道多深,应该到大腿附近。这时,池子里结了厚厚的冰,看起来很结实。我找来根很粗的木棍捅了捅,那冰面纹丝不动,于是,我转头对弟弟妹妹说道:“你们谁站上去试试吧!”

他们两都摇头,弟弟说:“你怎么自己不站上去试呢?”其实,我也想上去试试,但是我估计自己太重,不知道那块冰承不承受的住。他们两个子小,身体轻,也许可以。要是他们没问题,我再考虑自己也上去玩玩。

我就这么跟他们俩说了,他们还是摇头。妹妹看上去很坚决,可是弟弟好像有些被我说服的样子。我又加了把劲,说肯定没问题,他终于同意了。我大喜道:“我在旁边拉着你,要是不行就把你拽回来。”事实证明,我说的都是鬼扯。

弟弟坐在池子边的水泥台上,双手向后撑住身体,屈着膝盖,缩着身子,沿着水泥台的斜坡,向水池里慢慢的滑去。接触冰面的时候,大约是因为还没有完全把身体的重量放上去的关系,冰面没什么变化。我心中一喜,想着自己大概也可以上去玩玩。

正想着,弟弟慢慢站直了身体,只听到“哗啦”一声,冰面破裂了,碎开的冰块大大小小的翻开,弟弟的小腿已经浸入水中。我大惊失色,双手拖住他使劲往上拉,妹妹也在一旁帮忙,可是哪里拖得住。最后,他还是站在了水池里,池子里的水没过他的膝盖。

他那时也就七八岁吧,妹妹还要小两岁。等到我们两七手八脚的帮他从池子里爬出来时,他的两条裤腿已经全湿透了。那厚厚的棉裤看上去很重,冰冷的贴在他的腿上,他冻得瑟瑟发抖,说道:“就是你!都怪你!”

我不敢说什么,直说快回家换裤子。一路上我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等会打一会怎么说我,爸妈会不会揍我。

进了门,我一声都不敢出。弟弟妹妹两人“叽叽喳喳”的跟大人们诉说我的“恶行”。我不记得当时爸妈是怎么说我的,有没有揍我,只是看到大姨的脸色不好,心里“噔噔”乱跳,一边愧疚的要命,一边又对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妹妹恨得牙痒痒,心说:关你什么事,又不是你池,裤子打湿了,瞎起什么哄。

那时,家里很多亲戚都在旁边,耳边是乱哄哄的一片。

“你还是当姐姐的,怎么照顾弟弟妹妹的。”

“太不懂事了!”

“她也还是个孩子,下回不能这样了。”

我一句话都不说,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过了一会,弟弟换好裤子出来,大姨父说道:“好了!好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我忙不迭的点着头。

“去和弟弟妹妹玩去吧!”我松了口气,如蒙大赦,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心想,幸好当时不是妹妹,要是这事发生在我妹身上,小姨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我,弄不好还要挨揍。

妹妹小的时候,有一次睡觉,我把她弄醒了,她“哇哇”的大哭,小姨把我拎出去,在外面对我大呼小叫的教育了一番,这才放过我,我在背后对她做鬼脸。

这件事过去快三十年了,我从不敢在我大姨面前再提起它。现在我的儿子也十岁了,有一次,和他说起这件糗事,他哈哈大笑,说道:“你怎么这么坏!”

看着他大笑的样子吗,我突然觉得,当时大姨心里一定是很心疼我弟弟的!


END


韩大爷读写训练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