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李白(10)

十 谈谈人生理想

“那么城主有什么烦心事需要知心姐姐的爱抚呢?”李白眨巴眨巴眼,做知心姐姐状。

“我家的狗难产了。”

“诶?”

“我儿子理综又没拿满分。”

“诶诶?”

“我已经有42年没来例假了……”

“诶诶诶?”

“我……”

“停!死逗破!(stop)”李白伸出一只手掌挡住城主的脸,“说人话。”

“其实就是听手下人提起过,觉得你还蛮有意思的,就约出来见见咯。”

“你……对我有意思?”

“可以理解为这个意思。”

“别啊!我们可是有生殖隔离……”

“嗯?”

“不是……我是说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要乱来啊,我会喊的!”

“我想你误会了,我说的意思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怎么个意思!”李白爽手叉腰“哼”地别过了头。

“不要生气嘛,这样就没意思了。”

“我没有生气的意思啦,只是为了协助你营造汉语八级考试既视感……考题就设成——上文中出现了几个‘意思’,每个意思都是什么意思,怎么样?”

“有意思,哈哈哈,来,为了‘意思’,喝酒。”城主从上衣里莫名抓出两大坛酒。

李白见了根本把持不住,抓起一坛就灌:“咕噜咕噜”。一身清凉,正是极品梨花酿。

城主说:“举樽对月”。

李白说:“咕噜咕噜”。

城主说:“不醉不归”。

李白说:“咕噜咕噜”。

城主说:“你说这人生是什么,理想又是什么?”

李白豪气地一把摔碎喝干的酒坛,小脚往桌子上那么一踩,道:“四个字,咕!噜!咕!噜!”。


城主似乎被震慑到了,嘴角竟微微抽搐起来,“李兄可知,卿适才所摔之酒器酒器,系唐朝之物,尼玛大小是件文物啊!不要这么豪放啊!咕噜咕噜又是个毛啊!喝酒的时候不要随便给自己配音啊!”

“诶?”李白讪讪地从桌子上收回自己的蹄子道:“配音什么的我是向我家爱吸植物油的蚊子学的拉,有些细节颤音没有处理好,我会努力改进的!至于酒坛……”他看了看地上的碎片,轻轻拍了拍城主的后背:“我说小花啊,钱财,身外之物嘛,一城之主,还看不破黄金粪土?这思想觉悟还不够高嘛,党性教育还需要加强啊。你要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坚持马克思主义道路,坚持……”

小花?!!……城主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李白整天被吊打了……他默默地离开了吐沫横飞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李白走到一旁抬头赏月。李白则是一边唾沫横飞一边内心也是一阵糊涂,他真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城主不像慎,不像小姑娘,不像他以前认识的任何人,他们都或太年轻或太苍老,他们都脆弱而鲜明。然而城主无比强大,比自己都要强大很多很多。他40出头,风华正茂,他有巅峰的事业,有美满的家庭,有可期许的更美好的未来,他没有任何理由出现心理问题,并且看起来他也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为什么找自己?就是单纯地谈谈人生理想么?可这种问题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在这样的时候会想的,他应该想着城市更好的发展,想着儿子马上来的高考,想着所有别人想得到想不到的事,有无数的事情等着他做,有无数的荣誉等着他拿。他没有动机也没有时间做一个文艺青年。更何况,问一个连明天都是一片漆黑的人么?李白突然觉得无趣,便停下了喋喋不休的嘴,他看向城主的双眼,总觉得竟有几分无助。

城主似乎也感应到他的目光,幽幽地说:“我这一辈子,别人该有的我都有了,许多人一辈子达不到的成就对我也就抬抬手而已。酸甜苦辣,生离死别,我都尝过无数遍了。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格外圆满,足以作为楷模,我也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直完美地强大下去。可有一天我突然就想不通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看到一些事情会笑,看到另一些事会哭,为什么会说话,为什么会思考,为什么要活着。我突然觉得什么都不知道,就像年轻的蝉一样,迫不及待地钻出土,然后只是自然而然地拼命地栝噪着,到死也没明白自己在唱什么歌。我想找到意义,我想找到自己。我想啊想,月竟然是这么的圆。”

李白顿时明白了“不论多强大的人也有他傻逼的一面。”这是更年期快到了,精神上比较脆弱,一时又钻牛角尖把自己绕进去了吧。这种病果断无解啊,李白上前说:“自古以来那么多大能都探究过生命的终极意义,可是没有人成功过,孟子没有,苏格拉底没有,阿拉真主也没有。同样地,你也不会成功的。这不是任何人的问题,这是角度的问题。就像你在纸上画个圈,你可以轻易的走到圈里圈外,可你在圈里画个人,他就永远都走不出来。这不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啊小花,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有答案的问题。既然如此,何必想它呢?”

“可找不到意义?怎么能得有意义呢?”

“怎么不能?多少台球世界冠军,他们学过角动量么?他们学过弹性碰撞么?他们并没有。可他们依然完美地用行动诠释了碰撞。存在就是意义,自然而然就是意义,活着就是活着的意义,又何必去苛求自己寻找呢?”


“有点意思啊。那么自然而然地过下去就好了么?那么,李白,如果你只剩下一个月的生命呢?你还会把以后像以前那样过下去么?”

李白知道的,并不会,城主也知道的。哪怕他是城主,他也无法再自然而然地活下去。

李白突然沉默了……沉默了好久……然后略微有点嘶哑地说:“只剩一个月了么?”

城主说:“对的,肺癌,晚期。”

所以要寻找意义啊!所以变成了忧伤的文艺青年啊!一切都解释通了。谁也挡不住数得清的死亡倒计时带来的恐惧。谁都希望如果只剩一天,那一天一定要是最完美最有意义的。

城主说:“明天起,我就不再是城主了。”

城主说:“或许像你说的,自然而然就够了,从现在起,直接叫我梨花吧。”

城主说着,咳了一声,吐出了一摊浓血……

李白盯着血看了好久,粘粘的,黑黑的,夜色下模糊不清。“……你的家人知道么?”

“不知道吧……”

“你的打算呢?”

“瞒到死……”城主说“这几天我都在陪家人,才发现孩子已经这么高了,老婆的眼角也有点皱了。他那么拼地在读书,她那么用心地打扮自己,不过是为了我多留下来会,多夸他们几句,可我总是忙,总是忙。他们也从来不留我,就连小黑也不留我,只是拼了命地摇尾巴。我欠他们太多了,但我不能再给了,再给就只剩血了。我跟他们说要去很远的地方出很久的差。我从来不撒谎的,他们必然是会信的。”

“用心也是良苦……那……接下来,你是准备怎么去死呢?”李白认真地问。

“这话……听起来怎么怪难受的?”

“那补一句吧。”

“恩?”

“无论去哪,我陪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九 梨花 论卢城最高食府,“梨花凉”当之无愧。说它高,因为它坐落在卢城最高的望月塔顶,塔高200m,直指云端,登顶...
    贝龙阅读 9,235评论 16 6
  • 在整个宇宙的创始之初,我诞生了。 宇宙间出现了第一个智慧生命体,他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可以扭曲空间,让时间倒流...
    沉溺了七年的我阅读 186评论 0 0
  • 慕容亮拿纱布蘸了一下,拿起电刀用电切模式垂直切开真皮,赵步理赶紧在对面一手用手掌扒着皮肤,和慕容亮对称地使劲,一只...
    狼医生阅读 76评论 0 0
  • 高中三年 漫长又短暂 该怎么度过?为什么而学?是否还有梦想? 太多问题困扰着我,我被它们所围绕着烦恼着,曾一度迷失...
    穩袭藥阅读 34评论 1 1
  • 现在很多商家在给顾客提供服务后,都有着赠送优惠券的活动。优惠券的有效期有一年、半年、一个月或者半个月等等。一般来讲...
    天水讼阅读 315评论 0 3